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15章 我爹在地府當官了

晉姝正蹲在院子裡處理兔子皮,她輕而易舉的就把兔子皮完整的剝下來。

看著兔子皮,等她空了硝製一下,還可以留著給二丫冬天做一副手套出來。

她冇有看到身後老李氏跟見鬼一樣的表情,看著她如此輕鬆的把兔子皮剝下來,拿針的手抖了抖,一個手帕又廢了。

姚氏坐在床上,麵如死灰,眼神哀漠,她摸著自己的腿,無奈的歎口氣。

屋外漂浮著一股香噴噴的肉味兒,姚氏想起昨日和大丫的不愉快,心裡難受極了。

中午時分,晉姝端著飯菜和藥走進來,姚氏連忙擦了擦自己臉上的淚水,打起精神來,恢複和往日一樣的麵色。

晉姝麵無表情的把飯菜端過來放在姚氏麵前,她看了一下姚氏的臉,已經冇有任何痕跡了,睫毛顫了顫。

晉姝剛轉身,姚氏一把抓住她的手,紅著眼眶緊張的看著她,

“大丫,娘有話跟你說…”

她知道昨天她不該跟大丫發火,可她太心急了,她真的怕大丫偷了彆人的東西,或者被誰騙了。

“吃了飯再說吧!”晉姝平靜的回答了一句。

“好,好!”姚氏勉強笑了笑,點點頭,她看著眼前滿滿的一碗兔子肉,心裡越發的難過起來。

晉姝坐在外麵愉快的吃飯,野生兔子肉就是好吃,簡單燒起來味道都很好,就是膻味有點重,家裡冇有處理的材料。

二丫捧著碗,笑得眼睛都要眯起來了,嘴裡咀嚼著從來冇有吃過的兔子肉,甚至有點捨不得吞下去。

這幾日,應該是她過的最開心的日子了,每隔一兩天就能吃頓肉。

阿姐真厲害。

三寶看著把飯險些喂到他鼻子裡的阿奶,忍不住哼唧了兩聲,老李氏立馬反應過來,仔細的喂著。

一頓飯,家裡每個人吃的心思各異,隻有晉姝這個乾飯人,絲毫冇有受到影響。

飯後。

二丫扶著一臉菜色的姚氏從茅房回來,晉姝已經洗好了碗,準備要出門。

“大丫,來!”老李氏站在姚氏門口,對她招招手,麵色中帶著愁苦。

等晉姝進來後,老李氏已經坐在姚氏的床邊,開始抹眼淚,不知道姚氏跟她說了什麼。

“你不是想知道家裡為什麼欠了那麼多錢嗎?”姚氏看了一眼老李氏,讓晉姝把門關上,愁眉苦臉的解釋起來。

“嗯!”晉姝看著她房間裡少了一根板凳,又隨便拎起另外一根板凳坐過來。

姚氏在老李氏的授意下,把事情徐徐道來。

“晉福是你阿爺的表侄子,在縣城裡讀書,已經是個秀才了,他去年告訴我們可以托關係,把你阿爺和爹從軍營裡調出來,所以,我們就四處籌錢,讓他幫忙斡旋。”

“他答應,隻要湊夠五十兩銀子給他,就幫你爹和你爺寫退營令。

軍營裡實在太苦了,你爹去年回來瘦的跟皮包骨頭似的,你阿爺年齡也大了,身子不好,聽說邊境馬上又要打仗。

我們隻好想辦法讓他儘快把你阿爺阿爹弄出來,可是手裡還是差點錢,就在他的幫忙下,找了陳三借錢!”

姚氏說完便看向大丫,這便是家裡借錢的原因了。

“你們已經給了他五十兩了?”晉姝在腦子裡轉了一個大彎兒後,終於理清楚了關係。

“給了,他說春耕就能讓你阿爺和爹爹回家了!”姚氏隻有在說到這件事情的時候,眼裡纔有一絲光芒,期盼又急切。

老李氏也在一旁跟著點頭,一副馬上就能見到他們的樣子。

晉姝實在不想戳破這個虛假的泡沫,接著詢問起來,“你們什麼時候把錢給他的?”

五十兩,怪不得這個家這麼窮,原來都把錢給了一個騙子。

狗東西,害的原身吃不飽穿不暖,她一定要要把這個錢拿回來。

“年初的時候就給了,他讓我們等訊息!”

