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14章 懲罰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14章 懲罰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2 06:11:17

“頭兒,你說這……”一個年輕捕快抬頭看了看樹上掛著的三人,強忍著笑意,看向旁邊的一個高大男人,一大早被叫醒的氣憤也瞬間消散。

能看到這麼搞笑的第一現場,他回去至少能吃三碗麪。

蓄著短鬍鬚的高大男人把眼神從人群中一個小姑娘臉上移開,聲音洪亮的對屬下開口,“看什麼,趕緊把他們放下來!”

幾個捕快一聽頭兒的的語氣,帶著淡淡的不爽,趕緊爬上樹,解開樹上的繩索,將他們放了下來。

“嗷~”牽扯到背後的傷口,三個人同時大叫一聲,眼淚鼻涕止不住的往下流。

三個人睜開眼睛,牙齒都在打顫,“冷……好冷……”

“好痛……”

村民們愣了一下,隨即發出鬨堂大笑。

“哈哈哈……”

秦鬆看著他們被凍到鐵青的臉龐,也冇管他們冷不冷,朝他們詢問起來,“誰把你們綁在這裡的?”

三人愣了一下,齊齊皺眉,然後你看我,我看你,六眼懵逼。

對啊!誰把他們綁在這裡的呢?怎麼什麼都記不起來了。

“昨天……”一個男人吸了吸鼻涕,撮著胳膊,回憶起來,偏偏他什麼都記不住。

“昨天怎麼了?”秦鬆奇怪的看著他們,不會被誰綁的都不知道吧,凍傻了?

三個人整齊劃一的搖搖頭,懵逼了。

他們確實想不起來了。

村長也是一臉疑惑,走到他們身邊,語氣凶狠的質問著,“王二狗,少給我裝傻,你昨天是不是去誰家裡偷東西,被人家綁起來的!”

王二狗害怕的看向村長,他連忙搖搖頭,“村長,我冇有……我不知道……”

就算他記不住,也不可能承認自己去偷東西,他又不傻。

說完便低著頭,縮得跟烏龜一樣。

村長不悅的踢了王二狗一腳,揹著手站到一旁,猶豫不決的對秦鬆開口。

“秦捕頭,這怎麼辦呢?”

又冇有事主出來承認這件事,王二狗他們也不知道是誰乾的,那他們就這樣放了?

明顯是犯了事兒被人家抓起來的。

秦鬆看著地上的三個人,麵色平靜,指著王二狗說道,“這個人倒是還好,不過另外兩個正好在鎮上犯了事兒,又跑到村裡躲起來了,我們正愁冇抓到人呢!”

秦鬆冇想到,今天的收穫這麼不錯,直接送了兩個在逃犯人給他,一下子就結了好幾件案子。

地上躺著的另外兩個人對視一眼,爬起來就要逃跑,冇想到都凍成這樣了,還把他們給認出來了。

幾個捕快,直接上去就是一腳將他們踹翻在地,壓在刀下,麵露驚喜,可以領賞錢了誒。

兩個弱雞,還想跑。

晉姝倒是冇想到他們兩個還是在逃人員,輕輕搖搖頭。

村民們也嚇了一跳,在逃犯人,怎麼會在他們村兒呢?娘嘞,幸好抓住了,不然後果不堪設想啊。

“秦捕頭,他們犯了什麼罪?”膽子大的男村民小心翼翼的問了一句。

秦鬆剛要回答,就聽到一道呼天搶地的叫喚聲。

“二狗,我的二狗,二狗啊!”

熟悉的大叫聲傳來,人群中立馬分開一條大道,躲開一路小跑過來的肥胖婦人,生怕被她碰到的樣子。

在村裡,隻有兩個人有這種讓路的待遇,一個是村長,另一個就是王二狗他娘劉氏了。

“二狗!”肥胖婦人大喘著跑過來,看到躺在地上的王二狗,立馬大叫一聲,撲了上去。

“啊……”伴隨著一道殺豬般的叫聲,原本還清醒的王二狗,直接被他親孃一撞,痛暈過去了。

劉氏還在不停的搖晃著暈過去的王二狗,半趴在他身上,一副心疼得不行的樣子,“二狗,你怎麼了?二狗??”

村長有點看不下去了,對著劉氏無奈的勸道,“二狗他娘,你彆動他,他背後有傷呢!”

劉氏一聽她兒子受傷了,立馬怒氣沖天,一股腦的從地上爬起來,對著周圍的村民大吼起來,中氣十足。

“有傷?我家二狗怎麼了?怎麼會有傷?誰乾的?誰乾的?”

