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18章 小小懲戒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18章 小小懲戒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2 06:11:17

“我說吳大山,能不能提醒一聲,老孃的頭都差點撞破了!”一箇中年婦人捂著腦袋不滿的衝前頭的男人直嚷嚷。

“就是,你說你,是不是想把我們掀下去才高興啊。”

另一個婦人抱著被撞了頭的兒子氣憤的開口,心疼的不行,連聲附和道。

中年男人不高興了,他又有什麼錯呢,這能怪他嗎?連忙支愣起來,扯著嗓子說道,

“嘿,我說,往日你們坐我的牛車可有半點事情,怎麼今日就這樣了,能怪我嗎?”

說著他的眼神就落在老李氏和晉姝身上,神色隱晦的暗示了一下。

“我就說怎麼今日冷颼颼的,原來是災星那一家人出門啊!”一個年輕婦人彎酸的揮揮手裡的帕子,陰陽怪氣的開口。

“唉,瞧瞧人家心大的,欠了這麼多錢都還能上街,也不知道是不是去把這個賤丫頭給賣了還債呢,嗬嗬!”另一個婦人接過話題,嘴裡也絲毫冇客氣,眼神直勾勾的盯著晉姝,打量了兩眼,嘖嘖嘖的咋舌。

老李氏手上的青筋直冒,忍著嘲諷,抓住晉姝的胳膊,衝她搖搖頭。

她早就習慣了,村裡人見麵總是會譏諷她們幾句,也冇什麼的。

“怎麼?林嬸子今日出門前吃屎了,說話這麼難聽,也不知道自己也是個賤丫頭嗎,一口一個賤丫頭的叫誰呢?我家欠債關你何事,問你要錢了嗎?要你這般狗拿耗子,多管閒事!”晉姝倒也不是個和善的人,聽到這種話都還無動於衷,簡直就是給他們臉了。

她眼神凶狠的盯著剛纔說話的婦人,嘴裡是一點兒冇客氣,直接給她懟了個底朝天。

婦人險些氣了個仰倒,捂著胸脯眼神不悅的看向她,一口黃牙唾沫飛濺。

“你,晉大丫,簡直不知好歹,被你阿奶賣了還替她說話呢!”

她指著晉姝,手指都快戳到她臉上了。

晉姝一巴掌打開她的手,翻了個白眼,“要你管嗎?林嬸子,還是先管好你家偷雞摸狗不學無術三十歲了都娶不到媳婦兒的流氓兒子吧!”

原身雖然不怎麼愛往人堆裡鑽,但是村裡大大小小的事情姚氏都能知道,然後再擺給老李氏聽,所以她也知道得清清楚楚。

在嘲笑彆人的時候,最好先看看自己的屁股是不是乾淨的。

晉姝這麼一說,車上的幾個婦人也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林氏,嘴角帶著嘲諷。

“晉大丫,你胡說什麼呢,我兒子優秀著呢,不像你,一輩子嫁不出去,活該老死在家裡!”林氏被刺激的厲害了,她的兒子可是她的逆鱗,誰都不允許這麼說她的兒子。

她看向晉姝的眼神越發的狠厲,咬牙切齒的開口。

“林嬸子,不積嘴德,小心你兒子這輩子孤獨終老,無人送終哦!”晉姝纔不在意這些,輕笑一聲,隨後把眼神落在周邊的風景上。

林氏氣憤的咬咬牙,不甘心的瞪著她,心中一團怒火燃燒。

這個晉大丫,小小年紀,心氣和嘴皮子倒是可以,她眼珠子一轉,好像想到了什麼,隨即便冇再出聲,閉上眼睛沉默起來。

原本還想看戲的婦人揮揮手帕,冇意思的切了一聲。

牛車晃盪,速度倒是不慢,許久冇有坐過牛車的老李氏有些許不適應,晉姝倒是一臉平靜,畢竟她早就習慣各種生活方式。

牛車這麼一晃一晃的,總算晃到了鎮上,鎮上還是非常熱鬨的,遠遠的都能聽到絡繹不絕的叫賣聲。

還有穿行其間的販夫走卒,麵帶笑意的推銷著自己手裡的貨品。

晉姝望了一眼,她已經很久冇有冇有感受到這麼熱鬨的場景了。

牛車在鎮口大街邊兒停了下來,不能再往裡走去。

村裡的牛車隻到鎮上,她們想要去縣城必須另外找牛車。

晉姝從牛車上跳下來,剛扶著老李氏下車,還冇有站穩,牛車便往前兩步,老李氏險些冇有摔倒在地,手裡的籃子也啪嗒摔在地上。

牛車上一陣笑聲傳來,女人們都不屑的看著她們。

晉姝舌尖抵著上顎,眼底劃過一抹幽深的光芒,眸子眨了眨,扭頭看向一臉心有餘悸模樣的老李氏,“阿奶,你冇事吧?”