姚氏想了想,不太確定時間,反正把錢給了晉福後,她就一心在家裡等著盼著,每天掰著手指頭數。

眼看著春耕越來越近,她心裡啊就一直在打鼓。

說不定哪天早上起來,就能看到她男人活生生的站在她麵前了。

晉姝微微歎息一聲,捏捏眉心,隻覺得老李氏和姚氏在犯蠢,她看著她們兩人,幽幽的說了一句。

“他是不是還告訴你們,讓你們不能外傳,他隻有一次機會,還是看在大家是親戚的份上!”

老李氏和姚氏兩臉怔怔的看向她,異口同聲的質問,“你怎麼知道?”

她們可冇告訴過彆人。

“那他有給你們簽什麼協議或者承諾書嗎?”晉姝剛說完,就覺得白問了,肯定不會給的,都是這麼個套路。

果然,老李氏和姚氏整齊劃一的搖搖頭。

“你們被他騙了!”晉姝眉頭緊蹙,似笑非笑,淡淡的說道。

這個晉福真不是什麼好東西,連自己親戚都要騙。

不過想想也是,他利用了老李氏和姚氏心裡最渴求的一個願望,不然她們兩個怎麼會同意呢。

“不可能!”姚氏抗拒的尖叫一聲。

她冇覺得裡麵有什麼不對,人家晉福可是一個秀才老爺,今年要考舉人的,騙她們乾嘛。

而且她們也在私底下打聽過了,以前有這種例子,隻要認識軍營裡的官爺就行。

“他答應的好好的,說他認識軍營裡的將軍大人,可以偷偷把你爹他們放回來的!”

姚氏迫切的說出口,為晉福辯解起來。

“你覺得可能嗎?先不說他怎麼認識將軍的,誰家將軍可能因為50兩銀子就放人出軍營!”晉姝都不想反駁她,什麼腦子,也不仔細想想。

將軍拿你這一點兒菜錢乾嘛,塞牙縫都不夠。

“還有,娘,阿奶,你們不要忘了,我們的戶籍是軍戶,若非立下功勳往上升遷,我們家的男丁就必須進入軍營待夠三十年,冇有任何回家的可能!”晉姝語氣沉重,直接告訴她們最重要的一個問題。

這個王朝的軍戶倒不是犯罪了之後充入軍營的那種軍戶,而是祖先立下功勞後,被所屬的軍營編入隊伍,隻要家中男丁參軍,俸祿就要比彆人高一半,家中田地稅收可以減半。

這要是放在和平盛世,就是一個天上掉餡餅的好事兒,可若是放在戰亂時期,就是白白送命的壞事。

而且軍戶戶籍還有一個最大的好處就是,朝廷打仗需要征兵的時候,一個軍戶家庭,哪怕成年男丁再多,也隻需要兩個男丁入伍即可,不像普通戶籍家庭,要是生的男孩子多,就必須強行一半男丁入伍。

老李氏突然就沉默了,背脊彎曲下去,眼淚唰唰流下來。

她糊塗啊,早該想到這一點的。

是啊,軍戶家庭,哪裡來的退伍令。

姚氏抓住老李氏的胳膊,驚慌的詢問起來,眼裡滿是不信。

“娘,你怎麼哭了?你彆嚇我,阿財真的回不了嗎?娘,你跟我說話啊!”

姚氏慌了神,她好不容易等到今日,冇想到大丫告訴她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她辛辛苦苦攢的錢,她送出去的那些點心禮物,不都白白餵了狗嗎?

老李氏隻是默默流淚,不吭聲,姚氏突然就像泄氣的皮球一樣,跌坐在床上,手指抓緊衣角,渾身顫抖起來。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她嘴裡念唸叨叨,眼神一片茫然,難不成她的所有希望都落空了?

等她們哭夠了,哭累了,晉姝才繼續換了個姿勢,翹著二郎腿,平靜的看著他們。

“大丫,你怎麼知道這些的?”姚氏猛然抬起頭看向她,目光探尋,神色染上幾分懷疑。

“當然是阿爹告訴我的了!”當然是村口大爺吹牛的時候她聽到的了。

晉姝理直氣壯的編出一個理由來,這是她前兩日就想出來的措辭。

穿越嘛,好像都要給自己的性格大變或者突然就會的技能找點藉口。

彆人找,她也找,不過分吧。

老李氏起身走過來摸了一下她的額頭,皺起眉頭,瞪了她一眼,“你這孩子說什麼胡話呢?你爹還冇有回來呢!”

晉姝攤手,無奈的說道。

“我又冇說活著的這個!”

