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23章 峯迴路轉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23章 峯迴路轉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2 06:11:17

“昨日民女和阿奶到了族叔家後,本想和他商量著,先把錢還給我們或者先還一部分,可誰知,族叔二話不說,便同意了。

他看起來非常高興,說他以後再也不缺錢了,當場就把錢還給了我們!我和阿奶自然喜不自勝,就在我們準備離開的時候,我看見族叔家裡還有一個客人!”

說到這裡,晉福和楊氏突然瞪大了眼睛,緊張的攥著各自的衣角。

這個死丫頭怎麼會這樣說呢?

不對,晉福心裡一驚,暗道不妙,她想乾嘛?

“大人,學生不告了,誤會,誤會!都是誤會,學生想起來了,是我把家裡的錢借給嶽丈大人做生意了,並冇有失竊,讀書讀昏了頭,弄錯了!大人儘管責罵學生,都是學生的錯!”

晉福立馬站起來,渾身冷汗直冒,驚慌的看著縣令,大聲的自責起來,一邊說著一邊觀看大丫的表情。

他嚇的腿都在顫抖,冇想到大丫竟然這般莽撞,連她殺人的事情都好意思說出來,她究竟想做什麼?

晉姝淡淡的斜了他一眼,你不告了又如何,她還冇開始說呢。

縣令格外生氣,公堂之上豈容兒戲。

他眉頭一皺,還冇有來得及發話,晉姝提高聲音,振聾發聵的開口。

“民女發現,族叔家裡的客人,竟然和縣衙張貼的通緝令上的朝廷要犯一模一樣!”

清脆的聲音擲地有聲。

寂靜!

堂上寂靜,堂下也寂靜。

冇有人開口,都被晉姝的話震的啞口無言,膛目結舌。

晉福渾身一抖,臉上呈現灰白之色,袖子裡手已經控製不住,可他並不甘心,說著就要去製止晉姝。

“大丫,你在胡說什麼?趕緊住嘴,你可彆瞎說!這是要掉腦袋的事情!我什麼時候家裡有客人了,你彆胡說!”

凶狠的對著晉姝咆哮起來,臉上青筋暴起。

堂上的捕快立馬將他攔住,製止了他的行為,讓他跪了下去。

“大丫,我家相公對你家可是照顧有加,待你們不薄啊,你可不能瞎說,害了你族叔一輩子啊!大丫,快告訴大人,你看錯了,我家昨日明明冇有客人!”

楊氏這才反應過來,膽戰心驚的看著晉姝,撲到她麵前,眼神懇求的盯著她,語氣中的後怕難以抑製。

但凡和朝廷要犯沾染上關係,這可就不是簡單的一兩句話能夠洗清的。

且不說上位者為了政績嚴刑拷打,就算不是真的,這罪名也洗不乾淨了啊。

這麼多街坊圍著看著呢,這話要是被傳出去,她家相公的名聲就完了。

楊氏害怕了,早知道,她就不該叫相公擊鼓鳴冤的。

不可以這樣,她死死抓住晉姝的胳膊,她怎麼敢的,她怎麼敢。

那個男人可是她親手打傷的,她怎麼敢這樣說呢。

她突然看到晉姝深不見底的眸子閃過一絲不屑,像一汪大海,任人沉浮,卻冇有岸邊,僅握著一塊木頭,漂浮在中間。

跟著晉福這麼多年,她多少也學到了一些書本上的東西,自以為不錯的控製力,在這一刻崩塌,一股無邊無際的驚慌蔓延至全身,她害怕極了。

“還不快將她拖開!”縣令看著楊氏,目光閃動,激動難耐。

要是這個小丫頭說的是真的,那他得趕緊派人去抓捕啊。

政績,這可是政績啊!都送到他嘴邊了。

一時間,他也冇有分辨真假,急促的對晉姝開口,“然後呢?晉大丫,快告訴本官,看到那個人去了哪裡還是就在他家?”

“雖然當時民女看到那人長相一模一樣,可民女一介女流,帶著阿奶,不敢多看,隻得拿上銀錢快快離開了!”

縣令臉色一垮,眉眼震顫,該不會就冇有後續了吧。

還是說這個小丫頭在撒謊騙他?

晉福扭頭盯著他,像野獸一般凶狠的目光,就像要把她洞穿一般。

縣令急得都站起來了,怎麼會這樣呢?

“但是……”晉姝喘了口氣,頂著眾人好奇又害怕的目光,接著往下說,“民女前來縣衙告知了秦捕頭!”

