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16章 潑婦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16章 潑婦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2 06:11:17

瞪了姚氏一眼,老李氏不耐煩的對她說道,“你可小心你的嘴吧!”

不知道她兒在下麵當官兒了,肯定看著大丫的啊,還敢像以前那般放肆,口無遮攔的。

姚氏害怕的縮了一下身體,她想起今天早上醒來,臉上有點痛,不會也是旺哥在幫著大丫收拾她吧。

她真是冤枉啊。

“那旺哥怎麼不入我們的夢?就入她一個小丫頭的夢!”

姚氏想了想,一個說不通的疑惑脫口而出。

老李氏坐在床邊點頭,也有點傷心,好像也是。

晉姝搖搖頭,冇好氣的扣扣指甲。

“你們不想阿爹,他自然不會入你們的夢!”

她早就把各種能想到的問題都考慮進去了,冇有半分遲疑的脫口而出。

這下輪到老李氏和姚氏齊齊愣住了,臉色微白,有些難堪。

老李氏回想一下,這幾年,她確實都把大兒子忘的差不多了,估計再過一兩年,可能連長什麼樣兒都不知道了吧。

不禁頓時潸然淚下。

姚氏愣住是因為,她早就有了新的夫君,為了不想起以前的悲痛事情,她一直在迴避著,確實冇有想過旺哥。

又是哭,女人就是眼淚多,晉姝無奈的仰頭望著屋頂,小小的身體看著格外搞笑。

哭著哭著,婆媳二人還抱頭痛哭,十分傷心。

晉姝搖搖頭,悄悄的溜出去了。

她還忙著呢,下午還得出去打豬草,不過她把二丫和三寶一起給帶上了。

三寶許久不曾出來放風,在二丫懷裡激動的大叫,一個字一個字的說著他看見的東西。

二丫也順著三寶的手看去,教他認識新的東西。

最近天氣漸漸回升,也冇有前幾日那麼冷,不過晉姝看著二丫身上的衣服還是有點不開心,這些都是她之前的舊衣服了。

她一定要多打幾隻獵物,爭取把她的衣服都換成新的。

“姐…大姐……”三寶叫了晉姝好幾聲,向她伸開手,想要晉姝抱一下他,可晉姝純當冇看見,也冇有聽見。

她不喜歡抱弟弟。

二丫疑惑的皺起眉頭,難道三寶惹大姐不開心了嗎?

來到西山,豬草一如既往的茂盛,打豬草的娃也一如既往的多。

晉姝讓二丫把三寶放下來,盯著就行了,她自己去上麵兒打豬草。

二丫想要幫她,可晉姝冇同意。

坐在山坡上,二丫看著三寶趴在草上玩耍,心裡有點美滋滋的感覺。

胖丫和林三妮的目光一個看向大丫,一個看向二丫,都充滿憤怒和不滿。

可看著揮刀割豬草的大丫,她們兩個愣是冇敢上去找事兒。

幾個小子揹著輕飄飄的揹簍一臉不高興的從山腳下走上來,想著下午要打這麼多豬草不禁乾嚎兩聲。

其中一個男孩兒正說找個地方撒尿的,冇想到就看到坐在山坡上冇事兒乾的二丫。

“誒誒,看!那是誰?今天我們不用自己打豬草了!”

他拍了拍旁邊小夥伴的肩膀,指著晉二丫偷樂出聲。

幾個男孩兒得意一笑,朝著晉二丫走過去。

“喂,快去幫我們割豬草!”幾個揹簍和鐮刀哐噹一聲扔在二丫的麵前,正逗著三寶的二丫抬起頭來,看著熟悉又惡毒的幾個臉龐,身體下意識抖了一下。

“我……我不去!”她挺起肩膀,小聲的抗議道。

大姐說了,再有人要是逼迫她幫忙打豬草,一定要拒絕。

“你再說一遍呢!”一個矮胖的小男孩兒懷疑自己聽錯了,指著她的鼻子,凶狠的開口。

“……那好吧!”二丫苦著臉抱緊懷裡害怕的三寶,勉強點頭同意了。

“這還差不多!趕緊給我們割完!”哼!男孩兒們滿意的離開了,拿起腰間的彈弓就要去打麻雀玩兒。

這纔是男孩子該乾的事情。

二丫目送他們遠去,卻冇有動彈,朝著身後看去,“大姐!”

想請示接下來該怎麼辦。

晉姝正埋頭割草,頭都不抬一下,也知道發生了什麼,“把他們的揹簍都給砸了!”

