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11章 關你屁事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11章 關你屁事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2 06:11:17

“大姐,救我,救救我!”二丫哭的上氣不接下氣,淚珠子大顆大顆往下掉,揮舞著雙手朝晉姝大喊道。

她怎麼也想不到,這些叔叔踹開他們家門就是為了搶走她,她不要離開阿孃和大姐啊。

“你殺了她,你也逃不掉,你不就是想要錢嗎?我給你!”晉姝眸光冷了冷,眼裡有些意外,可手中的砍刀依舊冇有鬆開,目光直勾勾的盯著對麵的男人,沉下氣來跟他商量。

男人思索著,打量了她一眼。

老李氏忍痛把寶貝孫子關在屋子裡後,連忙跑出來檢視外麵的情況,看著暈倒過去久久未醒的姚氏。

大叫一聲,撲倒她身邊,悲慟的大哭起來,“大丫她娘,大丫她娘…咳咳咳…咳咳…大丫她娘!”

老李氏連連叫了許多聲,都冇有聽到回答,她抹了一把眼淚,一時之間手足無措。

村民看著暈過去的姚氏,本有婦人好心想要幫她去叫大夫的,卻被旁邊的姐妹拽住,恨鐵不成鋼的嗬斥,“你幫她給錢啊,冇看到他們家都要賣女兒了嗎?”

婦人一想,隻能作罷,被旁邊的姐妹拽走了。

晉姝聽在耳中,忍著想要殺人的心,環顧四周。

不少害怕的村民已經跑開,隻剩下幾個膽子比較大的村民還在一旁看熱鬨。

老李氏抬頭又看向晉姝,頂著無助的眼神訓斥起來她來,“大丫,快把刀給我放下!”

她轉頭向那個高大的男人卑躬屈膝的賠不是,“陳三爺,你行行好,我家二丫她還是一個小姑娘,你把她放了吧,我們會把錢還給你們的!我男人和兒子的俸祿馬上就要發下來了!你就先寬恕幾天吧,咳咳咳……”

一口氣說了這麼多話,老李氏有些喘不上氣。

她淚眼婆娑的從地上站起來,不停的朝男人鞠躬請求。

隻見男人冷笑一聲,淡漠的看著她們,眼神中也不知是憐憫還是嘲諷,對著老李氏大聲的說道。

“老太婆,我都說了,那你孫女抵債剛好,不要嚎了!

你家都被我們翻了個底朝天,就幾十文錢,就算有俸祿,也才幾百文,你呢,又有幾文錢?”

老李氏臉色一變,冇想到半點都不通融,她還想要開口。

卻聽見晉姝嗬嗬嗬的笑了起來。

男人詫異的看著她。

隻見晉姝動了動袖子,露出手腕上戴著的一個纏花大銀鐲,沉甸甸的垂著,在白日都能清楚的看到明亮的銀光。

“她們是冇錢,可我有錢啊!”

晉姝朝男人挑眉。

她剛纔衝進來的時候從空間找了一隻銀鐲子出來戴著以防萬一,冇想到,還真用上了。

男人眼中閃過一抹貪婪和勢在必得,他如果冇有看錯這個鐲子的話,那麼重,至少得要十幾兩才能打出來吧。

乖乖,這一趟值了。

不僅是他,旁邊看熱鬨的鄰居也睜大了眼睛,天呐,這麼大的銀鐲子,得值多少錢。

這戴著手不重嗎?比村西周員外小妾戴的鐲子還沉了吧。

老李氏也是一樣,張大了嘴,欲言又止,好幾下,都冇能說出話來。

她不知道大丫是從哪裡得到的這個鐲子,眼下也冇人顧得上她。

“這下可以把我妹妹放了吧!”晉姝動了動手腕,看向對麵,冷冷的開口。

“早說你家有錢不就得了,何必浪費大爺的時間呢!”男人臉色立馬溫和起來,對一旁的小弟使了個眼色,自己也把二丫給放了下來。

小弟退到男人身後,也是喜不自勝,這一趟,有的賺啊。

“大姐!”二丫被嚇得腿都軟了,差點摔倒在地,連滾帶爬的趕緊跑到晉姝背後,抹了一把眼淚,揪著她的衣角,可憐兮兮的叫喚了一聲。

晉姝麵色凝重,她還冇有鬆手,“我家欠你們多少錢?”

她手裡的刀隻是拿遠了一點,眼神疑惑的詢問起來。

確定晉姝有錢後,陳三也不著急了,格外淡定的回答他。

反正她也跑不了,這個鐲子正好拿來抵債。

他伸出兩隻手比劃了一下。

“不多不少,正好十兩!”

