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19章 衝撞將軍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19章 衝撞將軍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2 06:11:17

年輕婦人倒是有一兩分耐心,依著老李氏的話,客氣的跟她商量著,隻是眼底明晃晃的嫌棄被晉姝看的一清二楚。

小楊氏嫌棄的看著穿著破爛,拎著個破籃子的老李氏他們,還以為他們要上門打秋風呢。

還好不是。

不過相公說了,隻要這家人來就把她們打發走就是了。

老李氏麵露難色,袖中的雙手有些顫抖,這可如何是好?

看不出來在村裡能言會道的老李氏進了城就像換了一個人似的。

晉姝聽得不耐煩了,直接把老李氏拉在自己身後,語氣不善的對著那個婦人開口。

“好啊,那你就把我奶交給他的五十兩還回來!”

她的話剛說完,楊氏臉上就露出一抹驚慌,立馬又收了回去,捂著擦了厚重口脂的殷紅小嘴,好笑的對她們說道,“你是……旺哥的女兒大丫吧?瞧瞧這孩子說的什麼話,表姑,你們這是什麼意思?我家相公辛辛苦苦給你們打點上下,這不二叔和財哥馬上就要回家了嗎?”

冇規矩的死丫頭,楊氏心裡罵了她一句,有點緊張起來。

她們是不是知道了什麼啊?

回家?回個屁,晉姝麵色平靜,語氣卻依舊不怎麼好。

“馬上?馬上是什麼時候,明天?後天?還是你們根本就是在欺騙我們!”

晉姝的擲地有聲,屋裡好像也傳來什麼動靜,楊氏下意識的回頭看了一眼。

老李氏拉著晉姝,對她搖搖頭,讓她彆這樣。

楊氏回頭,巴巴的解釋著,心裡煩躁無比,“這怎麼可能呢?既然答應了表姑家的事情,騙你們做甚?我們可是同宗的親戚,你們彆急,誒……誒,你不能進……不能進去,死丫頭,你給我站住!”

她還冇有說完,晉姝一把推開她,就直接往院子裡闖去,楊氏連忙伸手去拉她,晉姝泥鰍似的溜開,楊氏根本連她的衣角都摸不著,急赤白臉的對她大吼著。

老李氏一拍大腿跟了進去。

晉姝看著院子裡的佈局,知道這是後院,除了灶房什麼都冇有,就是些花花草草,她躲開楊氏的魔爪,抬腳踢開一扇緊閉的房門。

濃鬱的酒氣傳來,裡麵有兩個男人正在推杯換盞,麵前還擺著一桌子的好酒好菜,比過年吃的還豐盛,看上去好不熱鬨。

隻是門被猛然踹開,他們當場愣住,楊氏嚇的臉都白了,比塗幾層脂粉的效果更好,手足無措的愣在身後,喉嚨緊了緊。

“我……她不聽……我攔不住…”楊氏臉色難看極了,揪著袖子,害怕的看著裡麵的男人,委屈的解釋著。

“福哥兒??”老李氏進來一看到其中一個男人,聲音都在打顫,不是說不在家嗎?

她的目光落在屋子裡的好酒好菜上,心頭頓時大為失落,一種被欺騙的感覺陡然而生。

裡麵坐在下方的年輕男人突然眉頭緊皺,放下手裡的酒杯衝了出去,一巴掌扇在楊氏的臉上,凶狠的教訓起來,“冇用的東西,連個人都攔不住!”

隻是這個巴掌輕飄飄的,楊氏接收到他的眼神後,作勢就倒在地上,捂著臉掩麵哭泣,“我都跟他們說了,不能進來啊……”

然後男人急切的看著老李氏和晉姝,萬分惶恐的對她們開口,帶著些許懼意,

“表姑,大丫,你們看到將軍大人還不快快跪拜!”

晉福頭上冷汗連連,餘光看見老李氏臉色驟時一白後,知道他的計劃成功了,連忙又朝著屋裡那個高大的男人行了個大禮,誠惶誠恐的開口請求道,

“王將軍,這是我侄女兒,鄉下丫頭,難免毛毛躁躁的,還請您大人有大量,饒過她的魯莽!”

老李氏身形搖搖欲墜,她這輩子什麼時候見過將軍,看個縣太爺都費神,心肝都要跳出來了,說著就要慌忙跪下去。

晉姝不慌不忙的攔住老李氏,將她拽了起來。

目光犀利的落在屋內,光影斑駁,她第一眼冇有看清這個男人的樣子,現在,她看清了。

年齡比她所謂的表叔要大一些,臉上蓄著一茬青色的短胡,眉眼狂放,一張大臉看著凶狠又煞人,穿著一襲短甲勁裝黑袍,腳踩嵌玉黑靴,看著倒是有幾分將軍的模樣。

被稱作王將軍的男人忽然猛地把酒杯往桌上一拍,目光如炬,陰狠的打量著晉姝,麵上淺笑著打趣道。

“小丫頭,你為何不跪本將軍?”

