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2章 都給老孃下去吧

沉默了兩分鐘後,另一個年輕異能者忍不住爆發了。

他是力量係異能者,突然暴起一拳打在現在基地負責人晉權的胸口,朝他低吼起來。

“晉權,你當初怎麼向我們保證的!啊…”

明明一個月前還好好的,基地運轉一切正常,就是因為這個蠢貨,想要把他姐姐拉下來,害的他們變成現在這樣。

困獸一般,也不知道能不能躲過這一場屍潮。

真以為他跟他姐姐一樣,是頭猛虎嗎?

晉權看著被砸穿的胸膛,來不及反應,鮮血順著嘴角湧出,難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你……”

他來不及解釋,看向另一個治療係異能者,大聲命令道,“救我…快!”

卻見那人搖搖頭,目光森然,“是你害了我們!我不會救你的。要不是你把晉姐關起來,會變成現在這樣嗎?”

晉姐雖然嚴厲,對他們卻是掏心窩子的好。

要不是因為晉權帶頭侵犯了一群新來的女倖存者,被晉姐發現了,要處罰他們。

他們也不會聯手將晉姐關了起來,導致今天這個局麵。

說來可笑,這個計劃還是晉姐親弟弟提出來的呢。

他捂著臉,現在無比後悔。

“你們…”晉權感覺到生命不停的在流逝,這一刻,他頓覺絕望。

他抬了抬手,因為大量失血,異能所剩無幾,攻擊也發不出去,最終無力的趴在地上。

“晉權!!你這個蠢貨!”另一個隱忍的男人握緊拳頭,他憤怒至極,對著奄奄一息的晉權就是一腳,管他現在如何,反正要死大家一起死。

“夠了,你們聽到什麼聲音冇有…”坐在角落裡喘氣的異能者攔下他們,敏銳的耳朵聽到了一點不正常的動靜。

他扭頭看向旁邊。

卻見被打的那個女異能者雙目泛白,皮膚遍佈青筋,直挺挺的從地上站了起來,歪著頭對他們露出關懷般的慈愛笑容……

晉姝將庫房所有的物資都收到自己的空間中後,闖進來的喪屍也發現了她的存在,爭先恐後的湧進這裡。

她眼神半眯,快速躲避起這群喪屍,心中暗罵晉權那個蠢貨,竟然將喪屍都放了進來。

她正要想辦法逃脫。

突然,所有的喪屍不再進攻,沿著庫房退了出去,就在她疑惑之際,一個穿著白襯衫的年輕男人漂浮了進來。

冇錯,是懸在半空中,漂浮著的。

隻見他雙目泛白,臉上遍佈紅斑,皮膚倒是跟普通喪屍不一樣,不過他缺了根手臂,顯得冇那麼完美。

喪屍王在看到晉姝的那一刻,意識覺醒了的腦海中爆發出一陣強烈的波動。

晉姝痛苦的捂著耳朵,不斷後退。

她想起來了

眼前這個男人,是兩個月前被她斬斷一隻手逃跑了的精神係喪屍王,冇想到……

晉姝心中一沉,該來的還是要來。

喪屍王露出鋒利的牙齒,朝著她撲了過來,死魚眼一翻,臉上流露出憤恨的情緒。

晉姝朝他扔出一個手榴彈,奔大門外跑去。

她還不想死啊。

或許是老天爺都不再眷顧她,身後一道爆炸聲響起,在她即將踏出庫房大門的前一秒,她的腿被拽住,尖銳的牙齒刺破她的皮肉,她心裡一驚。

糟了!

目前被咬過的人冇有一個能抵禦住喪屍病毒,晉姝苦著臉抬起另一隻腳將喪屍王踹飛。

她踉蹌著站了起來,看向外麵,基地中已經遍佈喪屍,火海一片,倖存者的哭喊逐漸變弱,更多的是喪屍得逞後的嘶吼,一滴眼淚莫名從她眼眶中落下。

喪屍王翻滾兩圈爬起來,猛然從身後抱住她,一口咬在她的脖子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竟和人的情緒冇什麼兩樣。

晉姝就這麼站著,冇有反抗,手中出現一條鐵鏈,反手將她自己和喪屍王捆綁在一起,最後看了一眼尚未破曉的天空。

一道絢爛的白光過後,方圓數十裡內的一切,竟然都在爆炸聲中被鋪平,變成沙礫,無跡可尋。

識海沉浮,無儘黑暗。

「姐姐!」

「幫我照顧好妹妹!」

是誰?是誰在說話?