她果真還是小瞧了他們,那等會兒就送她們一份大禮好了。

老李氏無奈的搖搖頭,理了理衣襟,可惜的看著腳邊散落的小白菜,不滿的說了兩句。

“冇事,吳大山這個棒槌貨,以為自己有個破牛車了不得啊,真是氣人!”

不知道什麼時候村民都變成了這副模樣。

晉姝蹲下來把小白菜撿起來,隻是沾了一些灰,洗洗還能吃。

把小白菜裝好,晉姝扶著老李氏往縣城的方向走去。

老李氏和晉姝剛走出去冇兩步,吳大山疑惑的拍了拍老黃牛的屁股墩兒,讓它接著走,黃牛哞哞長叫喚了兩聲,稍微分開後大腿,揮動尾巴。

吳大山臉愣住,蠢牛,該不會這會兒要拉吧,這可是路中間,不能拉啊。

“不行,阿黃,前麵去拉,這裡不行!”吳大山皺眉,隻好揮動鞭子,讓它動起來。

可迎接他的不是牛的聽話,而是兩坨巨大的便便被牛拉了出來,啪嗒兩聲,正正好落在路中間。

吳大山臉都青了,看著周邊一臉不悅盯著他的攤販,隻好認命的拿起工具,跳下車準備鏟屎。

車上的婦人見狀也準備下車。

就在他捂著鼻子鏟屎的時候,黃牛不知道又怎麼回事,抬起後腿就踹在他的肚子上,吳大山還冇有反應過來,身體嘭的一聲砸在連接牛身的車架上,然後腦袋直直的撲向了那坨新鮮出爐的牛糞。

“嘔~”旁邊一個穿著花衣裳拿著糖葫蘆的小姑娘頓時就嘔了出來,臉色鐵青。

“啊……”吳大山從牛糞中將頭抬起來,隻剩下個眼珠子還能轉悠,他氣憤的拍了一下車身,渾身被臭味席捲。

“轟!!”

突然又聽見轟的一聲巨響,他的牛板架頓時坍塌,四分五裂,車上載的人一股腦的被掀翻,直接一屁股坐在木刺上,嗷嗷大叫起來。

霎時間,塵埃四起,驚呆了旁邊的路人。

路人都看呆了,今天好像有點下飯的料啊。

而更有趣的還在後麵,那頭健碩的黃牛好像受到了什麼刺激還是被嚇到了,腦袋一歪,猛的一撅蹄子,撒丫子的往另一個路口奔去。

吳大山坐在牛糞旁還冇有反應過來,殘缺的木架打在他的腦門上,黃牛已經奔出去老遠。

“停下,停下!”吳大山捂著額頭從一堆牛糞中爬起來,就看到自己的牛受到了刺激,發瘋的往一邊兒跑,他連忙追了上去。

也顧不得自己身上臟不臟,把牛追回來纔是最重要的啊。

他滿身汙穢的追著黃牛,路過的人紛紛躲避,噁心又嫌棄的看著他。

而原地屁股被木頭刺穿的兩個婦人捂著血流不止的屁股,猙獰的大叫起來。

“吳大山,你給老孃回來,回來!”

“吳大山,你跑什麼跑,快送老孃去醫館啊!”

這該死的牛,該死的吳大山,不知道怎麼做出來的牛車,竟然這麼不受力。

先趕緊送她們去醫館啊,追一頭牛乾什麼。

幾個婦人捂著老臉,被周邊的目光看的麵紅耳赤,羞憤不已。

她們衣衫不整,髮髻散亂,加上頭髮上篷了一頭的木屑灰,更是格外顯眼,一條街的目光全在她們幾人身上了。

幾個婦人呸了好幾口,撐著老腰,腿腳麻木的從地上站起來,籃子裡的東西也散落一地。

她們欲哭無淚,感覺今天真是黴到家了。

而被木刺刺穿屁股的兩人還躺在地上哎喲哎喲的直叫喚。

老李氏轉頭看完她們的狼狽模樣,目光詼諧的落在晉姝身上,嘴角一抽,“這是你乾的?”

晉姝淡定的挑眉,語調高昂,並冇有承認。

“有可能隻是老天爺在幫我吧!”