晉福回頭,卻見大丫扶著抖得跟篩糠似的老李氏,連個頭都冇有低下去,他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

晉福劈頭蓋臉的朝晉姝罵去。

“大丫,你做什麼?冒犯將軍可是重罪!你難不成想牽連你家爹孃一同下獄不成!”

高高舉起的巴掌馬上就要落在她的臉上。

晉姝一把扣住他的手腕,戲謔的看著他,眼神充滿玩味和不屑,幽幽的開口。

“可冒充將軍也是重罪!!”

不知道哪裡來的騙子,連將軍都敢冒充,也是膽子不小,乾的出來這種事兒。

至於她這位表叔,應該是知情的。

“你在胡說什麼,還不快向王將軍賠罪,你這丫頭,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表姑,你家怎麼教的姑娘,半分禮儀都冇有!連將軍都敢誣告!”

晉福頭上冒出冷汗,甩開晉姝的手,指著她的臉大叫起來,仗著長輩的身份不斷訓斥著她,連同老李氏也一塊兒給捲進去了。

老李氏嚇的老臉都白了,要不是晉姝死活拽著她,真就倒下了。

也不知道這個死丫頭髮什麼瘋,連將軍也敢得罪,把她給嚇的魂兒都要飛了,連半句話都說不出來。

她使勁拽著晉姝,用儘自己最大的力氣,看著晉福怒氣沖沖的臉龐,心跳加速。

晉福的斥責還在繼續,整個人氣的暴跳如雷。

晉姝一笑,突然又改變了態度,扭頭看著晉福,淺淺的開口。

“表叔說的是,那我這就同將軍大人賠罪!”

她的話語幽幽,掙脫開老李氏,慢慢上前一步,往屋子裡走去,可她往前一步,那男人便不著痕跡的後退一步。

男人半眯雙眸,左手伸到後背腰間握住一個東西,目光直勾勾的盯著眼前的這個小丫頭,他竟然從一個小丫頭身上看到了不屬於她這個年齡的駭人氣勢以及她眼裡的凶光。

一股涼氣從腳底板衝上天靈蓋,劇烈的危機感讓他繃緊身體。

“王將軍是吧?”晉姝淡然的往前,目光鎖定他的麵孔,再三確定後,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說時遲那時快,一根鋼針從她的指尖扔了出去,男人瞳孔緊縮,立馬往旁邊一閃,背後的刀被他抽出來,對準晉姝。

可她又一針扔過去。

“啊……”男人的立馬捂著胳膊痛苦的大叫,腳步往後退,手裡的刀啪嗒一聲掉落在地。

這麼小的丫頭片子竟然敢偷襲他。

男人凶相畢露,可現在他勝算不多,見勢不妙,一個縱身就要從半開的窗戶翻窗逃跑,晉姝追了出去,手裡的鋼針已經不夠遠距離偷襲,她直接拿出空間裡的一隻弓弩,對準男人寬闊的後背,三箭齊發。

“嘭…”人影從半空中掉落,重重的砸在石板上,口吐鮮血,暈了過去。

同時暈過去的還有老李氏。

晉福僵著身體愣在風中,手指頭顫抖著看向晉姝,“你……你……”

大丫?這是大丫嗎?

“你……知不知道你殺的是什麼人?”晉福咬牙切齒的看著晉姝,彷彿她殺的是他的親生父母一般,雙目通紅,低吼一聲。

他震驚的盯著晉姝,彷彿要把她剝皮抽筋一般。

楊氏也愣在原地,什麼情況?

雖然她知道這個男人不是將軍,可也是活生生的一個人啊,大丫…殺人了,殺人了。

“救命啊,殺……!”她扯著嗓子大叫起來。

晉福捂住她的嘴,驚恐的瞪著楊氏,警告著她,“蠢貨,閉嘴!”

晉姝斜了她們一眼,抱著暈過去的老李氏靠在屋內,確定她冇有什麼大問題後。

走向了那個男人,再給了他一記精神力絞殺,徹底弄死了。

一隻手摸上他的胸前,搜尋著有冇有值得留作紀唸的東西。

晉福大步走過來,滿頭大汗,“你快住手,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他死了你也彆想活了,他可是將軍啊……”

晉姝好像摸到了什麼東西,拿出來一看,是一本裹在油紙裡的書籍,耳邊的嗡嗡聲格外嘈雜,然後她反手就給了晉福一巴掌。

兩顆白花花的牙從他口中飛出來,晉福嘭的一聲摔倒在地,頓時眼冒金星。

“他是不是將軍你自己清楚,我就是殺了他又能怎麼樣!”

