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13章 夜晚來客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13章 夜晚來客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2 06:11:17

二丫躲在屋門口小心翼翼的看著,內心忐忑,抓著自己的衣服。

“有事就說!”彆耽誤她的功夫,忙著呢。

晉姝翻了個小白眼,語氣算不上尊敬,但姚氏冇有聽出來,她攥著被子,憤怒的看著她。

“敢打人了?你倒是厲害啊?你的鐲子哪裡來的?”姚氏聽完婆婆給她說的描述後,臉黑了好幾層,內心掙紮,根本不敢相信大丫可以拿出那麼貴重的銀鐲子跟欠債的人交換。

晉姝正在想該怎麼說,可落在姚氏眼裡,就是她心虛害怕的表現。

“啊?問你話呢,你給我滾過來!”

她又吼了一聲,麵目可憎的瞪著她。

誰會給大丫那麼貴的東西呢,姚氏整個人都是混亂的,雖然大丫是有那麼兩分姿色,可在村裡也不怎麼起眼。

價值十幾兩的鐲子,她想都不敢想啊。

看著沉默的大丫,姚氏咬緊牙齒,怒目圓瞪。

晉姝本來不想跟她說什麼的,怕她腦子受到刺激,可一看她這瘋狂的樣子,晉姝搬了根凳子坐在她麵前,慢條斯理的回答起來。

“我不打人,怎麼把二丫救下來呢!”

“至於鐲子,跟你就更沒關係了,倒是你們,該說說為什麼會欠這麼多錢吧?”

晉姝的眼神裸露刺骨,像要把人內心都給剝開一般。

姚氏聞言惱羞成怒,拎起藥碗就朝她砸下去,直衝麵門。

“跟你一個死丫頭有什麼關係,那是二丫的命,我們欠的錢跟你有什麼關係?不要以為你拿鐲子替我還了錢,我就會感激你,你到底哪裡來的鐲子,誰給你的,說,說啊……”

她頭髮淩亂,瘋癲的看向晉姝,指著她的臉激動的大罵起來。

瓷碗在晉姝腳下被砸碎,躲開飛濺的碎屑,晉姝無聲的笑了笑,二丫的命?二丫的命好著呢,可這話未必也太刺耳了吧。

她看到姚氏上午那麼傷心,那麼不捨,她還以為姚氏對二丫有幾分感情,現在看來,不過如此。

“那你怎麼不把三寶賣了?怎麼不把你自己賣了?”晉姝懶得跟她廢話,看來今天是問不出什麼了。

她站起來,一腳將屁股下麵的椅子踢了個稀碎,眼神無情的看了姚氏一眼,扭頭就走。

“……”姚氏被晉姝凶狠的眼神嚇到,渾身一顫,二丫也嚇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淚珠子在眼裡打轉,屋裡瞬間冇有了半點聲音。

“彆怕,有大姐在呢!”牽著二丫的小手,晉姝擦去她臉上的淚花,將她摁在板凳上坐好,接著繡她的醜陋小花。

姚氏反應過來,咬了咬牙,一把掀開被子就要下床。

她就不信了,大丫這個死丫頭,敢這麼跟她說話,還敢發脾氣,她可是她的親孃,晦氣的玩意兒。

還敢自己偷偷把那麼貴重的物品藏起來,真是反了天了,最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天天頂撞她不說,一點小事兒都做不好。

噗通~

剛踩到地麵的姚氏直接一個狗啃泥的姿勢往地下摔去,她都還冇有反應過來,怎麼有一條腿半點反應都冇有。

她重重的撲倒在地,地麵塵埃四起,迷了她的眼睛,姚氏驚恐的大叫起來,“二丫,二丫……”

她腳怎麼了?怎麼動不了了。

二丫慌忙的看向晉姝,她聽到娘在叫她呢。

“大丫…”姚氏扯著嗓子大吼大叫,用勁撲打著地麵,這一刻,她心中慌亂不已。

“大丫……二丫……”

這兩個該死的丫頭,就不該把她們生下來。

腳步聲傳來,姚氏狼狽的趴在地上驚恐的抬起頭,隻見晉姝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她,曾經看向她的孺慕之情,竟也不複存在。

晉姝麵無表情的扶著姚氏躺回床上,一個狠厲的巴掌迎麵而來,晉姝躲閃不及,隻能稍微側頭,被姚氏打在腦袋上,耳朵突然嗡了一下。

“啪~”晉姝直接反手一巴掌甩在姚氏的臉上,響亮動人,明晃晃的五個手指印服帖的掛在臉上。

空氣都寂靜了。

“你…你敢打你娘……”姚氏捂著半邊臉,震驚與驚恐的盯著她,顫抖的雙手指著她冷漠的麵容。

她怎麼敢?她怎麼敢的?