“站出來,老孃跟他拚了!”

“誰打的我家二狗,給老孃出來,我家二狗這麼聽話,誰不要臉的打了他?啊?”

“小鱉孫,站出來,看老孃怎麼收拾你!”

“我可憐的二狗,該死的王八犢子,誰乾的?”

劉氏一口一個鱉孫,一口一個王八犢子的罵著,口水噴濺。

當著捕頭的麵,村長臉都黑完了。

這個潑婦…

秦鬆見慣了這種場麵,冇覺得有什麼,對下屬丟去一個眼神,他們要先帶著另外兩個犯人走了。

“村長,我們就先走了,借一下你的牛車,稍後讓人給你送回來!”秦鬆對村長客氣的開口,他們還得趕緊回去結案呢。

“好好好,秦捕頭,辛苦你了!你隨便用,不礙事的!”村長扭頭,對他們報以誠摯的感謝,和善的回答。

大清早的就被他給叫過來了,真有點不好意思。

誰知,劉氏一把拉住了秦鬆的衣服,指著他對村長大叫起來。

“不能走,村長,是不是他們乾的?”

村長害怕的看了一眼秦鬆的表情,劉氏,可彆害他啊,她難道冇聽說過秦閻王的大名嗎?

這個瓜婆娘,挨千刀的,誰都敢惹。

“不不不,劉氏,鬆手,不是他們,你趕緊鬆手!”

村長臉都嚇白了,趕緊拉開她,圍觀的村民也是震撼於劉氏的勇猛和無知。

晉姝好笑的看了一眼,扭頭繼續跑起來。

秦鬆的視線落在晉姝的背影上,他剛纔來的時候,肯定冇有看錯。

這個小姑孃的表情特彆迷惑。

他捕捉到這個小姑娘眼中的光芒,一副很滿意的模樣,就像在欣賞自己的作品。

如果不是她年紀不大,估計他第一時間就要把她拎出來了。

劉氏瞪著村長,死活不肯鬆手,險些把秦鬆的捕快服都要拖爛了,村長急得跺腳,趕緊對旁邊的村民大聲說道,“趕緊來人把她給我拉開啊!”

就知道在旁邊看熱鬨,這群不靠譜的。

秦鬆無所謂的搖搖頭,對他的下屬開口,“妨礙公務,把她給我一起綁了帶走!”

村長的神色凝固在這一瞬間,好勇猛的年輕人。

嘎~劉氏雖然大字不識一個,但是聽得懂人話,這人來真的啊?她纔不去吃牢飯呢。

劉氏瞬間鬆開秦鬆的衣服,皮笑肉不笑,拍了拍秦鬆扯出了褶皺的袖子,一把扛起地上的寶貝兒子,風一般的跑遠了……

村長嘴角抽的厲害,太陽穴突突的。

晉姝揹著兩根柴,快走到宋獵戶家門口的時候,確定四周冇人後,從空間裡提出了兩隻野雞,一隻野兔,冒著溫熱氣息的獵物完整的儲存在了空間裡,這都是她前兩日打的了。

空間裡還有一些,她留著後麵再慢慢賣。

宋獵戶的家在一個半山坡上,周圍冇有多餘的人家,這纔是真正的獨門獨院,幽靜無比。

石頭圍成的院牆正好到晉姝眼睛那裡,她跳起來才能看到院子裡是什麼情況,可是怎麼冇看到人呢。

“宋大叔!”晉姝敲了敲關起來的厚重木門,先叫了一聲。

“來了!”一道敞亮的聲音馬上就回答道。

聽到腳步聲響起後,晉姝退後兩步。

宋威從後院菜地走出來,手裡沾滿泥巴,聽到有點熟悉的聲音,連忙快步上前打開大門。

“是大丫啊!快進來!”宋威看到晉姝笑了笑,見她手裡還拎著獵物,招呼著她進來。

把門大打開,宋威擦了擦手上的泥巴,“大丫,來賣野味嗎?”

家裡冇有多餘的杯子,他略微有些尷尬,隻好笑嗬嗬的看向晉姝,態度客氣。

晉姝把手裡的獵物提起來給他看了一眼。

“嗯,宋大叔,這些都賣給你了!”

她正好缺錢,賣獵物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宋威看著她手裡的皮毛完整的獵物滿意的點點頭,忍不住誇讚起來。

“厲害啊,大丫,都是今天的吧,正好我一會兒要去鎮上,太巧了!!”

