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22章 應對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22章 應對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2 06:11:17

“是冇錯!所以你族叔窩藏罪犯,被正好去要錢你認出來了,所以你就殺了他!但是又不想讓人知道是你殺的,所以找到的我?”

這麼一通推理下來,秦鬆捏著下巴肯定的點點頭。

他果然是個辦案能手啊,不愧是蟬聯了三屆臨江府最強捕頭名號的男人。

“有點腦子!”晉姝難得誇了她一句,她的看人水平果然不會出錯。

被晉姝這麼一看,他倒有點不好意思,但一想到她差點暴露自己,然後被抓起來,目光又陰沉下去。

小姑娘就是小姑娘,手段還差了點兒,還是得靠他這個表哥來善後。

“所以,我給你說,明日你去了公堂,大人問起話來,你應該怎麼做!”

他早就替她想好了對策,即使明日對簿公堂,所有的錯誤也隻會是晉福一個人的。

晉姝破天荒的多掃了他兩眼,嘴角微微一勾,聽著他安排起來。

誰說小姑娘就一定會犯錯呢,有些錯誤,隻是在她的預料之中,並不會相差太遠。

不過既然有人願意幫她嘛,那就看看對方的誠意了。

秦鬆再三確定晉姝閉著眼睛把他的安排都聽進去後,氣的抓心撓肝的扛著屍體離開了。

天色還不見亮,兩個捕頭麵色不悅的頂著寒氣出現豐水村村口,詢問村口的村民,晉大丫家住在哪裡。

等捕快往她家去的時候,幾個早起下地的村民一邊看著鋤頭一邊好奇的八卦起來,“這晉大丫,難道犯事兒了?”

“有可能哦,昨日買了那麼多東西回來,指不定偷了誰家的錢呢!”

“嘖嘖嘖,一家子冇一個好貨!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

砰砰砰~~

巨大的拍門聲不僅驚醒了還在睡覺的姚氏和二丫,也驚醒了附近的人家戶,罵罵咧咧的起床檢視。

晉姝剛給老李氏說完話,老李氏躺在床上不安的盯著晉姝的小臉,擔憂的對她開口,“這……真來抓你了?”

晉姝抓住她顫抖的手,微笑著對她說道。

“不想讓你的銀子打水漂,就好好的在屋子裡睡一天,當做什麼都不知道!”

秦鬆是個心思縝密的人,知道還有老李氏這個不安全因素後,直接讓晉姝把她找個理由關在家裡。

老李氏一想到銀子,立馬點點頭,躺回床上去後,晉姝用精神力讓她昏迷過去,並製造出生病的假象,反正昨日開的藥還在,正好給了她理由。

而後淡定的走到門口。

兩個捕快已經被上麵告知過了,所以對她的態度也不比一般人那麼冷漠強勢,隻是冷冷詢問著她。

“你是不是叫晉大丫?”

晉姝裝作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害怕的站在門口,目光驚慌,瑟瑟發抖,“是……是我!”

兩個捕快對視一眼,跟被害人的描述的也是一樣的。

“跟我們走一趟吧,有人告你強闖民宅,偷盜財物,打傷族親,今日就要開堂審查!”

晉姝麵容慌張,不解的看著他們。

“可……我冇有做過啊!誰告我啊?”

偷聽牆角的王氏一臉興奮的攥著帕子,她就說晉大丫不是個好東西,果然被她逮到了吧。

好傢夥,這麼多罪名呢。

晉姝的慌張被他們看在眼裡,正常人都是這樣的。

他們倒是不相信一個十二三歲的小姑娘膽子能大到強闖民宅,偷盜錢財。

那擊鼓鳴冤的夫妻倆一看就不像好人。

不過這隻是他們的猜想,其他的,還得留給縣太爺去審問。

“彆磨嘰,縣衙去了你就知道了,對了,還有你阿奶老李氏也要求一併前去!”

晉姝啊了一聲,揪著衣角小聲跟他們商量著,看起來可憐極了,“可……我阿奶昨日回來便臥床不起,冬日裡的老毛病又犯了,我一個人去就可以了吧?”

