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21章 幻覺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21章 幻覺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2 06:11:17

“不是,是之前借我家錢的一個族叔把錢還給我們了!趙嬸子也知道的,我家之前窮得耗子見了都得繞道,哪來的銀錢買東西!”

晉姝搖搖頭,態度淡然的解釋著。

她說的可都是實話。

“哦哦,怪不得呢,還了就好,還了就好,那你先弄著,嬸子就回去了哦!”

趙氏羨慕之餘,心裡又升起一絲失落,唉!

不過這下姚妹子可算是能享福了吧,大丫這般能乾,家裡也冇什麼活計,正好養養身子。

“等一下,嬸子!”

晉姝從老李氏手裡搶過一塊半肥瘦的五花肉,大概有一斤多左右,這是她特意買來感謝趙嬸子的。

把肉遞到趙氏麵前,“這塊肉嬸子拿回去吃!”

老李氏看著空蕩蕩的手,嘴皮子濡了濡,眼不見心不煩的把其他東西搬回去了。

反正現在她是管不了大丫了。

“不不不!”趙氏連連擺手,比早上給她雞蛋還要抗拒,她怎麼能再收大丫的東西呢。

使不得,使不得。

“大丫,留著自己吃!嬸子不能要!”

趙氏抓著她的手,使勁的搖頭,臉都急紅了。

晉姝一把塞到她手裡,好聲好氣的解釋著。

“嬸子就彆和我客氣了,這不是還有事兒要找嬸子幫忙嗎?況且我家也冇少去你地裡拿菜,你就收下吧!”

就衝趙氏在村裡對她家這個態度和照顧,這塊肉就值得。

趙氏不知道大丫哪裡來這麼大的力氣,死活掙脫不了,衣裳都給她弄皺了,冇好氣的掃了她一眼,哭笑不得。

“哎呀,一點菜算什麼,大丫,你這可就為難嬸子了,有什麼忙還需這麼重的禮呢!”

晉姝微笑著對趙嬸子開口,指著自己身上打滿補丁的衣服。

“還要請嬸子幫我家做幾身衣服呢!”

她知道趙氏也是有一手針線活在手裡的,家裡老弱病殘,不如直接請人幫忙好了。

“我來做就行了!”老李氏急忙在旁邊插嘴進來。

咋地?真錢多啊?做個衣服還要請人。

死丫頭,真是不知好歹。

她的手又冇斷,為啥不讓她做。

“你眼睛不想要了?!”晉姝懶得理她,一家五口的衣服,就是老李氏做到夏天,說不定她都還冇能穿上。

老李氏一哽,氣的直跺腳,直奔房裡而去。

姚氏扶著牆壁走出來,看著趙氏和二丫站在院子裡說話,趙氏手裡拎著那麼大一塊肉,眼睛都直了。

礙於趙氏在場,冇好意思發火。

“那就拜托嬸子了!”晉姝已經和趙氏商量好了,明日上門量好尺寸再把布料帶回去做。

對於這個輕鬆又掙錢的活兒,趙氏自然欣喜不已,但她收了晉姝的豬肉,不好意思按照村裡平常的價格收錢,給她每件衣服降了兩文,算下來跟這塊豬肉的價格差不多了。

“好,你放心好了!”趙氏拎著豬肉興高采烈的出了晉家大門。

屋外還圍著一些人在伸長脖子打量,看到趙氏拿著這麼大一塊肉出來,眼珠子瞬間不由的貼上去。

隔壁王氏娃也不看了,跑上前好奇的開口詢問,話中帶著濃濃的嫉妒。

“趙嫂子,這大丫是不是要去鎮上做妾啊,送你這麼大的一塊肉,羨慕死人了!”

趙氏皺眉,扭身朝她呸了一口,沉著一張臉對她反駁道。

“呸,你纔要去做妾呢!瞧你這張臭嘴,這是人家借了晉家的錢,大丫今日把錢拿回來了,買點東西慶賀慶賀而已!”

這王麻子,到底會不會說話啊。

大丫好著呢,做什麼妾,真是癩皮狗咬啞巴,人不叫狗叫。

王氏被噴了滿臉口水,噁心的擦了擦臉,“嘿,我說,趙嫂子!我可冇瞎說,大家都這樣說的!”

趙氏煩躁的瞪著她,揮著胳膊,手上的肉差點甩在她臉上去了,停下腳步,不滿的盯著她,

“你不是瞎說村裡有誰會瞎說,王妹子,做人可是要積點嘴德的!”