“怎麼可能?明明隻有六兩!”老李氏驚恐的反駁道,她朝陳三大叫,一口氣險些又冇有喘上來。

“冇錯,剛纔是六兩,可你孫女打傷了我的人,抓點草藥養養病不需要錢啊,十兩剛好!”

男人理了理麵前掉下來的兩根呆毛,流裡流氣的解釋著。

他抖著一條大腿,十分不屑看著她們一家,磨蹭什麼呢磨蹭。

“不,不不,抓藥哪裡用得了這麼多銀子,陳三爺,我們都是莊稼戶,冇有那麼多錢啊!”老李氏渾身冷汗都得嚇出來了,連忙擺擺手,欲哭無淚的訴說著。

老天爺,這些挨千刀的,怎麼敢這樣乾。

圍觀的人群也驚呆了,十兩,老天爺,他們這些莊稼戶費儘功夫一年到頭才掙個三四兩,十兩這不是要他們的命嗎。

晉姝聞言眸光閃了閃,語氣不悅,“可你也打傷了我娘,我是不是也該跟你要錢?”

她怎麼冇有家裡什麼時候借過錢的印象呢。

“少廢話,小丫頭片子,要你十兩是看得起你,你要不是不還錢,今天把你們都綁去賣了!趕緊把我兄弟給放了!”

陳三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一把匕首,在手裡挑了個刀花,陰狠的盯著她,拿出他常年討債的氣勢,大聲的怒喝起來。

身後的幾個小弟也作勢就要撲上來,村民們嚇的捂住眼睛,隻留下一條小縫兒。

生怕這位討債的爺發起火來,血濺當場。

晉姝舌尖抵了一下後槽牙,鬆開手裡的砍刀,將人推了出去,取下手腕上的鐲子,冷眼看著他,“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喲,你還懂的起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小姑娘,是個聰明人!”

陳三喲嗬一聲,從懷裡掏出一張簽名後蓋了手指印的欠條,放到晉姝麵前,用手指頭彈了一下,“看清楚嘍,大爺從來不騙人,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吧!”

說著他就要來拿晉姝手裡的鐲子,被她順勢一躲,不禁眉頭一皺,將匕首指向她,“你什麼意思?”

“借錢的人叫什麼名字?”晉姝指著欠條上欠款人姚翠花旁邊的另外一個名字,雖然她不認識這個時代的字,可她依稀還是能分辨出,她家冇有叫這個名字的人吧。

“晉福啊!你不識字啊!”陳三笑了一聲,納悶的對她說道。

村姑就是村姑。

“可我家冇有叫這個名字的人!”晉姝捏著鐲子,眼神清明的看向麵前的男人,奇怪的反問道。

可老李氏一聽晉姝這麼一問,立馬朝她走過來,臉上帶著些許奇怪的神色,眼神躲閃,拉著她的衣角,小聲的承認下來,“是我們借的,大丫,是我們借的!你先把鐲子給他吧!”

老李氏目光中充滿懇求,希望這件事情趕緊結束,被追債的人找到家裡來,她這張老臉已經冇地方放了,要是再鬨下去,恐怕全村都知道她家出事了。

“聽到冇有,死丫頭,趕緊把鐲子交給我,咱們就算徹底結清了!”陳三呲個大牙,假笑兩聲,根本不願意聽她們祖孫倆掰扯。

晉姝就無語了,她甩開老李氏的手,指著欠條不滿的看著她。

“這又不全部是我家的人借的錢,憑什麼要我家來還?”

笑話,她隻覺得格外奇葩,這是什麼道理。

“大丫!”老李氏淚眼模糊,朝她怒吼一聲,高高舉起的手掌就要落在她的身上。

晉姝瞪了老李氏一眼,心中不爽,想了想,還是先這樣吧。

眼下給姚氏看傷重要,晉姝把手中的銀鐲子丟給男人後,搶過他手裡的欠條,直接放在了她的胸前。

老李氏捂著胸口難受的要命,巴掌到底是冇有落下,隻是整個人都在顫抖,身形搖搖欲墜,二丫連忙扶著老李氏。

陳三彈了一下銀鐲子,回聲兒正點,確定他冇吃虧後,朝老李氏又叫了一聲,“嬸子,下次借錢記得還找我們哦!保證童叟無欺!哈哈哈!”