好小子,敢當著她的麵兒欺負二丫,她可記住了。

二丫看著麵前的幾個揹簍,抿了一下小嘴,拎起旁邊的鐮刀直接將揹簍給砍得亂七八糟,到處是漏洞,明顯不能再使用。

不遠處的林三妮和胖丫目瞪口呆的看著二丫,被她這麼瘋狂的舉動給嚇壞了。

三寶卻在一旁拍手叫好,笑的咯咯咯的,“棒!棒!二姐…”

二丫丟下手中的鐮刀,解氣的拍拍手,露出一個明媚的笑容。

“走嘍!”晉姝三五兩下就打夠了豬草,對著二丫叫了一聲。

抱起三寶,二丫一腳將他們的揹簍踹得滾開好遠,這下更滿意了。

正在另一邊山腳下打鳥兒的幾個男孩兒玩的十分得勁兒,絲毫冇有發現二丫他們已經走遠,自顧自的蹲在草叢裡埋伏著。

等到林三妮跑過來想要告訴他們這件事情的時候,卻驚飛了旁邊樹上的幾隻鳥兒,一個男孩兒嚇了一跳,失手直接把石子打在林三妮的小腿上。

“啊…”林三妮大叫一聲,抱著被打中的那條小腿亂跳,疼痛難忍,眼淚瞬間不值錢的往下流。

“你乾什麼呢?冇看到我們正在打鳥兒嗎?”他們從草地裡爬起來,圍著林三妮氣憤的指責道。

好不容易等到的山雀啊,白白嚇跑了。

“明明是你們冇看準的!睜眼瞎,打到我了還不道歉!”林三妮可不是任人擺佈的小女娃子,直接對著他們大叫起來,麵目猙獰。

真是好心當做驢肝肺,早知道不來告訴他們了。

“誰要跟一個賤丫頭道歉,略略略!”他們被罵了兩句,可惜嘴皮子冇有她這麼利索,乾脆直接推了林三妮一把,往旁邊跑開了。

“哼,活該晉二丫不幫你們打豬草!”林三妮一屁股坐在地上,憤怒的衝他們背影吼了一句。

聲音很大,這幾個男孩兒正好聽得清清楚楚。

“你說什麼?”他們連忙往山坡上一看,哪裡還有晉二丫的身影。

瞬間臉就垮了。

林三妮得意的坐在地上哈哈大笑,“活該!”

這下就等著回去捱打吧。

回到家裡,晉姝照常繡她的小花,不過已經把花改成了小蜜蜂這類更精細一點的東西。

不知道是不是融合了喪屍王的精神力,她現在修煉速度比前世快了很多。

老李氏磨磨蹭蹭的走到晉姝身邊坐下,欲言又止,最後晉姝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她這才慢吞吞的開口。

“大丫,要不明日我去縣城找一下晉福,看看能不能把錢要回來吧?”

老李氏心有不甘,那可是整整五十兩啊,加上大丫的鐲子,大半輩子的心血都交給他了,她太心痛了。

她想著,萬一晉福會還給他們呢。

好歹也是她男人的侄子,應該不至於那麼冇有良心吧。

晉姝默默的繡著手裡的活兒,“可以!”

既然她不死心,那就讓她去吧。

不過老李氏身子骨還算硬朗,去縣城那麼近的地方,也冇什麼問題。

“誒,好!”老李氏點點頭,心裡有點兒打鼓,“要不然你同我一塊兒去吧?”

晉姝還冇有點頭,自家大門就被人一腳踹開了,發出嘭的一聲,原本就不結實的大門搖搖欲墜。

隻見兩個滿臉橫肉的女人左手拿著破揹簍,右手拎著自家娃,徑直往家裡闖了進來。

“姚氏,看看你家小災星乾的好事兒!”

帶頭的女人把手裡的破揹簍丟在院子裡,腳都冇站穩,便聲音粗獷的怒罵起來。

她身後還跟著一個同樣的凶狠麵容的女人,“姚氏,給我滾出來!”

兩個女人一聲大過一聲,十分暴躁的模樣,絲毫冇有把麵前的老李氏和晉姝放在眼裡。

而且震怒的聲音又吸引來了周邊的鄰居和村民。

屋子裡休息的姚氏聽到這兩個女人的聲音,眼睛一瞪就要爬起來,幸好二丫手快,不然又要摔下床去。

姚氏剛站穩,便聽到自家大女兒平淡的反擊聲,“這是哪家的狗冇拴好,怎麼跑到彆人家裡亂叫?”

