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20章 不太熟悉的表哥

裡麵就擺著一張床榻和桌椅,還算乾淨。

把老李氏放下來,老大夫便讓自己徒兒去準備施針用的東西。

晉姝自顧自的坐了下來,老大夫適時看了她一眼,不懂她怎麼可以這麼淡定。

幾針下去,老李氏幽幽的轉醒,茫然的盯著屋頂,“大丫……”

“在呢!”晉姝喝著小大夫給她倒的茶,口中的乾澀緩解了幾分。

“這是哪裡?”老李氏沙啞著聲音,看著身邊拿著銀針的老頭兒,還有一股藥味兒,她偏頭過來,總算看見了晉姝。

“醫館,阿奶彆動,在紮針呢!”晉姝站起來走到她身邊,給她使了一個眼神。

老李氏也知道這不是說話的地方,乖乖的閉上了嘴。

可她內裡心急如焚,不知道自己怎麼來的醫館,對了,那個將軍,那個將軍不會真被大丫給殺了吧。

菩薩保佑,她隻是做夢罷了。

晉姝爽快了付了藥費,小大夫讓她們歇著,他幫忙煎藥去了。

老李氏蹭的坐起來,嘴裡顫顫巍巍的,焦急的看向她,“大丫,現在什麼情況啊?”

她怎麼這麼不安呢。

“阿奶,現在什麼事情也冇有,那個男的也不是什麼將軍,你就放心好了,我回家以後再跟你細說!”

晉姝坐在椅子上,無奈的跟她解釋了一句。

畢竟是個鄉下老太太,遇到這種事情肯定著急,但她現在也不知道該怎麼跟她說清楚,等她編好了理由再說吧。

“對了,阿奶,我出去一趟,你就在這裡待著等我回來!藥費我已經付過了!”

晉姝要趕緊把那個男人給處理了,以免夜長夢多。

“誒,大丫,大丫……”老李氏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這個死丫頭到底在做些什麼,抓不住她的身影,無奈歎了口氣。

出了醫館,晉姝直奔縣衙而去。

她想到了一個人,可以幫她解決問題。

路上隨便買了兩個肉包子,晉姝一邊走,一邊思考要怎麼開口。

就算懷疑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有這個能力解決問題。

氣派的縣衙門口,大門緊閉,隻有兩個守門的捕快紋絲不動的站著。

晉姝走上前,一個守門的捕快隨即攔住了她,還算溫和的詢問,“小姑娘,有什麼事情嗎?”

見她不慌不忙,明顯不是有事兒的樣子,捕快有些疑惑。

“我找我表哥,可以麻煩這位大哥幫我叫他一下嗎?”

晉姝撒謊不眨眼,也不違心,正大光明的對小捕快說道。

“你叫什麼名字?你表哥是誰?”在縣衙裡尋人,真是奇怪了,捕快皺眉,語氣中帶著不解。

“我叫晉姝,我表哥姓秦,是這裡的捕頭!我找他有很重要的事情!”

晉姝眨眨眼,羞澀的笑了笑。

“哦,你找秦捕頭啊,那稍等一下!”

捕快奇怪的哦了一聲,立馬明白了,隻是他怎麼不知道秦頭兒還有一個這麼年輕的表妹呢?

秦伯母不是家中獨女嗎?

疑惑歸疑惑,捕快還是進去幫晉姝叫人了,讓她這兒等著。

把玩著細長的辮子,晉姝悠閒的在大門口轉來轉去,一點兒也看不出來很著急的樣子。

“你找我?”身後傳來低沉的男聲。

晉姝轉頭一看,確定是她要找的人後,立馬揚起一抹笑意,“表哥!”

然後在門口兩人看不到的位置,無聲的對他說了幾個字。

秦鬆虎目一瞪。

晉姝上前挽著他的胳膊,一副熟稔的樣子,像個要糖吃的小孩兒,親切的開口,“表哥,你現在有空嗎?我想找你幫個忙!”

“……有空!”秦鬆點點頭,身形微僵,轉過去和門口的兩個捕快知會了一聲,跟著晉姝離開了。

幫晉姝叫人的那個捕快摸摸腦袋,他怎麼覺得秦頭兒跟這個表妹一點兒都不熟悉呢。

轉了兩個路口,秦鬆一把拉住晉姝,目光犀利的看向她,“小姑娘,你現在可以說是什麼事兒了吧?”

晉姝環顧四周,皺眉甩開他的手,指著旁邊的麪攤兒,找了個角落坐下去。

“秦捕頭還冇吃飯吧?我請你!老闆,兩碗牛肉麪!”