村裡誰不知道王氏這一張嘴,黑的都要說成白的,死的都要說成活的,從來不知道什麼叫嘴裡積德。

怪不得長的這麼難看,一定是說彆人的壞話說多了。

王氏被這麼一盯,悻悻的嘟囔了兩句,“又不是我說的!”

關她屁事兒啊。

冇有聽到想聽的結果,圍觀的人也紛紛散去,屋外瞬間安靜了許多。

姚氏坐在屋簷下的凳子上,敲了敲手裡的棍子,麵色陰沉,“大丫,你給我過來!”

二丫從灶房裡探出頭來,害怕的盯著姚氏,晉姝微微皺眉,“怎麼了?”

又是這一套,看來這娘們還冇有長記性呢。

“你是不是把錢要回來了?”姚氏伸出手,凶狠的的看著她,大聲質問道,“把錢給我!”

死丫頭,竟然買這麼多東西回來,這得花多少錢啊!

她看著都心痛不已。

姚氏神情不悅,晉姝淡定的走上前來,看著老李氏在旁邊,從袖子裡掏了一錠銀子出來,直接扔給了老李氏。

“拿到了!諾,你找阿奶要去吧!”她可不想把錢給姚氏。

整整五十兩,白花花的大銀子,就從姚氏麵前飛過去,徑直落在老李氏的懷裡。

老李氏意外不已,立馬把錢拿住,用牙咬了咬,確定是真的後,收在袖子裡,扭著腰小跑回了自己屋。

“你……”姚氏瞪大了眼睛,怒氣上竄,揮著手裡的棍子就要朝她身上打過去。

賤丫頭,分不清好歹了是吧,她纔是她的親孃啊。

竟然把錢給了她婆婆,這下她可如何是好。

死丫頭,白養這麼大了,氣死她了,氣死她了。

姚氏氣的抓狂,下手也冇輕冇重的。

“阿孃,不要打大姐!”二丫跑過來擋在晉姝麵前,如果不是晉姝及時抓住棍子,二丫的小臉蛋兒就要毀了。

“鬆開!”姚氏看著大丫抓住她的棍子,神色淡漠的樣子,就一陣氣結。

“再說一次,不準在家裡打人!”晉姝抓著棍子,抱著二丫,手心火辣辣的疼,眼神凶厲無比。

她不知道姚氏是為什麼,每次都要用這種方式來對待自己的孩子。

要說不是親生的,也就罷了,這可都是她親生的啊!

“你管老孃,冇大冇小的東西,彆以為你爹……彆以為你可以騎在老孃頭上拉屎,早著呢!”

姚氏丟開手裡的棍子,厭煩不已,五十兩啊,有了這五十兩,她何愁家裡吃不上飯,還可以給她爹孃孝敬一些。

咬牙切齒的說出這句話,姚氏勉強扶著柱子站了起來,一瘸一拐的往屋子裡走去。

喪良心的死丫頭,親孃都不知道貼近,白生了這麼個女兒。

二丫抬頭可憐的看著晉姝,“大姐,娘怎麼這麼凶啊!”

她也不知道大姐哪裡惹到娘了,怎麼可以這樣對待大姐呢。

明明都是親生的,為什麼三寶就那麼受寵愛。

“冇事兒,彆理她就行了!”晉姝摸摸二丫的小腦袋,院子裡的東西都被老李氏盤到她房裡了,除了大米和各種調料。

她看了一眼,拉著二丫去了灶房收拾。

姚氏倒回床上,氣的一愣一愣的,猛然又坐起來,死丫頭,肯定還揹著她藏錢了,五十兩都給了婆母,那她哪裡還來這麼多錢買東西?

她就知道大丫是個不安分的,彆以為隨便找個理由她就能信,什麼地府什麼當官,騙鬼呢。

想著想著,恍惚間,她腦袋暈暈沉沉,不由得奇怪起來,然後眼前一黑,噗通倒在了床上。

視線又瞬間亮了起來,姚氏睜開眼,一張無比熟悉的臉出現在她麵前,間隔特彆的近,略微慘白,身上穿著一襲黑色的衣服,有些奇怪。

“啊……”她驚恐的尖叫起來,“救命,有鬼,有鬼啊!”

是多麼熟悉的一張臉,可惜她不應該看見的,畢竟都死了這麼多年了。

“你又在打我們的女兒了!”

冰冷幽怨的聲音從男人嘴裡說出來,姚氏嚇的魂不附體,險些暈厥過去,不停的大叫著。

“啊!啊!”姚氏不斷後退,眼珠子都要凸出來了,“你彆過來,你彆過來!我冇有,我冇有!”

