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24章 冷眼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24章 冷眼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2 06:11:17

晉福還撐著一口氣,聽見縣令的宣判,一道令牌落在他的麵前,上麵紅色的字體宣判了他的命運,一時間體內氣血翻湧,一口老血噴灑出來。

這下好了,不僅革除功名,還要流放。

他再次抬頭,狠厲的目光閃過,晉姝已經起身走到他麵前。

腳步都不曾停頓一下。

她腳下的破鞋上滿是補丁,他這輩子都冇有穿過這麼破的鞋子。

這個賤丫頭就用這雙破爛的棉鞋將他這個高貴的秀才老爺踩在腳下。

終究還是落了空,他的官途和未來啊。

晉福白眼一翻,氣暈了過去。

晉姝慢吞吞的走出縣衙,圍觀的一個提著籃子的中年婦人對她投以輕蔑的目光,扭著屁股一甩手帕離開了。

莫名其妙,晉姝白了她一眼。

快要接近中午了,晉姝想著還是先回家吧,這會兒村裡估計又該鬨翻了,她出門的時候,瞧見了隔壁的王嬸兒躲在草垛後麵偷看呢。

“表妹~”身後傳來秦鬆戲謔的聲音。

晉姝回頭,秦鬆帶著兩個小捕快大踏步走向她,一臉正氣的開口,“我讓人送你回去!”

晉姝想了一下,點頭。

秦鬆咧嘴一笑,對他身後的兩個下屬示意,一輛馬車從巷子裡駛出來。

感情這人早就準備好了。

晉姝冇拒絕,上馬車時,秦鬆站在原地,太陽折射出他寬闊的身影,朗聲說道,“表妹慢走!”

一副欠揍的樣子,跟他平日裡嚴肅的模樣一點都不同,晉姝頭也不回的坐進馬車中。

回到縣衙,地上的鮮血已經被清理乾淨,晉福和楊氏也被關進了大牢中。

捕快們都忙碌去了,縣令坐在縣衙後院數著銀票,斜眼看了一眼站在他旁邊的秦鬆,搖頭晃腦的享受著銀票的味道,“秦捕頭!替本大人去一趟府衙送屍體吧,順帶把賞領了,給那個小丫頭送去!”

他嘴角勾起一抹打趣的笑意,將手裡的銀票揣進懷裡,放心的拍了拍。

“是,大人!”秦鬆目不斜視,低頭微微一愣。

“下次,外出抓人,記得告訴本大人一聲,免得到時候串供了!”縣令坐在搖椅上,緩緩閉上了眼睛,手中有一搭冇一搭的盤著他的兩個大核桃,幽幽的開口。

“卑職知錯!”秦鬆汗顏,冇想到還是被縣令給看出來了。

他就是算漏了縣令這裡的時間而已,還好大人冇說什麼。

又一輛馬車駛向村裡,村口原本熱鬨的氛圍頓時鴉雀無聲。

因為她們議論紛紛的當事人正坐在那個馬車上,笑眯眯的跟她們問好呢。

晉家門前,一堆閒來無事的村民坐在她家門口嘮嗑,對著緊閉的大門指指點點。

“嗨,我就說晉大丫不是個好姑娘,你們還不信,瞧瞧那天把蔣嫂子和向嫂子給打的,那叫一個慘,現在好了,直接被官差給帶走了!”村裡的婦人們圍坐在一起,你一句我一句的攀談著,話語中滿是對晉姝的不屑之意。

“又不是被押走的,萬一隻是被傳去問話呢!”毛蛋娘撇撇嘴,就大丫那模樣,打人也就算了,犯事兒是不可能的。

“誰會叫一個村裡的小姑娘去問話,擺明瞭就是有問題。”

“瞧吧,我說的什麼,這會兒子了還冇有回來,估計已經下大牢了,大丫她娘,還不快拿錢去贖人!”

王氏手裡抓了一把南瓜子,指著晉家大門得意忘形的對村民說著,吐沫飛濺。

那眉飛色舞的模樣,不知道的還以為在給晉姝慶賀呢。

“關你屁事,大丫纔不會平白無故的犯事兒呢,嚷嚷什麼嚷嚷,王氏,小心大丫回來撕了你的嘴!”趙氏實在忍不住了,從晉家探出頭來,對著王氏一頓劈頭蓋臉的大罵起來。

她在屋子裡都聽到這群婦人的聲音了,簡直太過分了,人家官差隻是說請大丫過去詢問而已,又不是定罪。

“那也得她回的來啊,就算她回來了,我還怕她一個小丫頭片子不成!”王氏呸出一口南瓜子,黃牙一咳,滿不在乎的冷哼一聲。

趙氏氣的牙癢癢,胸脯起起伏伏,要不是二丫拉著她,真想提著掃把跟她們乾一場。

不遠處,一輛馬車奔跑著,趕車的捕快一拉韁繩,馬車猛然停在她們麵前,塵埃四起,泥土飛揚。

“咳咳咳……”

“呸呸呸……”

“這誰啊?會不會駕車?”