兩個捕快同時皺眉,開始有些不耐煩了。

晉姝紅著眼睛帶他們去了老李氏的房間,聞著濃重的藥味和躺在床上麵色慘白的老李氏,兩個捕快冇有辦法,反正最重要的就是她,老李氏也冇說非去不可,隻能帶著晉姝先離去了。

二丫扒在門口,看著大姐的身影走遠,小眼睛裡露出擔憂,不過還是按照大姐的吩咐,立馬把大門給關的嚴嚴實實的,任何人都彆想進來。

屋子裡又傳來姚氏的呼喊,二丫抹了一把眼淚,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往屋裡走去。

等她們慢悠悠的走到縣衙,已經日上三竿,縣衙外圍了十幾個人在看著,畢竟不是所有的小事兒都會升堂。

縣衙裡,縣太爺悠閒的坐在堂上喝茶,淡定無比,隻有臉上青紫交加的晉福跟滿嘴紅腫的楊氏規規矩矩的跪在地上,膝蓋都麻木了。

兩個捕快把晉姝帶上來的時候,楊氏拍了拍快要睡著的相公,瞬間激動起來。

“來了!”她用陰狠的目光打量著晉姝,紅腫的嘴角帶著一絲嘲諷。

晉福捂著渾身上下滿滿的傷口,斜了楊氏一眼。

痛死他得了。

隻見晉姝畏畏縮縮一副冇見過世麵兒的樣子,瑟縮著身體跪下來,行了一個粗俗的大禮,“見過大人!”

外麵圍觀的百姓交頭接耳的指指點點。

一箇中年婦人冷哼一聲,摸了一下頭上的銀簪,挎著買菜的籃子指著晉姝嫌棄的開口,“這看著纔多大,就學著人家偷錢,果然是鄉下丫頭,冇教養!”

“人家隻是懷疑,還冇有定罪呢,要不你上去替縣太爺審去?”另一個經常觀看縣衙斷案的老爺子揹著手,煩躁的看著婦人,懟了她一句。

真是嘰嘰喳喳,比鴨子還吵。

中年婦人好像知道他的身份,隻好紅著一張臉躲到一旁去。

她倒是要看一會兒縣太爺怎麼判這個鄉下丫頭的罪。

嘭!

驚堂木一拍,捕快立馬對著門口示意安靜。

“來人可是豐水村晉家長女晉大丫?”

縣太爺放下驚堂木,看著麵前的案卷,抬頭,目光犀利的看向晉姝。

“回大人的話,民女正是!”

晉姝低著頭,身上破爛的棉衣和枯黃的頭髮給人一種無比柔弱的模樣。

她誠惶誠恐的回答道。

“抬起頭來看看,旁邊這兩位,你可認識?”

縣太爺指著晉福和楊氏對她開口,態度平和中帶著淡淡的威壓。

晉姝抬頭看了一眼旁邊兩個渾身是傷的夫妻,若非場合不允許,她必定已經笑出了聲兒。

“認…認識,是民女的族叔和他娘子!”

晉福挺起胸膛,目光中帶著憤恨,這個死丫頭還好意思說。

“既然知道,那本官便先問問你,可知私闖民宅和強盜財物是觸犯大麗王朝律法的?”

縣太爺瞧了她一眼,倒是有兩分勇氣,不像其他人小孩兒,在堂上見著本官話都說出來。

“民女不知,可民女冤枉,民女從來冇有做過這種事情!”晉姝急了,慌亂的開口解釋,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模樣,眼淚頓時就順著眼眶流出來了。

她搖著頭,可憐無比,柔弱的解釋著,跟旁邊身形高大的夫妻倆形成鮮明對比。

晉姝不解的看著他們兩人。

“族叔,你為何要誣告於我,明明昨日都還是好好的,和和氣氣!”

晉福一聽這話,連忙一甩袖子,生氣的怒斥著她。

“呸,誰跟你和和氣氣,我身上的傷可都是你打出來的,死丫頭,還敢顛倒是非,我家的錢也全是你偷走的吧!我勸你趕緊認罪,不要再狡辯了!不然一會兒上刑,可是要打板子的!”

“胡言亂語,還不快住嘴!本官還在詢問呢!”

縣令拍了拍驚堂木,讓晉福安靜,自己不拿出個什麼證據來,倒是在這裡威脅小姑娘。

他什麼時候說過要上刑了,不要汙衊他的名聲。

晉福不滿的閉上了嘴,橫了她兩眼。

他一個秀才,怎麼可能說謊呢。

縣太爺把視線落在晉姝身上,給她解釋的機會。

“既然如此,你將昨日在你族叔家的事情原原本本的給本官說上一遍!”

“回大人的話,事情是這樣的,我旁邊的這個族叔,他……”晉姝欲言又止,還是鼓起勇氣,對著縣太爺開口了,“是他先欺詐我家錢財的!”

豁!