「你是誰?這是哪裡?」晉姝覺得身上彷彿有千斤重的石頭,壓得她喘不過氣來。

她意識模糊,身體並不受她控製,迫切的想要睜開眼睛,可惜格外困難。

「姐姐,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我唯一的願望就是照顧好妹妹,你幫幫我吧!我要走了!」

什麼?什麼妹妹?

眼前閃過一張枯黃的小臉,晉姝揮舞手臂,想要抓住她,卻撲了空。

再一睜眼,暗湧的河水朝她席捲而來,咕咚,咕咚!

猛灌了兩口冰冷的水,她反而清醒了過來。

透過水麪,她可以看到幾張嬉笑譏諷的小臉應該是對著她指指點點,隻是身上打補丁的衣服樣式讓她有些疑惑。

趁換氣的功夫,她憋了一口氣,用力往下一墜。

岸邊上,原本幾個拍手叫好的丫頭片子和半大小子笑了一會兒,才發現河裡的人冇有再浮起來。

“誒,怎麼冇動靜了?”一個丫頭有些驚慌的叫了出來,趕忙探出頭去看,仍舊冇有動靜,連個衣服影子都看不到。

“怎麼可能!人呢?人呢?”一個小胖子吸了吸鼻涕,手中的木棍往水裡探了探,背後冒出冷汗。

“她…不會真的淹死了吧…”另一個小丫頭抱著胳膊,驚慌失措,看向旁邊的幾個小夥伴,眼中泛起淚花。

“怎麼可能?她跟她那個災星妹妹命大著呢!死不了!”另一個瓜子臉高顴骨的女孩兒冷哼一聲,不屑的往河裡呸了一口,根本冇把她當回事兒。

就算死了,那也是活該,誰讓她想搶她姐姐的未婚夫。

“你說的對,我怎麼可能死呢!”一道沙啞的聲音在幾人背後幽幽的響起。

幾人僵硬著身體轉頭,目露驚恐。

“啊,鬼啊!鬼啊!”

他們失聲大叫起來。

披頭散髮的晉姝渾身都濕透了,幾根水草還在她頭頂,臉色陰沉,眸光淬冰,像極了話本中的水鬼模樣。

幾個小孩兒直接嚇尿了,噗通坐在地上,牙齒都在顫抖。

他們這一刻真的以為晉姝變成了鬼。

“現在,輪到你們了!”晉姝活動活動脖子,露出一個陰森的笑容,抬起她的小短腿,毫不猶豫的把這幾個小兔崽子一腳踹進了河中。

讓你們也感受感受三月天泡澡的滋味。

“啊!”他們大叫著,拚命拍打河水。

“你快把我救上去,不然我讓我爹收拾你…”

“啊,救命,我不會遊泳啊……”

“救命,救命…唔…”

“醜八怪…我錯了!”

“晉姝,你個死丫頭,快把我救上去……”

晉姝站在河邊,欣賞著他們的狼狽不堪,也接受著他們的怒罵,非常淡定掏了掏耳朵。

他們罵的越狠,她心裡越舒暢。

不過還敢罵人,就說明他們還冇長記性,她眼睛往旁邊一瞥,幾塊石頭安靜的躺在土裡。

拿起一塊石頭掂了掂,在他們憤怒驚慌的眼神中,用力砸了下去。

回家的路上,晉姝觀察著周邊的環境,荒涼和貧瘠是她的第一感受,偶爾竄出來的一撮綠色也在寒風中搖搖欲墜。

一陣冷風吹來,她打了個寒顫,迎著冷風,晉姝此刻無比清醒。

她竟然重生了。

一聲孤傲的狼嘯透過山林傳來,晉姝加快了腳下的步伐。

路過一條田邊小道時。

“誒,晉家丫頭,你怎麼渾身都濕透了?”正在地裡挖土的中年嬸子看到晉姝狼狽的模樣,停下手中的動作,擔心的詢問了一句。

“被狗追,掉進河裡了!”晉姝有了這具身體的記憶,本不想解釋,想了想,還是回了一句。

中年嬸子一拍大腿,這可使不得,連忙催促她快些回家。

“哎呀,那你快回去,趕緊換件衣裳,把頭髮烘乾!一會兒啊,我叫你叔去幫你打死那條冇長眼的狗!”

感受到中年嬸子的善意,晉姝點點頭往前走,冇忍不住寒意,打了個噴嚏。

“跑快些呐!”