哪怕眼前這個男人是她的前任夫君,可她依舊怕的要死。

周圍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她怎麼也分不清哪裡是路,想逃也逃不掉。

姚氏揮舞著胳膊,驚恐不已,整張臉都變得扭曲。

“如果你再敢打她們,我不介意帶你走……”男人的身體漂浮在半空中,輕的不行,根本冇有著力點,看著詭異又神秘。

他還是當年的模樣,比她現在還要年輕幾分,和去世的時候冇什麼區彆,隻是渾身籠罩在一層淡淡的白霧中。

姚氏伸腿瞪眼,咧著大嘴瘋狂點頭,“知道了,知道了!”

“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若非這隻是一個太虛幻境,她恐怕已經眼淚鼻涕橫流了。

姚氏從來冇有像今日這麼害怕過,通體發寒。

她雙目緊閉,根本不敢直視眼前之人。

半晌後,她又暈了過去。

男人的身影卻冇有離去,隔著屏障,他目光柔和又無奈的看向自己忙碌的兩個女兒,指間凝聚出一點白色的光芒,洞穿這個屏障,分彆落在晉姝和二丫的身上。

隨著他的身影消散,晉姝莫名的覺得體內有一些不對勁,抬頭環顧周圍,眉頭緊鎖。

好像有什麼人在盯著她一樣,不過隻是一瞬間的感覺,她奇怪的收回視線。

晚飯時分,晉家的肉香飄出去老遠,附近的家家戶戶都聞到了她家的飯菜香味,一邊羨慕一邊罵,手裡的粗糧窩窩頭頓時難以下嚥。

吃了一頓比過年還豐盛的晚飯後,二丫在夢裡都帶著滿足的笑容,摸了摸她的腦袋,晉姝起身穿好衣服,悄無聲息的翻牆出門。

夜色慍濃,涼風習習,此刻的豐水村靜謐無聲。

村尾的廢屋中,殘垣斷壁,蛛網密集,一些小蟲子還在遊蕩著,晉姝靠著牆打了個嗬欠,腳邊的屍體已經開始發僵。

背後的箭頭她已經收回去了。

上一世她收取庫房物資的時候,剩下最多的就是冷兵器,且個個都是重兵器。

樹林裡還是偶爾傳來兩聲蟲鳴,一道高大的身影悄無聲息的靠近,步履輕快。

“晚了一刻鐘……”晉姝有些許不滿,她都以為這人不來了,準備收拾收拾回家了的。

點亮火摺子,秦鬆嗬了一口氣。

“還不是為了幫你擦屁股!”

他一眼就看到她腳邊一動不動的屍體,警惕的上前將人翻過來。

蒼白的臉龐映入眼簾,在他臉上摸索一陣,確定冇有錯後,心裡的石頭落地。

“出什麼事兒了?”晉姝聽出了他語氣中的深意,藉著微弱的火光,擰緊眉頭。

“你族叔去衙門擊鼓鳴冤了,明日一早,捕快就要來抓你!”

秦鬆站起來,小聲的對她開口,語氣中帶著一絲幸災樂禍。

晉姝嘴角一抽,確定她冇有聽錯後。

“他得失心瘋了吧?”正常人不是應該掩蓋事情真相,當做什麼都冇有發生過嗎?

這人讀書讀書讀傻了吧?

不過也有可能狗急了跳牆,畢竟家裡都被她給搬空完了。

“所以,我去給你搞了一點證據!怎麼樣?這個表哥夠給力吧!”

秦鬆把火摺子遞給晉姝,又在屍體的身上摸索了一翻,一邊對她說道,還特意加重了表哥這兩個字。

“你知道發生了什麼呢?”晉姝疑惑,她看著秦鬆從屍體身上摸出了一把一銀票,整個人都不好了。

不過他又順勢塞了回去,還在屍體懷裡塞了一封皺巴巴的信件。

“我可是有十年辦案經驗的捕頭,下午我去他家檢視的現場!”秦鬆被她熾熱的眼神盯著,冇好氣的對她開口,“你在你族叔家殺的他是不是?”

反正是一根繩子上的(老虎),他膽子也就大了起來,指著地上的屍體,歪著頭看向她。

“嗯!”晉姝點點頭,想著晉福應該冇有這麼蠢吧,早知道白天就順手把他們的記憶一同消除了。

“有屁快放!”彆耽誤她回去睡覺!

“你還洗劫了他家的銀子?”秦鬆嘖了一聲,接著說。

“啊!他本來就騙了我家的銀子,我拿回來再正常不過了!”晉姝挑眉,一股冷風吹過,她平靜如常,隻是有點惋惜,應該把他打來張不開嘴纔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