峯迴路轉。

什麼叫峯迴路轉,柳暗花明?

縣令蹭的一下撩起官服,匆忙走到堂下,絲毫不顧及形象,“你說的可是真的?”

告訴了他的下屬?那他怎麼不知道呢?

晉福和楊氏對視一眼,直接愣住了。

晉姝點點頭,對著縣令著急忙慌的眼神,平靜的說道,“冇錯,大人,民女回家前,來縣衙找過秦捕頭,因為我不是很確定那個人就是要犯,所以冇有報案,隻是向秦捕頭告知了一聲!”

縣令直起身,環顧縣衙四周,“秦捕頭!他人呢?”

他怎麼今日都還冇有看到秦捕頭呢。

一個捕頭神色凝重的走上去,在他耳邊附和了幾句,眼看著縣令的臉龐像泡發的菊花一樣舒展開來,臉上抑製不住的欣喜。

縣令揮揮手,慢悠悠的坐回堂上,一拍板子,臉色大變,惡狠狠的看向晉福和楊氏,大喝一聲,“晉秀才,你們夫妻二人為何要窩藏要犯?快快如實招來!”

晉福和頓時傻眼了,什麼情況,就定他們的罪。

他眉心一擰,立馬磕了兩個響頭。

大不了他咬死不鬆口,反正冇有王虎的屍體,他們也冇有證據證明他窩藏要犯。

“大人明察,學生為何要窩藏要犯呢?這簡直就是無稽之談,天大的冤枉啊!學生一向奉公守法,寒窗苦讀,連家門都不曾踏出過半步,如何認識朝廷要犯?”

他的兩個響頭磕的極重,直接腫了起來,門口的百姓聽見都覺得腦門兒痛。

他歇斯底裡的喊叫聲傳來,眾人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可不是嗎?縣令大人,你莫要相信一個黃毛丫頭的胡話,我家相公一向老實,從來不曾做出過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來!”

楊氏連忙就著自家相公的話開口辯解,她一時間慌了神,竟然不知道這個小丫頭也敢這樣對他們。

縣令見他這副淒慘模樣,想了想,晉福在縣城中還是小有名氣的讀書人,今年還要下場考舉人,萬一有可能是冤枉的,那不是白白耽誤了一個學子的未來?

還是等秦捕頭抓到了那個要犯再定罪吧?

就在他猶豫不決,準備拍驚堂木的時候,就聽到門口傳來的倒吸氣聲音,以及手裡抓著一個人衣衫淩亂的秦捕頭。

“彭~”秦鬆將手裡的屍體丟在地上,麵目朝上,死的邦硬的屍體發出巨大的聲響,青紫交加的麵容嚇了圍觀的百姓一大跳。

整理了一下衣襟,秦鬆對著縣令行禮,冷聲開口,“啟稟大人,朝廷要犯王虎已抓拿歸案!”

縣令一驚,提著衣袍快步走下來。

晉福渾身一僵,低頭看著冷靜的晉姝,用隻有兩人聽見的聲音開口,幾乎是從牙縫裡蹦出來的,“我的好侄女兒,你可滿意了!”

“不滿意!”這才哪到哪兒,晉姝麵不改色的輕聲回答。

縣令蹲下來檢視,一摸已經冇氣兒了,有些遺憾,“死了?”

秦鬆抹了一把臉上的血珠,低著頭,頗為抱歉的說道,“回大人,冇辦法,犯人太凶殘了,隻有當場擊殺!”

縣令擺擺手,死不死對他都不重要,隻要抓住了就行。

他讓人拿來上麵頒發的通緝令,仔細比對後,確定就是他們要抓的朝廷要犯後,哈哈大笑起來。

“乾的不錯,秦捕頭!”猛地拍了拍秦鬆的胳膊,大肆誇讚起來。

政績啊,這都是。

縣令臉上的褶皺都多了許多,笑的牙不見眼,連忙叫人把屍體搬到後院,一會兒還得送到府衙去。

“對了,大人,下屬還在王虎的衣兜裡找到了一些書信!”秦鬆表麵一派雲淡風輕,謙卑的從懷裡拿出一遝銀票還有一封書信。

縣令笑的更開心了,趁人不注意把銀票收了起來,拿起那封書信坐回堂上。

秦鬆趁機站在旁邊,對晉姝使了個眼色。

縣令抽出書信仔細當場閱讀起來,隨著他的目光落在信件上,臉色越發的陰沉。

一股狠厲的眼神落在晉福身上,他渾身的皮都繃緊了。

“嘭!”縣令大手一拍,桌子震顫兩下,他將手裡的信件扔在桌上,“晉福,你好大的膽子,竟敢勾結朝廷要犯!來人,先打三十大板!”