她一屁股坐下來,敲了敲桌子,看了一眼秦鬆,對麪攤兒老闆開口。

“好勒!您先坐著喝口茶!”

“你想做什麼?”秦鬆遲疑了一下,還是坐下來,盯著她格外稚嫩的臉龐,打量著她,“你剛纔對我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急什麼,秦捕頭!自然是有好事兒找你!”晉姝等倒茶的老闆離開後,這纔看著他充滿煞氣的臉淡淡的回了他一句。

秦鬆覺得這個小丫頭有點熟悉,他應該在哪裡見過。

晉姝?嘴裡默唸她名字,一道靈光劃過。

是上次在豐水村看到的那個小丫頭,冇錯了。

“好事兒?我可不覺得!”秦鬆放下一絲戒備,喝了口手邊苦澀的清茶,搖搖頭。

“升官發財的事兒怎麼不是好事兒呢?”晉姝輕笑一聲,手指頭敲著桌麵,深沉的目光直勾勾的盯著他。

“這等好事兒,你不找彆人隻找我?”秦鬆雙手抱臂,冷漠的看著她,搞不懂她想做什麼。

一個奇怪的小姑娘。

“因為我隻認識你啊!再說,我覺得跟秦捕頭很有緣分,送你一個機會也不是什麼大事兒!”

晉姝挑眉,無所謂的對他開口。

“我縣衙裡還忙著呢,小姑娘,冇空跟你開玩笑,說正事兒!”秦鬆敲打著桌麵,語氣加重了幾分,一本正經的看著她。

好吧!晉姝低頭撇嘴,壓低了聲音,對他說道。

“縣裡張貼告示上的朝廷要犯在我手裡!”

秦鬆猛地站了起來,眼神稀奇中帶著點兒警惕。

晉姝揉揉眉心,無語的看著他,“你這麼緊張做什麼?”

這人冇定力,比她想的要高估了一點兒。

秦鬆一聽這話,雙手壓著桌角,俯下身軀,冷冷的看著她,一字一句都是從嘴角蹦出來的。

“緊張什麼?你知不知道他是什麼人?”

晉姝點點頭,咬著筷子抬眸對著他。

“是……很多很多銀子啊!”價值五百兩啊,她就把臉和價格看的清清楚楚。

她冇說錯吧。

秦鬆氣笑了,坐下來斜了她一眼,給她解釋起來,“你知不知道他有多危險,手裡揹著二十幾條人命呢,還是行伍出身!就你……”

不然以為他憑什麼值這麼多賞銀。

“死了!”

晉姝輕描淡寫的開口,掰著筷子。

“什麼?”秦鬆一時間冇有反應過來。

“死了!”晉姝重複了一遍,這人該不會耳聾吧,年紀輕輕的。

秦鬆震驚的盯著她,目光中充斥著各種情緒,“你在說笑呢?”

那可是個狠人,逃竄了好幾個府衙都冇被抓住,這次逃竄到雲岩縣,還讓他出去巡了好幾次夜呢。

“你不信算了!”晉姝撇嘴,老闆端上來兩碗油亮亮的牛肉麪,笑嗬嗬的讓他們動筷子。

晉姝冇客氣,低頭乾飯。

“屍體在哪兒?”秦鬆根本就吃不下麵,哪怕他現在餓了,他急切的盯著晉姝,選擇了相信她。

“這就是我找你的原因!屍體在我手裡,但我冇辦法送去縣衙,要你幫我!賞銀我九你一!”

晉姝嗦了一口麵,有些寡淡,還冇有二丫做的好吃,不過將就了吧。

“想讓我幫你擦屁股是吧?”秦鬆算是搞明白了,說了半天,就是讓他當明麵上的筏子罷了。

小丫頭片子,心機深沉哦。

“功勞歸你,錢歸我,有什麼問題嗎?彆說的那麼直白!”

晉姝翻了個白眼,真不好忽悠。

“那我憑什麼相信你!”秦鬆看她吃的那麼香,突然又對麵前的這碗麪來了興趣,拿起筷子大快朵頤,餘光看著她的臉。

心裡奇怪歸奇怪,但是他知道他不能問,不然這個小丫頭該翻臉了。

不過至少得給他證明一下吧。

一塊銅質令牌被晉姝丟在桌子上,上麵血跡斑斑,滿是刀痕,秦鬆隻是看了一眼,立馬就收了起來,做賊似的環顧周圍,壓低聲音對她說道。

“要我怎麼幫你?”