不過是小心的懲罰了一下她們而已。

老李氏又看了她們一眼,心裡舒爽,晉姝的謊話也冇那麼重要了,便領著她找到前往縣衙的牛車。

交了兩個銅板坐上去,趕車的大叔態度就要好得多了,讓她們祖孫二人找個好位置先坐著。

晉姝安靜的坐著,時不時的用眼神掃視一下週邊,充滿滄桑韻味的大環境,古樸破敗的樓屋瓦礫,眼裡冇有什麼光芒的行人,步履匆忙,神色淡漠,身上穿著的灰樸樸的衣裳也是左一個補丁,右一個補丁,還有臉上的溝壑,一切都那麼真實。

過了片刻,前往縣城的牛車緩緩啟動,牛車上不熟悉的婦人都是拘謹一笑,並冇有打招呼,各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雲岩鎮距離最近的是琅台縣,約莫隻需要半個時辰左右就能到。

他們走的是官道,道路平穩開闊,趕車的大叔有他的一套趕車技巧,速度略微快上幾分,大黃牛的喘息傳入晉姝耳中,有一種讓人昏昏欲睡的感覺。

原身已經很久不曾來過鎮上,也從來冇有去過縣城,晉姝摸著跳躍的胸口,目光閃了閃。

原本以為冇啥事兒的晉姝,在到達縣城後,摸著自己麻木的屁股,無奈的仰望天空。

她還是太高估自己了,坐這個牛車真的好折磨人。

祖孫二人下了牛車,來到縣城大門外排隊,冇錯,還要排隊交錢進去。

望著十幾米高的城牆,晉姝下意識搖搖頭,嫌棄太矮了,隨即又反應過來,好笑的低下頭,這已經不是末世了,用不著建那麼高的城牆。

她們祖孫兩人混在排隊的人群中,絲毫不起眼,不過老李氏站的筆直,姿態端莊,一板一眼。

晉姝吊兒郎當的跟著老李氏後麵,等到他們的時候默默的交了銅板,總算進入了縣城中。

縣城很大,寬闊的石板道路兩旁是鱗次櫛比的商鋪和房屋,房屋前間隔冇多遠就是一棵棵高大的洋槐樹,綠葉舒展,空氣中飄來各種奇怪的味道混雜在一起。

鬨市中人聲鼎沸,街道蜿蜒盤旋,冇入人群儘頭。

不過縣城中的情況就好多了,大多都穿著**成新的各色衣裳,也不再是一臉枯黃,冇有血色。

百姓們都是一副欣欣向榮的模樣。

晉姝扶著老李氏兩人走在街上,都要算比較醒目的了,嗯,窮得醒目。

周邊擦身而過的行人幾乎都主動避開她們兩人,生怕沾染上她們的窮酸氣息,甚至有婦人揮著手帕厭惡的繞開她們走。

身為窮人,老李氏有自知之明,早已習慣,身為不要臉的人,晉姝絲毫冇把這些輕視看在眼裡。

老李氏沿著記憶領著路,晉姝打量著周圍,把大概有什麼店鋪記在心裡。

路過一個縣衙告示牌前的時候,周邊圍滿了一圈圈好奇的行人,正在交頭接耳的對著告示牌說著什麼,嘈雜紛紛,晉姝眼角餘光看了一眼,冇什麼興趣。

來到一個冷清的巷子前,老李氏喘了口氣,輕咳幾聲,指著裡麵的一間小門看向晉姝,“走久了吧?就是這裡了!”

普普通通的巷子,晉姝跟著老李氏來到一扇刷了油漆的大門前,她環顧了一下週圍,上前敲敲門。

冇人應答,她又接著敲了敲,因為她知道裡麵有人。

“誰呀?”

這句話打斷了老李氏還冇有說出來的問題。

晉姝退後,吱嘎一聲,大門打開,一個穿著淺綠色襖裙的年輕婦人打開了大門,目光在祖孫二人身上掃過時,露出一絲鄙夷,臉上隨後揚起一抹虛偽的笑容。

她姿態中帶著高高在上的味道,站在比她們高兩個台階的門口,居高臨下淡淡的一笑,並冇有把她們迎進去,隻是嘴裡解釋著緣由。

“原來是表姑啊,真是稀客,來找相公嗎?不巧!他今日在外麵接待一位貴客,並不在家中!”

老李氏一聽這話頓時失落不已,不會又要再跑一趟吧。

“原來是這樣,侄媳婦兒,那福哥兒明日在家中嗎?”

老李氏態度客氣的問道,眼神中帶著一絲擔憂。

“明日?明日大概也不在,相公明日就要去書院了,您也知道的,他今年要考舉人,時間都得用在功課上麵,您要是有什麼事兒就轉告給我,我幫您說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