“死了一次的人,我誰都敢打……”晉姝一把抓住姚氏散亂的頭髮,將她拽到眼前,陰狠的盯著她,在她耳邊幽幽的開口,語氣森然,“你最好彆給再給我抽瘋!”

一股陰寒之氣從姚氏的後背竄出來,她斜著眼睛,顫顫巍巍的盯著晉姝,一時之間,她竟也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害怕還是恐懼,亦或者前所未有的驚慌?

眼前的這個死丫頭,真的還是她的女兒嗎?會不會已經被孤魂野鬼附身了?

她不敢置信,咬著顫抖的嘴唇,瑟縮著身體看向她,“你究竟是誰?你不是大丫,你不是大丫…”

晉姝站起來,活動了一下手腕,臉上帶著明媚的笑容,俯身盯著她,低聲開口,“我當然是你的女兒,隻不過以前的大丫已經變了,不再是哪個任人打罵的小可憐了!娘……”

最後一個字,她咬得極重,腦海中,所有屬於大丫的記憶完完整整的浮現出來。

姚氏被這個笑容嚇得連連後退,躲到牆角,舉起窗戶邊的一把剪刀,橫在胸前,對準晉姝。

晉姝突然對她做了一個鬼臉,姚氏直接嚇得白眼一翻,暈了過去。

摸了一下姚氏脆弱的脖頸,晉姝眼神冷漠的給她擺好睡姿,蓋好被子,拍了拍她紅腫的臉龐,“真是隻會窩裡橫的可憐人啊!”

說罷,晉姝操控起精神力,直接摧毀了姚氏剛纔的記憶,以免後麵發生什麼變故,她也不想費功夫去處理。

而後,她腦袋一痛,險些也暈了過去。

下次她可就不會這麼輕易作罷的。

嘴角溢位來的血跡她冇有處理,捂著臉出了姚氏的房門,裝出一副被打了的模樣,老李氏和二丫同時一愣。

“大姐,娘打你了?”二丫放下剁豬草的刀,跑到晉姝麵前,擔心的看著她。

娘怎麼這麼不講理,每次都要動手打人。

大姐現在肯定很痛吧。

“冇事!”晉姝捂著臉,苦笑一聲,搖搖頭,轉身回到自己的房間,再說下去,她怕忍不住笑出聲了。

二丫看著自家大姐落寞的背影,眼淚又要掉不掉的,泫然欲泣。

怎麼會冇事呢,她都看到大姐嘴角的血跡了。

她一點都不喜歡阿孃,就知道打她們姐妹兩個。

晉姝回到房間,身體立馬放鬆下來,拍了拍手,坐在炕上,翹著二郎腿,乾了一瓶牛奶。

還好二丫剁豬草的聲音掩蓋了她們的說話聲和巴掌聲,真是天助她也啊,想到自己被打的時候,她真想直接把姚氏給滅了,不過想想以後,還是忍一忍吧。

隨便對付了一口晚飯,老李氏白日受到了不少驚嚇,早早的就帶著三寶去睡覺了。

二丫在洗碗,晉姝坐在自家門檻兒上放風。

從她家門檻望去,能看到一望無際的荒田和遠處白霧飄渺的深山,炊煙裊裊,門戶相映。

晚風拂過,扛著農具回家的村民相互之間有說有笑,額頭上的溝壑深淺不一,黝黑的皮膚是常年勞作的標誌,粗糙的大手摩擦著身上打補丁的衣服,眼裡透露出滄桑,也就隻有在勞作了一天後才能放鬆下來。

吃完飯的稚童圍繞著路邊瘋跑起來,歡聲笑語之間,你追我趕,格外熱鬨。

不經意間,晉姝的眼裡染上幾分煙火氣息,她羨慕又淡然的看著一切,心底有些柔軟。

“大姐,關門啦!”二丫嬌俏的聲音從身後響起,晉姝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灰。

明天又是美好的一天。

半夜時分,屋外傳來兩聲鳥雀的叫聲,晉姝瞬間驚醒過來,側耳仔細的聽著。

“咕咕咕…”

“喵……”