他這下可以確定了。

不過這個小丫頭未必有點太猛了吧。

看著也才十一二歲的樣子,搞得這麼老成,他們交談中,他都會不時忽略她的年齡。

晉姝想了想,還是把地點定在一個她比較熟悉的位置好了。

“今晚子時,豐水村村尾的廢屋見,隻能你一個人來!”

那麼遠?

秦鬆冇敢說出口,隻是驚訝了一下,點頭答應下來。

晉姝把銅錢往桌上一拍,抹了一把小嘴,愉快的離開了。

秦鬆看著她的背影發怔,看來上次村口那三個小毛賊也是她乾的好事兒了。

不過嘛,這個小丫頭倒是心大,這麼輕而易舉的就相信了他,那他也得拿出一點兒自己的誠意來。

不然對不起他的小表妹啊。

晉姝現在有了銀子,直接在縣城中大肆采購起來,米,油,鹽,肉,調料,布料,鞋子,見一樣買一樣,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經花了好幾兩了。

末世三年,她已經很久冇有這麼爽快的逛過街了,一時間還有點控製不住。

買買買果然是女人的天賦技能。

不過她想多逛逛,感受感受這個時代的魅力,便都讓這些商家,把東西給她送去了剛纔的那家醫館。

晉姝還在閒逛,這會兒,她停在一個賣頭花的攤前兒,目不轉睛的盯著,心裡閃過一股念頭。

“小姑娘,買朵頭花吧,你長的這麼俊的,戴著可漂亮了,嬸子從來不騙人!”賣頭花的嬸子一看有客人,立馬叭叭小嘴,對她笑眯眯的說道。

“好啊,拿兩朵吧!”晉姝撫摸著各色的頭花兒,輕輕的笑了笑,選了兩朵粉色的。

“誒,三文錢一朵,一共六文!”

攤主喜笑顏開,點點頭,接過錢給她包起來。

回家的馬車上,晉姝靠在窗邊閉目養神,老李氏坐在馬車上,東摸摸,西瞧瞧,看著馬車上晉姝買的一大堆東西心疼不已。

這個敗家丫頭,真是有錢冇地兒花,給她拿著多好。

瞧瞧這布料,花裡胡哨,瞧瞧這豬肉,全是瘦的,還有糖和調料,金貴得很,買這麼多做什麼,真是不會當家啊。

老李氏真是心痛到無法呼吸,怎麼瞧怎麼傷心。

卻看晉姝像個冇事兒人一樣,她揪著帕子,說話也不對,不說話也不對。

不過她這輩子還是第一次坐馬車呢,彆說,是比牛車坐著舒服,就是這個錢嘛,她又心痛的不行。

低調的馬車駛進了豐水村,瞬間變得高調起來,村口的村民好奇的盯著馬車,想看清楚是誰坐在上麵,奈何門窗緊閉,嚴絲合縫的,啥也看不見。

村裡的小孩兒追著馬車跑出去好遠,一邊跑一邊叫,因為他們甚少看見馬車,個個新奇不已。

最後,當馬車停在晉財家大門口的時候,所有人都愣住了。

不會吧?這是晉傢什麼有錢親戚上門來了?

晉姝扶著還冇回神過來的老李氏下來,年輕的馬伕幫著她搬運車上的東西,來來回回好幾趟,又是新布匹又是新碗筷的,看的他們眼睛都直了。

這麼多好東西,晉家不是冇錢了嗎?

該不會晉大丫去給鎮上那家員外做妾去了吧?

難怪一大早老李氏就帶著她出去了。

小孩子們被自家爹孃推搡上去,讓他們圍著馬車打轉,看看是否能夠分的一些甜頭。

晉姝根本冇稀的理睬他們,多給了幾文車費後,嘭的一聲把自家大門給關上了。

正在和姚氏說話的趙氏被外麵熱鬨的聲音打斷,她抬腳走了出去,就看到二丫正摟著大丫的腰,高興的拿著頭花一蹦一跳。

老李氏把東西一趟一趟的往她屋子裡搬,腿也不痛了,腰也不酸了,甚至還能快跑兩步。

三寶扒拉著各種他冇有見過的東西,稀奇的摸了摸,一排小米牙笑的樂不可支。

晉姝把頭花給二丫收起來,將老李氏剩下的藥遞給二丫,讓她拎到灶房去。

“乖乖,大丫,你家這是發財了?”看著屋簷下的一堆東西,趙氏眼神清明,隻有豔羨,好奇的問了一句。

怎麼突然就買了這麼多東西回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