這一次,容不得他辯駁,縣太爺立馬讓人把他押下去杖責。

晉福來不及開口,捕快抓住他的雙手反絞起來,直接往外拖。

“冤枉啊,大人,冤枉!”

那封信上寫的什麼?他怎麼感覺縣令的態度一下子就變了呢。

他忙不迭的叫喊起來,哀叫連連。

“相公,相公!”楊氏也是懵圈了,連滾帶爬的想要抓住晉福,卻被捕快抓住,一腳踹翻在地。

外麵的百姓也是一臉懵逼,什麼情況這是?

隨著晉福的哀叫,還有三十杖落在屁股上的聲音,壓迫感頓時襲來。

楊氏捂著胸口惡狠狠的看向晉姝,也顧不得那麼多,聽到自家相公的慘叫,她簡直心如刀割,扭頭對縣令大人大聲的開口,“大人,我要告發她,這個死丫頭殺人了,殺人了!”

晉姝端端正正的跪著,目不斜視,隻是耳邊的哀叫聽著如此悅耳。

縣令皺眉,心裡不爽,厲聲詢問著楊氏,“你要告她殺了何人?”

楊氏挺直腰板,得意的看了一眼晉姝,指著她對縣令大叫起來。

“民婦告她殺了剛纔的那個人,那個人是她在我家殺的,根本就不是秦捕頭抓住的!”

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姑娘殺了一個手段凶狠的朝廷要犯,如果他這個縣令還冇有傻的話,這話他是不會信的。

原以為還有什麼隱情,結果還是這個婦人胡言亂語,單方麵攀咬罷了。

“休要胡言亂語!給本官住嘴!”縣令怒喝一聲,楊氏被嚇得一屁股跌坐在地,頭上的珠釵跌落在地,頭上散落一片。

三十大板結束,晉福屁股流血奄奄一息的被拖進來,隨意丟在地板上。

楊氏爬到晉福身邊,小聲的啜泣起來。

“晉福,本官這裡有你勾結罪人的書信,還有你們兩人之間的銀票往來記錄,你還有何好辯解的?”

縣令撚起手裡輕飄飄的信紙,對還冇有昏迷過去的晉福開口,語氣中滿是失望和憤怒。

證據?他不是都燒燬了嗎?

而且王虎那個賊人他也不識字啊?

如今隻有一個可能……吐了一口鮮血,晉福髮髻淩亂,他抬頭看向晉姝的背影,伸出摳出了鮮血的手指頭,“是你…陷害我!”

絕對不會再有第二個可能,他絕對不會猜錯的。

晉福氣急敗壞,卻也有心無力。

耳邊淨是他糟心婆孃的啼哭聲。

晉姝冇有回頭,一言不發,低眉順眼的揪著衣角,瑟縮在旁邊。

“哼,陷害?人家一個小姑娘,頂著冤屈還在為民除害,晉福,究竟是誰陷害誰呢?”

縣令也不再對晉福客氣,直呼其名,驚堂木這麼一拍,交頭接耳的眾人也都渾身一顫,安靜下來。

“學生……冤枉……”事到如今,晉福還是想為自己辯解辯解,可眼下,還有誰能相信他呢?

深深的懊悔湧上晉福的心頭,千不該萬不該,不該聽信楊氏的鬼話。

他怎麼能聽楊氏一介婦人之話,居然跑到縣衙擊鼓鳴冤。

當時是被銀錢衝昏了頭腦了吧。

還是晉大丫,該死的賤丫頭,咳咳……

晉福咳出血沫,身體垮塌下來,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縣令看了看秦鬆,身上多處破爛,臉上還有幾道血痕,眼底青黑,這可是他最器重的下屬。

最後,他判了。

“罪人晉福,窩藏朝廷要犯,勾結罪人,欺詐族親,數罪併罰,今日本官宣判,革除其秀才功名,家產儘數充公,秋後流放!罪婦楊氏,包庇要犯,隱瞞不報,杖責二十,一併流放!”

“不要啊,大人,冤枉,縣令大人!”

楊氏一聽宣判結果,人都傻了,什麼,流放?

她不要,她不要,她一個堂堂的秀才娘子,怎麼可以被流放呢。

當即大聲反駁,直呼冤枉,眼淚鼻涕都嚇出來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