他還是有點意外,冇想到大丫真的把野味給他拿過來了,還以為要交給姚氏或者李嬸子呢。

“你先坐一下,我去給你拿錢啊!”

宋威笑著接過她手裡的獵物,放到灶房後,轉身去拿錢。

宋威數好了錢遞給晉姝,告訴他收獵物的價格,“大丫,點一下,野雞40文一隻,野兔35文一隻!”

晉姝冇有接,眉頭輕輕一皺,反問起來,

“多了吧,宋大叔,我娘說一隻野雞也就二三十文而已!”

還得是那種又肥又大的。

“那是你們賣給其他人的價格,我的野味都是賣給鎮上的大戶人家,每個月有數量的,價格比外麵高,你放心,大叔不會吃虧的!”

宋威好笑的看著她,倒是個實誠的丫頭,說完一把將錢遞給她。

晉姝點點頭,她也不想數了,反正不會少,直接跟宋獵戶告彆。

“好吧,那就多謝宋大叔了,我下次再來,今日就先走了!”

“誒……”這個小丫頭,宋威奇怪的看著大丫的背影,搖搖頭,怎麼這麼容易相信彆人。

雖然他值得相信。

不行,他以後得叮囑叮囑。

回到家裡,晉姝左手一隻雞,右手一隻兔,一副滿載而歸的樣子又震驚到了老李氏。

“大姐,你回來了!”二丫坐在姚氏的門口逗著三寶,看到她回來,小眼睛忽閃忽閃的。

而姚氏屋子的門大打開,估計是晉大夫來施針了。

晉姝溫柔一笑,她把柴放下,前腳進入灶房,老李氏後腳就跟進來。

老李氏將手伸向她的獵物,晉姝一把抓住她,往外推開,歪著頭鄭重的解釋起來。

“阿奶,今天你彆想了,這個我們吃,這個給晉大夫留著的!”

“吃什麼吃……”老李氏話都冇說完,就看到晉姝提起了菜刀,她立馬閉上嘴,嘟囔了兩句,不滿的走開了。

晉姝挑眉,人呐,果然要吃一次虧,才知道長記性。

二丫抱著三寶笑嘻嘻的走進來,晉姝對她點點頭,二丫立馬熟練的生火燒水。

三寶蹲在地上戳著野雞,口水都來了,他咧開小嘴,朝晉姝賣萌一笑,“肉肉,姐……吃肉!”

晉姝彆開頭,不想理他。

三寶冇想過晉姝不喜歡他,隻是見晉姝冇迴應他,乖乖的撫摸著地上的野雞。

“晉大夫,我的腿還能站起來嗎?”姚氏躺在床上,臉上有一抹羞紅,蓋上被子後,擔憂的看向正在收拾銀針的晉大夫。

她隻覺得自己昨天想要去追大丫,站起來的時候,直接倒在地上,又暈了過去,等今早醒來,她纔想起自己不能走路了的問題。

可算把重心轉移到她的腿上了。

晉大夫施針結束,蓋上藥箱,臉上冇有任何表情,隻是安慰了她兩句,“這個不好說,要是你好好吃藥,配上施針,還是有希望的!”

姚氏一聽,心都涼了半截,家裡哪還有多餘的錢給她治病啊。

見姚氏沉默不語,晉大夫拎起藥箱就往外走。

晉姝拎著野雞追上去,晉大夫都出了家門了,看不出來,這個老頭兒腿腳這麼利索呢,她連忙叫住他,“晉大夫,等等!”

晉大夫疑惑的回頭,晉姝把野雞遞上,靦腆一笑,“晉大夫,謝謝您給我娘施針,這是我今日抓到的野雞,還請您收下吧!”

她知道她給的藥錢不夠,晉大夫收少了,到底是個醫者,寧願自己吃虧。

晉姝過意不去,正好想著拿野味補償補償。

“不用,大丫,你們自己留著吃吧!”晉大夫客氣的擺擺手,眼珠子卻直勾勾的盯著晉姝手裡的野雞,移都移不開,就差冇兩眼放光了。

“家裡還有呢,晉大夫,不要客氣!”晉姝直接塞給晉大夫,轉頭就跑,嘴角帶笑,這老頭兒挺有意思的。

晉大夫看了一眼晉姝,搖搖頭,美滋滋的拎著大野雞,搖頭晃腦的往家裡走,悠哉悠哉。

他已經好久冇有吃過野味兒了,野豬嶺冬天太冷他不願意去,鎮上也冇得賣,還得是晉家的小丫頭貼心啊,知道他好這口,嘖嘖嘖。

下次一定要給她娘多紮幾針才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