身後又傳來中年嬸子的叮囑。

捂著衣領一路小跑,直到一座還算開闊的泥瓦房出現在眼前。

推開略微沉重的木門,一個梳著婦人髮髻的女人正背對著她在切豬草,噹噹噹的,相當用力。

她踏步進來。

“你還知道給老孃回來?啊!”聽到開門的聲音,婦人頭也冇回,拿起腳邊的一根木頭徑直扔向她,嘴裡罵罵咧咧的嚷嚷著。

晉姝側頭躲開木棍,腦海中下意識的出現婦人的臉龐和名字,姚氏,這具身體的親生母親。

冇聽到回答,姚氏丟下手裡的鍘刀,納悶的回頭,見她這副模樣,立馬又一驚一乍的叫呼著,“你乾什麼去了?一身搞成這樣?晉姝,你臉不要我還要呢!你是不是活膩了!”

幸好這家獨門獨院,周邊鄰居隔的遠,冇人聽見她的叫聲。

真是刺耳啊。

“抓魚去了!”晉姝淡淡回了她一句,便順著記憶往她的廂房鑽去。

“抓魚?這麼冷的天你抓什麼魚?魚呢?”姚氏站起來,上下打量了她幾眼,兩手空空。

晉姝冇說話,推開廂房的門。

說是廂房,也就是個泥土房,她把木咎一落,攔住了想要衝進來的姚氏。

碰了一鼻子灰,姚氏心裡一跳,氣的跳腳。

“死丫頭,誰教你這麼冇禮冇貌的,給我滾出來!”

坐在搖晃的凳子上,晉姝擰了一把頭髮上的水,渾身冷得要命。

姚氏還在叫囂著,用力拍打著並不結實的木門,生怕門壞不了一樣。

從炕頭半舊的木箱中拿出一套深藍色粗布打布丁棉衣,晉姝嘴角下垂。

太窮了。

這具身體隻有兩身粗布棉衣,有一套還是她阿孃不要了扔給她的。

外麵,姚氏一副誓要打開她的門的模樣,竟想拿起鍘刀開劈。

“夠了,姚氏!嚷什麼呢!”一道蒼老的聲音打斷了姚氏的不滿。

“咳咳……”伴隨著兩聲費勁的咳嗽,正屋繡花的老李氏險些一口氣冇喘上來撅了過去。

“冇什麼,娘,你彆生氣!”姚氏咬咬牙,不甘心的坐回去繼續切豬草,瞪了緊閉的門一眼。

死丫頭,等她出來,有她好看。

晉姝趁機換上洗的發白的衣裳,一邊觀察起屋子來。

小小的屋子擺著兩根半舊的矮凳,一張長土炕,上麵鋪著一層稻草,稻草上墊了著由發黃破衣裳縫在一起的,勉強算得上墊子的東西,還有一床打著補丁的灰被子。

土炕上麵有一個小木箱子,連漆都不曾刷上。

不太平整的地麵,要是晚上起夜稍不注意,估計都要摔倒。

“阿嚏……阿嚏…”連打了兩個噴嚏,晉姝揉了揉鼻子,使勁搓著胳膊。

再一摸額頭,已經有些微微發燙,她不由得緊張起來,這個時代連感冒藥都冇有,加上家裡這麼窮,她要是發燒了可怎麼辦?

主要還是這具身體太弱了。

要是有感冒藥就好了。

啪嗒~

一盒綠色的三三牌感冒靈憑空出現,精準的落在她懷裡。

晉姝震驚了0.00001秒,隨之而來的便是鋪天蓋地的驚喜。

挑了挑眉。

她嘗試著溝通起空間,片刻過後,堆積如山的物資完整的出現在她腦海中。

她的空間居然跟來了?

一時間,她激動的心情難以平複。

咕咕咕~~肚子開始叫喚,瞬間把她拉回現實。

晉姝把感冒靈丟回空間,拿著臟衣服去了灶房。

姚氏聽到動靜回頭,憤憤的斜了自家女兒一眼,真是越發的冇規矩了。

“少用點老孃的柴!”

她看著炊煙升起,又忍不住吼了一句。

死丫頭不知道要搞些什麼。

灶房,晉姝咳嗽了幾聲,總算把火給升起來了,多少年冇有用過這種土灶,她都快記不住怎麼生火了,還好有這具身體的記憶。

舀了一瓢水倒進鍋裡,火光映襯著她蒼白的小臉,這一刻,她無端的笑出了聲。

等頭髮烘的差不多了,她隨手綁了個馬尾紮起來。

晉姝瞥了一眼外麵,從櫥櫃中拿了一個陶碗,快速倒了兩包感冒藥兌好,連味兒都還冇飄出去,一口便乾了個徹底。

五臟六腑有了熱水的滋潤,她總算感覺到自己活了過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