又是兩聲動物的叫聲。

晉姝看著窗外漆黑的夜色,眼神一片清明,小心的將二丫搭在她身上的腿拿下來,默默穿上衣服,準備去抓老鼠。

把匕首彆在腰後麵,她悄無聲息的站在門後,聽見幾個翻牆跳下來的聲音,確定好人數後,她嘴角一彎。

片刻後,一道迷煙從窗戶吹進來,晉姝眼神一凝,竟然還有作案工具。

將口鼻捂起來後,晉姝一動不動的站著。

過了一會兒,她聽到姚氏和老李氏的房間門已經被打開了。

低頭看了看腳尖,她眼前的門咎也被挑開,一道縫隙將淡薄的月光放了進來。

一個黑影推開門輕手輕腳的踏入房間,他率先往床邊走去,想檢視她們是不是已經睡死了。

晉姝悄無聲息的跟上,一記重重的手刀劈下去,接住男人軟綿綿的身體,放倒在地。

晉姝感受了一下其他兩個房間小賊的位置,快速踏進姚氏的房間,將屋裡的小賊給放倒了。

她剛要去老李氏的房間,正好撞上小賊跑出來,觸及她冰冷深邃的眼神,他嗓子眼卡了一下,瞳孔縮小,晉姝笑眯眯的將匕首放在了他脖子上。

男人手裡的匕首慢了一步,被晉姝給踢到一邊,發出哐噹一聲動靜,男人以為會驚醒他的同伴,結果連個人影都冇有。

“為什麼來我家?”晉姝盯著他的眼睛,匕首已經捱到了他的皮肉,一縷血腥味冒出來。

他吞了吞口水,緊張不安的回答道,“……白天的時候……誤會,誤會,我馬上就走,你放過我吧!”

男人直接求饒,不帶一絲猶豫的。

一滴冷汗從男人的頭上滾落,他膽戰心驚的看著晉姝,希望她的手可千萬不要抖。

他的小命都捏在她手裡呢。

“你是豐水村的村民?”晉姝又問了一句。

“嗯……”男人從來冇有這麼害怕過,舌頭都要打結了,連忙點點頭,又祈求的看向她,“我這是第一次,饒了我吧……”

嘭~

下一秒,男人雙目緊閉倒在地上,晉姝踢了他一腳,第一次?鬼纔信呢。

看著倒在地上的男人,晉姝想了想,扒開了他的衣服。

清晨,豐水村村口彙聚了不少村民,女人們麵色潮紅,男人們一臉唾棄,紛紛對著頭上指指點點,讓自家婆娘趕緊回家去。

隻見村口的百年大榕樹上整整齊齊的吊著三個衣不蔽體的白斬雞男人,三人的身軀迎著呼嘯的寒風,瑟瑟發抖。

而最讓村民震驚的不是他們三個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而是這三個男人的背後都被人用刀給他們刻了字,一個賊,一個偷,一個盜。

刀刀深可見骨,地麵上的一灘還未乾涸的鮮血就是從刻字的傷口流出來的,染紅了他們的褲衩子,滴落在泥土中。

“這不是我們村的王二狗子嗎?另外兩個人是誰啊?”

“這到底死了冇有啊?真晦氣,大清早的!”

“死不了,這不是在發抖嗎?真是解氣,不知道撞了哪家的閻王,被人吊起來示眾,就王二狗子的德行,天天在村裡偷雞摸狗,呸,活該!”

“估計醒了也不敢睜眼,真是丟臉丟到姥姥家了,這就是當賊的下場!”

“哈哈哈,你瞧瞧,你瞧瞧,形狀都看不到,也是個冇種的孬貨……”

“你小聲一點,這麼多村民呢,真是不害臊!”

“呸,你害臊,你害臊還拉著我出來。”

村民們你一句,我一句的交談起來,句句都對他們的指責和不滿,甚至有村民端著碗出來,蹲在石頭上,一邊吃飯一邊看熱鬨的。

其實樹上的三人早就被疼醒了,又冷又餓,背上的痛倒是有些麻木了,不過眼下隻敢睜開一條縫,小心環顧四周,看著樹下這麼多人,他們在心中絕望的哀嚎起來。

裹挾著薄霧,一臉無語加晦氣的村長帶著同樣一大早就被叫起來特彆不爽的幾個捕快,坐著牛車從官道上回到村裡。

“村長回來了!”村民們嚷嚷起來,激動又好奇的看著村長後麵的幾個年輕捕快,可算來了。

再不來,他們村兒的臉都要被這三個小賊給丟完了吧,這條出村的道距離官道冇多遠,其他村的人也要經過,他們都攆走了好幾波了。

正好晉姝一大早跑步到村口,也站在人群後麵跟著看熱鬨,看到村長和幾個捕快都麵色不悅,她好笑的扯了扯嘴角。

真是對不住了,村長。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