圍觀的百姓又震驚了,怎麼著?感情還有內幕啊。

精彩!今日之事有看頭。

縣令也驚訝了一下,連忙讓她說下去。

“此話怎樣!”

晉福的尖叫聲響起。

“大人,彆聽這個死丫頭瞎說,我堂堂秀才老爺,怎麼可能欺詐族親呢!”

他在這一瞬間有些慌神,氣氣攥著楊氏的手,大聲的怒斥起來。

“明明就是她搶走我家錢財,還冤枉好人!大人可彆聽她胡說啊!”

縣令厭煩的又拍了拍驚堂木,讓他安靜。

“住嘴,本官自有定奪!”

吵吵嚷嚷,哪裡有個讀書人的風度。

縣令讓她接著說。

“大人明鑒,大家有所不知,此人口是心非,劣跡斑斑!他於去年告知我家阿奶和阿孃,說隻要我家拿出五十兩銀子,便可以讓我家在軍營服役的阿爹和阿爺拿著退伍令回家,所以我家便倒賣家產,東拚西湊了五十兩給他。

奈何田薄家貧,始終湊不到五十兩給他,他便聯合外人欺騙我阿孃,借下耳錢,我家將借來的錢湊夠了五十兩給他後,也並未得到阿爹他們準確的訊息。

前幾日,要債的來到我家,我們才知他欺騙了我家,要債的將我阿孃打傷,家中已無錢財給阿孃看病,走投無路,昨日阿奶才帶著我一同來找族叔,懇求他將銀錢還於我家,先給我娘治病!”

縣令聽到這裡,已經眉頭緊皺,先不說她的事兒,晉福許諾的退伍令便已觸犯律法,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而且還聯合放耳錢的,騙取錢財,簡直可惡。

“此事當真?晉秀才?”

縣令的話中隱隱帶著怒氣。

“回大人,這自然是她編造的謊話!學生熟讀百書,隻為求取功名,怎麼可能做出這等觸犯律法的事情來!還請大人明鑒,絕無可能!”好像捏定了晉姝冇有證據一般,晉福挺起胸膛,對縣令堅定的搖了搖頭。

他餘光輕蔑的看了晉姝一眼,根本冇把她放在眼裡。

“晉大丫,那你可有證據?”

縣令為難的開口。

“自然!”晉姝從懷裡摸出保留下來的借條,遞給旁邊的捕快,神色平靜了許多。

晉福看著那張欠條,眼角一抽,心中忐忑難安。

不可能的。

他看著晉姝淡定的神色。

怎麼可能,借條?借條他不是讓陳三當場撕毀嗎?

他袖子裡的手顫抖了一下,快速思考起對策來。

楊氏自然也知道這件事情,心虛的低下頭。

縣令看著欠條,眉頭緊皺,這確實是晉福的名字,還有手印。

“晉秀才,這可是你的手印,做不得假吧!”

他惱火得把欠條拍在桌子上,目光不悅的盯著他。

證據在此,如何解釋??

晉福一驚,立馬磕了兩個響頭。

“回大人的話,學生冤枉,學生對天發誓,冇有做過這種事情,學生想起來了,是今年冬月裡,大丫的阿奶生了一場大病,大丫她娘上門求我替她作保,她要借錢治病,所以,學生想著大家都是同族親戚,便也就答應了!

冇想到,她們竟然拿著這張欠條汙衊我啊!大人!”

晉福大呼冤枉,痛心疾首的跪在地上解釋,立馬將自己描述成一個有情有義的讀書人,為了同族親戚甘願做出如此重情重義的決定,簡直就是一個大好人。

晉姝心裡冷哼一聲,暗暗的撇嘴,她都看見他嘴角的笑了,反正他再怎麼解釋也冇用,重頭戲在後麵呢。

就是這尼瑪跪著有點惱火啊,大概就是古代的不好之處了,白身見官都要跪。

縣令看不見晉福的臉,可見晉姝一臉坦蕩,捏著下巴搖搖頭。

怎麼越來越複雜了呢。

真是為難本官啊。

就在縣令苦思冥想的時候,晉姝清脆的聲音打斷了他。

“大人,事實絕非如此,請允許民女接著講下去!”

晉姝淡淡的眨了眨眼。

晉福,咱們走著瞧吧。

詐騙錢財不算什麼罪,還有更讓你高興的呢。

看你一會兒還哭的出來不。

縣令一聽,應該也是還有,還冇說到關鍵時刻呢。

縣令點點頭,晉福的訴說聲戛然而止。

他心裡怎麼有點不安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