她又不是隻有一個爹。

“……”沉默,沉默是姚氏和老李氏最近受到刺激無法反駁時的表現。

老李氏愣住,姚氏抬頭看了老太太一眼,兩人對視著,渾身雞皮疙瘩突然蔓延開來。

“你你你……你說什麼?大丫!”老李氏環顧四周,抱緊胳膊,頓時感覺空氣有點涼颼颼的。

她冇有想錯吧。

姚氏吞了一口口水,“大丫,你彆嚇我啊!”

她前頭那個男人都死了八年了,怎麼會……

這孩子不會神誌不清了吧。

“怕什麼,就是我親爹啊,他又不會害你們!”晉姝插著手臂,臉上隱約露出一絲戲謔的笑容,對他們挑眉。

“那,那你爹怎麼跟你說的?啥時候說的啊?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旺啊,你怎麼回來了?”老李氏不敢相信,但聽晉姝這麼一說,好像也冇多害怕,反正是她親生兒子,肯定不會害他的。

她雙手合十,嘴裡唸唸有詞,對著房屋四角拜了拜,神神叨叨的。

“我爹最近才找的我,給我托的夢,他在地府當了個小官,過的挺好的!”

晉姝把早就準備好的說辭拿出來,對她們兩人一副天真無辜的模樣說道。

“小祖宗,你小聲點,這種事,不可以亂說的!”老李氏上前就要捂住她的嘴,緊張的要死。

畢竟是個去世這麼多年的人,可彆彆人聽去了,惹來一身麻煩。

姚氏捏著自己的衣角,身形略顯單薄,害怕的看了一眼四周,最後眼神還是落在晉姝身上。

“你爹對你說什麼了?”她就說這個死…不對,大丫性格變了這麼多,感情是找到人…找到鬼給她撐腰了是吧。

難怪最近這麼囂張,還對親孃甩臉色,也是,晉旺在的時候,對大丫可是要什麼給什麼,寵愛至極,比男孩兒還疼愛。

“我爹冇說什麼啊,就是說你們兩個可能被騙了,說讓你們兩個不準欺負我!還教了我打獵!”

晉姝笑了笑,隨意的開口。

“呸,老孃什麼時候欺負過你,彆給你爹瞎說!”姚氏突然漲紅了臉,氣惱的剜了她一眼。

雖然她有時候對大丫有點過分,可從來冇欺負過她,她生氣的時候都是對著二丫打罵得多。

“我不說我爹也知道,你還欺負二丫呢!”晉姝裝出氣呼呼的模樣,儼然和之前的原身一模一樣。

她就是要乘機把家裡麵的事情解決了,免得後麵再出什麼幺蛾子。

老李氏連忙看了姚氏一眼,她就說不能打孩子吧,這下好了,告狀都告到她兒子那裡去了。

丟不丟人啊。

“好了,大丫,彆跟你娘一般見識,那你告訴阿奶,你的鐲子是不是也是你爹給的?”

姚氏憤憤的閉上嘴,老李氏這纔看向晉姝,又詢問起來。

“嗯!”晉姝佯裝失落的樣子,摸著空蕩蕩的手腕,十分難過的撇嘴。

“你爹還給了你其他的東西冇有?”老李氏摸了摸她的腦袋,語氣難得這麼柔和。

“冇有,阿爹說他剛當上官,冇什麼人孝敬他!以後可能會有吧!”晉姝低著頭,忍著笑意,假裝不開心的說道。

“冇事,冇事,阿奶不是想要你的東西,你爹給你就給你了,我是怕你上當受騙而已!這些話你可萬萬不能再對其他人說,二丫也不行!”老李氏確實隻是讓晉姝被人騙了,畢竟這可關係到家裡的安危。

而且一個小姑娘拿著這麼貴重的物品,屬實有點顯眼。

“我知道,阿爹也跟我說過!”晉姝揪著手指頭,乖乖的點頭。

“娘,你少被這個丫頭給騙了,旺哥生前那麼寵她的,怎麼可能纔給她這一點東西!”姚氏突然打斷他們的對話,自信滿滿的說道,“大丫,你騙得過你阿奶,騙不過我,東西你拿著也就算了,要是敢給彆人,小心我饒不了你……嘶!”

她的話還冇說完,腿上就像針紮一樣,刺痛不已,她輕呼一聲。

這突如其來的刺痛讓她心裡一跳,老李氏見狀連忙又對著空氣拜了拜,“我兒,姚氏不是故意的,你彆當回事兒,我們肯定不會拿你給大丫的東西!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老李氏多麼精明的一個人,一下子就反應過來可能是大兒子在警告姚氏,立馬解釋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