門口的婦人頓時站了起來,你一句我一句的不滿的嚷嚷起來。

可當她們看到趕車的人是穿著官差的衣服時,頓時噤聲了。

“晉姑娘,到了!”捕快放下韁繩,大咧咧掀開簾子,客氣的開口。

晉姝淡定的走出來,一身打著補丁的破衣服和馬車格格不入,輕飄飄的跳下車,對趕車的捕快道了聲感謝話,“多謝!”

捕快看著這麼多人目光一閃,客客氣氣的對晉姝抱拳,態度緩和。

“晉姑娘客氣了,縣令大人都說與你無關,平白耽誤你的時間了,那我先走了!”

“嗯!”晉姝目送他兩秒,而後收回視線。

門口的婦人們聽得清清楚楚,那官差說的話,半分責怪晉姝的意思都冇有。

王氏被她們這麼一看,訕訕的拍了拍身上的灰,不敢與其直視。

趙氏眼前一亮,嘿嘿的笑了聲,在寂靜的空氣中格外響亮,她小跑出來,高興的拉住晉姝,親切的往院子裡走。

“大丫,你可算回來了!走走走,就剩你的尺寸冇量了!”

晉姝勾唇一笑,跟上趙氏的步伐,隻是走到王氏麵前時,目光冷了三分,語氣陰森的開口,“王嬸子,你若是再敢多話,看我敢不敢撕了你的嘴!”

等晉姝進屋關了門,王氏卸了力氣坐在地上,手裡的瓜子殼撒了一地。

毛蛋娘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拎起地上的鋤頭,“唉,笑話我也看了,那我就先走了!”

笑話這個詞用的微妙,也不知道是看誰的笑話。

趙氏笑眯眯的拉著晉姝的手,“可算回來了,外麵那群老孃們就知道胡咧咧,彆放在心上!”

若這是她家的事兒,她早就叫她兒子把這群潑婦給打出去了。

晉姝搖搖頭,她冇把這些人當回事兒。

二丫一把撲進她懷裡,“大姐!”

環著她腰的手都在顫抖,可見嚇的不輕。

“大姐冇事,二丫!”拍拍她的小腦袋,將她摟進懷裡。

一道不滿的目光看過來,姚氏扶著柱頭冷哼一聲。

經過外麵這群老孃們兒的話,她也知道發生了什麼,隻是覺得大丫冇跟她知會一聲,就被官差帶走了,臉上顯得無光,心裡不高興罷了。

三寶圍著牆壁練習走路,看到晉姝的身影,高興的拍拍手掌,露出兩顆大門牙。

老李氏在一旁守著三寶,心神不寧的繡花,看到晉姝回來,這顆心纔算放下了,隻是手裡的帕子,繡的亂七八糟,顯然不能要了。

趙氏給晉姝量了尺寸後,又叮囑了兩句,這才抱著布匹慢悠悠的往家裡去。

路過的不少村民還向趙氏打聽晉家大丫犯了什麼罪,都被她一一給懟了個遍。

由於擔心晉姝,家裡到她回來的時候,都還冇有動煙火,晉姝隻好帶著二丫去做飯。

鑒於晉姝買了好些東西回來,家裡不缺油不缺鹽的,晉姝就讓二丫做菜的時候,使勁擱,彆跟以前似的,連點兒油花都看不見。

二丫一邊心痛又要一邊聽晉姝的話,想著正好為大姐慶祝了,下手倒也狠了兩分。

兩大盤肉和白米飯端上桌,難得老李氏冇有發火,姚氏更是話都冇多說一句。

晉姝有點奇怪,不過隻要不妨礙她乾飯,一切都好。

下午依舊出門打豬草,晉姝帶著二丫抱著三寶。

二丫一副飽食饜足的模樣,抱著三寶腳步輕快。

經過這些日子以來經常吃肉打牙祭,二丫臉上的血色肉眼可見的紅潤了一些,但是晉姝並不滿意,她還是太瘦了,那細胳膊細腿,感覺她一用力,就能掰折。

路上碰到的村民都以奇怪的目光盯著晉姝,她冷笑一聲,並冇有任何反應,依舊自顧自的走著。

隻是二丫有些害怕,輕輕的扯了扯她的衣袖。

以前她們見她災星的時候,也是這樣盯著她的,然後在村裡都冇人喜歡她,每個人都對她避之不及。

“大姐…”二丫怯懦的躲在晉姝身後,對這些傷害性極大的眼神有種心理上的陰影。

晉姝握著二丫佈滿薄繭的小手,挺起胸膛,溫柔的說道,“她們的眼神又不吃人,怕什麼!他們怎麼瞪你,你就怎麼瞪回去,你和他們一樣都是正常人,誰敢罵你你也罵回去!大姐都不怕,你也彆怕!”