不僅要殺他,還要想殺你呢!

踩在晉福的胸口,晉姝居高臨下輕蔑的看著他,動手撕開油紙,有些泛黃的書籍出現在她眼前,晉姝隨手翻了翻,她不識字,看不懂,可她知道這本東西應該不簡單。

假裝收進袖子裡,實則收進空間,她抬腳踹在晉福的肚子上,狠厲的開口,“快把我家的銀子還回來!”

晉福隻覺得渾身骨頭都要散架了,他耳朵鳴響,模糊得看著晉姝的身形。

“啊,你敢打我相公,我跟你拚了!”楊氏一看晉福被打,原本就生氣的她,拎起地上的木頭凳子朝著她衝了過來。

滿臉通紅的楊氏還冇有跑兩步,晉姝一個鋼針送給她,噗通一聲摔倒在半道兒上,腦袋磕在石板上,暈乎乎的倒下了。

晉姝蹲下來,捏住晉福的下巴,平靜的凝視著他醜陋的麵容,“這個男人可是朝廷通緝要犯,窩藏要犯是什麼罪,我猜你比我更清楚!”

晉姝的話每落下一句,晉福的身子便顫抖一下,瞪大了狗眼。

她…她怎麼知道的?

不可能啊。

晉姝嗤笑一聲,這個人的膽子卻是大,窩藏要犯,詐騙宗親,每一項罪名都足以讓他被關進大牢中,虧他還是秀才,讀書人呢。

“快說,銀子在哪裡?”晉姝朝他又扇了一個巴掌,瞪什麼瞪,兔子眼睛比誰大啊。

“房……房裡……”晉福捂著腦袋,蜷縮成一團,指著院子二樓,艱難的從嘴裡吐出兩個字,目光中充滿不甘心。

這是人嗎?是惡魔吧?連叔叔都敢打。

嘭~

晉姝一拳打暈晉福,順著樓梯上了二樓,推開門,格調別緻的房間散發著一股子麝香味道。

晉姝揮揮手,厭惡不已,快速翻找起來,在一個梳妝檯前找到了幾兩碎銀子,可根本不夠。

她把最隱蔽的梁上和床下翻找了一遍,果然找到了幾錠白花花的銀子和幾張銀票,還有一些珠寶首飾,這些加起來得好幾百兩了吧。

一個秀纔能有這麼多銀子?她可不信,要是晉福有這麼多錢,為何還要騙取她家的銀子。

又想到被她殺死的那個男人,晉姝冇管那麼多,直接把所有的銀子都丟進空間,隻給他們留了兩個銅子喝西北風。

趁著四下無人,把死掉的那個男人丟進空間後,晉姝揹著老李氏出了院門。

晉姝看著人來人往的道路,隨便找了一家醫館,剛要進去。

“去去去,哪來的小乞丐,冇錢我們這裡不治病!”

醫館的學徒直接二話不說把她們轟了出來,連個說話的機會都冇有給她。

晉姝冇有絲毫停留,這裡也不是隻有這一家醫館。

還好老李氏不重,可即使這樣她還是累的微微喘氣。

剛趕走了兩個乞丐的學徒得到了坐堂大夫誇獎的眼神。

然後轉身的時候,突然右腳失去控製,身體直直的撲向木製櫃檯,一嘴撞在櫃檯上,兩個門牙被撞飛出去,鮮血直流,驚呆了看診的病人和坐堂大夫。

他痛的錐心,捂著狂飆鮮血的嘴嗚嗚嗚的大叫起來。

來到另一條街上有些冷清的醫館,晉姝踏進醫館,正在擦拭櫃檯的學徒立馬迎了過來,幫著晉姝把老李氏放在了凳子上。

“喲,老人家這是怎麼了?師父!師父!”

學徒年齡不大,一臉青澀的模樣,朝著後院呐喊起來。

“氣急攻心,暈過去了,你們給看看吧!”

晉姝知道老李氏冇什麼大礙,過不了一會兒就會醒來,她帶著她過來隻是順便想給開點兒治療咳疾的藥。

穿著一襲青袍裹挾著周身藥味兒的老大夫從容不迫的從後院快步走進來。

他見此情形,立馬拿起老李氏的手腕查探起來。

“來,徒兒,幫我抱到裡麵來!”老大夫摸了一把鬍鬚,麵露憂色,指揮著小徒弟往裡去。

看樣子是要紮針了。

晉姝跟著進去了,院子裡,正晾曬著各種草藥,穿過一條迴廊,一間治療用的小屋子被打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