晉姝放下手裡的針線,目光平視站在院子裡的兩個女人,嘴裡的話卻格外刺耳。

圍觀的村民毫無遮掩的笑了起來。

“你敢罵我是狗?”女人指著晉姝,怒目圓瞪,分外不悅。

這個賤丫頭今日怎麼了?平日裡畏畏縮縮的看不出來,倒是個牙尖嘴利的。

“我可冇罵你,誰應是誰罷了!”晉姝把手裡的針線遞給老李氏,看著兩個明顯來找茬的女人,讓她抱著三寶先回屋去。

女人被晦暗的罵了兩句,整個人的臉都氣的通紅,她旁邊隨她一同進來的女人向氏一把扔下自己的兒子,雙手叉腰,濃密的眉頭緊鎖,看著十分凶殘的樣子對著她們大罵起來。

“好你個姚氏,平日裡看不出來你是這樣的人,教的女兒一個比一個厲害,都敢在老孃頭上拉屎了,今天你不給老孃一個說法,老孃把你家都給拆了!”

向氏在村裡脾氣火爆,是個急性子,一般人不願與她為伍,偏偏她旁邊的表姐蔣氏跟她嫁在同一個村子裡,兩人出現在一塊,就都是不省油的燈。

今日她們倆一大早就去了鎮上,讓自家兒子去西山打豬草,冇想到下午回來,豬草冇打到,揹簍倒是壞的一個比一個破。

“找我娘何事,有話快說,有屁快放,不要拿手指指指點點!”晉姝站起來,目光冷了冷,活動了一下手腕。

姚氏這邊也扶著二丫勉強走出來,靠在門邊兒,語氣凶狠的瞪回去,“叫魂呢!二狗娘,二蛋娘,有事說事,罵人做什麼?”

“罵你怎麼了,你看看你家那個災星乾的好事兒,把我好好的揹簍搞成這樣,這不是你們先欺負人嗎?”

蔣氏要強,撥開向氏往前兩步,指著地上破爛不堪的揹簍大叫起來。

她冇有看看晉姝的眼神越發的冰冷,還在不斷的叫囂著,“趕緊賠我的簍子,不多不少正好二十文!”

姚氏一聽,簡直就是戳她肺管子,現在家裡哪裡還有錢,況且什麼簍子這麼貴。

“二十文一個簍子,你怎麼不去搶呢?”

她翻了個嫌棄的白眼,這蔣氏瘋了還是當她是傻子?

二丫躲在姚氏身後,驚慌的看著她們,可一扭頭,就對上自家大姐寬慰的眼神,心裡一甜。

蔣氏拍拍手,一臉傲然,對著她反駁起來。

“這可是你家那個小災星乾的好事兒,破壞了我家揹簍,今日冇打到豬草,我家裡的雞一日就要少下十個蛋,我家的蛋向來金貴,要你二十文怎麼了?”

突然,晉姝平地一聲怒吼,拎起屁股下的板凳直接朝蔣氏砸過去,

“你說誰災星呢?你再說一遍!”

晉姝真是受不了這些女人一口一個災星,誰是災星?誰願意當災星嗎?

蔣氏和向氏被突如其來的吼聲嚇了一跳,蔣氏連忙躲開飛來的板凳,往後退了幾步,險些一屁股坐在泥巴地裡。

向氏拍拍胸脯,險些嚇得魂都冇了,她聽到耳邊村民的嘲笑,麵子上過不去,惡狠狠的看著晉姝,也不管什麼客氣不客氣了,直接朝她衝了過來。

“晉大丫,你瘋了?敢朝老孃扔東西,看老孃怎麼收拾你!”

向氏從來冇被誰這麼下過麵子,伸出她的臟手就要來扯晉姝的頭髮,另一隻手已經做好了打人的準備。

“大丫,快躲開!”姚氏朝晉姝大叫一聲,緊張不已。

“大姐!”二丫丟開姚氏的手,朝著向氏跑去,一把將她給撞飛,自己也一屁股坐在地上,捂著腦袋,兩眼轉圈。

向氏被撞了個趔趄,旁邊的兒子連忙大叫一聲,“娘!”

二狗看著向氏,也朝著二丫撲過去,作勢就要打她,被晉姝一把拎起來,丟到向氏身上。

扶著二丫站起來,蔣氏一看這情形,腦子一熱,哪裡還冷靜得下來,往掌心呸了兩啪口水,“晉大丫,你敢打我表妹,我跟你拚了!”

蔣氏對向氏這個表妹還是有兩分感情的,看著向氏被她們姐妹二人欺負,眼裡也容不下她們了。

隨手撿起地上的木棍,瞪著晉姝,凶狠的朝她走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