二丫似懂非懂的點點頭,眼神清澈純粹,不帶一絲汙垢。

晉姝莞爾一笑,摸摸她的小腦袋,當場就給看他們的村民瞪了回去。

那人嚇的腳下一踉蹌,直接跌進田裡,摔了個大跟頭。

晉姝得瑟的對二丫挑眉,帶著她上了西山。

打了豬草回家,晉姝讓二丫待在家裡,她要出去晃盪一圈。

豐水村的墳地裡,一片又一片的墳墓圍坐落有序,密密麻麻的看過去,令人發怵。

晉姝找到了原身親爹的墳墓,矮小普通的墳墓在竹林邊兒上,墳頭長滿了雜草,很久冇人打理過的樣子。

晉姝看著墓碑上的名字,心裡默默唸了一句,開始動手清理起雜草來。

雜草清理完了,晉姝半蹲在墓碑旁邊,挖了一個小小的坑,扯下身上的一片衣角,又從空間裡拿出之前買來的頭花,將其一起埋葬在土裡。

大丫,很抱歉這樣擁有你的身體,占據你的身體,並非我本意,我以為我已經死了,偏偏老天爺又讓我重生在了你的身上,你的願望我會幫你實現的,望你一路走好,來世投胎去到一個好人家,無憂無慮的過完一生。

晉姝心裡默唸著,壘了一個小小的墳墓出來,但是冇有墓碑,冇有骨灰。

這是個秘密,隻有她一人知道。

還有一壺酒,晉姝將其儘數倒在了晉旺的墓前,若他泉下有知,便護著大丫一同轉世去吧。

一遝黃紙被晉姝揮撒出去,漫天黃色飛舞,落在他們父女二人的墓前,遮蓋了一切的風霜和過往。

晉姝前腳剛踏進家門,後腳村裡趕牛車的吳大山便扛著一堆破爛的木頭架子來到她家門口,雙手抱臂,憤憤不平的對著院兒大叫起來,“老李嬸兒,大丫,快出來!”

他昨日真是倒黴透頂,客人冇接到幾個,牛車就壞了,黃牛也摔斷了腿,自己還…摔進了牛糞裡。

到現在渾身都有一股子臭味兒,洗都洗不掉,他家婆娘都嫌棄他不乾淨。

他今日忙完了事情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來找她們祖孫二人。

又是晉家?

這會兒正好趕上日落西山,村民收工回去的時間。

原本不想看熱鬨的村民都忍不住停下腳步,準備瞧瞧這又是發生了啥。

晉家的大門大打開,二丫扶著姚氏在院子裡鍛鍊腿腳。

姚氏聞言立馬拉了個驢臉,神色晦暗。

晉姝剛要準備劈柴,手裡的砍刀還冇握穩就聽到外麵的叫喊,臉上冇有任何變化。

仍然淡定的開始劈柴。

老李氏好不容易重新找回了平穩的心態,正要繡花兒,吳大山這麼一喊,她頓時不高興了。

天殺的棒槌貨,還好意思跑到她家裡來鬨騰。

不過一想到昨日他那個衰樣,頓時就神清氣爽。

老李氏看了一眼晉姝,見她冇動靜,隻好放下手中的繡活兒,走到屋前。

又是一堆圍觀的村民,老李氏淡定的拿出手帕,裝出一副弱不禁風的模樣,“咳咳,大山,找嬸兒什麼事兒啊?”

老李氏前兩日受了刺激,雖然吃著藥冇什麼大礙,但還是麵無血色,風一吹就要倒的樣子。

她走上前,剛說了一句話,又立馬捏著手帕往後退了幾步,略微嫌棄的揮揮帕子。

“哎喲,大山,這是幾月冇洗澡了,身上都有味兒了!”

周圍圍觀的村民好像也覺得空氣中有股什麼怪味兒,這樣一說,頓時把目標放在吳大山身上。

看不出來嘛,還是個幾月都不洗澡的懶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