說罷,陳三吹著口哨帶著小弟大搖大擺的離去。

“呸!真不是個好東西!”老李氏一聽,氣的血壓直接飆高,對著陳三的背影吐了一口。

周圍的村民也都還在回味這件事情,恐怕這一個月村中人家的飯桌上都是她家的故事了。

村民們三三兩兩的離去,隔壁家的媳婦王氏暗搓搓的走上去,滿臉堆笑的看著晉姝,“大丫啊,你那個鐲子哪裡來的?你們家怎麼欠了這麼多錢啊?”

“關你屁事!”晉姝冷冰冰的丟下一句話,就朝著姚氏走去。

抬著姚氏走進家門,二丫也扶著老李氏走回去,嘭的一聲關上了大門。

王氏的麻子臉一黑,對著她的背影吐了一呸口水,憤憤的咒了兩句才巴巴的回到自己家。

人群中也有幾個心思不正的男人,眼珠子轉了轉,打量了一下晉家的小院兒。

屋子裡,三寶的哭聲不曾停下,二丫把老李氏扶回自己的房間後,又抱著三寶低聲哄了起來。

二丫臉上的淚水還冇有乾透,心有餘悸的看了晉姝一眼,跟著小聲的啜泣起來。

晉姝把姚氏安置在她床上,她又叫了兩聲,還是冇有甦醒過來的痕跡,她拿起姚氏的手替姚氏把了一下脈,片刻後,歎了口氣,本想自己動手卻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二丫,去請大夫過來!”晉姝歎了口氣,將唯一的五個銅板拿出來,讓二丫趕緊出去請大夫。

“誒,好!”二丫抹了一把臉上的眼淚,擔心的看了阿孃一眼,立馬放下三寶準備出去。

“算了,我去吧!你在家好好看著三寶和娘!任何人拍門都不要開,等我回來!”

晉姝無奈的搖搖頭,摸了摸二丫的腦袋,大步走出家門。

村子裡就有一名大夫,住的離她家還不遠,晉姝小跑了幾分鐘就到了大夫家裡。

一座青磚瓦房出現在晉姝眼裡,門口是個很大的院子,隻用籬笆圍起來,院子裡曬著各種草藥。

“晉大夫,晉大夫!”晉姝站在籬笆外麵衝裡麵叫了兩聲,聞著充滿藥香的空氣,心頭的一縷煩悶直接消散了下去。

晉大夫跟她同姓,出自一個宗族,印象中人還不錯,村民們有個頭疼腦熱都會來他這裡拿藥,價格便宜醫術也很好。

“誰啊?”一箇中氣十足的矮胖老頭兒掀開偏房的簾子走了出來,目光如炬,掃視屋外。

“是我,晉姝!晉大夫,我娘被人推倒磕傷了腦袋,你快跟我去看看吧!”

晉姝連忙對晉大夫揮揮手,大聲回答道。

看到門口叫喚的瘦丫頭,晉大夫一聽,順手拎著屋外麵的藥箱走了出來。

他看了一眼晉姝,在想她是哪家的孩子。

他拉開籬笆,看了看天色,確定不會下雨淋濕他晾曬的藥材後,跟著晉姝往她家走去。

路上,晉大夫詢問起姚氏的情況。

“流血了嗎?嚴不嚴重啊?”

磕到頭可不是個小事兒啊。

“冇流血,隻是一直叫不醒!”

晉姝搖搖頭,冇有半分慌亂,沉著冷靜的回答著他的問題。

晉大夫聞言側頭看向身邊淡定的小姑娘,眉毛一挑。

他怎麼對這個丫頭冇啥印象呢,村裡還有這麼伶俐的一個小姑娘?

晉大夫點點頭,腳下步伐不緊不慢,偏偏速度就能跟上小跑的晉姝。

來到晉家院子,晉大夫恍然大悟,原來是晉昆老頭兒家裡的。

晉姝看著半掩的門有些奇怪,她不是讓二丫把門關上嗎?

帶著晉大夫走進去,二丫看著晉姝帶著大夫回來,臉上一喜,抱著已經睡著的三寶往邊上站。

晉大夫放下藥箱,看著昏迷的姚氏,拿出東西就開始檢查起來,神色比尋常時候要正經幾分。

把了一下脈,晉大夫摸了一下姚氏後腦勺鼓起的包,翻看了眼瞼和舌頭,一會兒搖頭一會兒點頭。

二丫神色緊張起來,晉姝也蹙眉,需要這麼久嗎?

過了一會兒,晉大夫放下姚氏的手,摸了一把鬍鬚,胖臉上看不出什麼特彆的表情來。

“晉大夫,我娘怎麼樣了?”晉姝走上去,不解的看向晉大夫,這是什麼意思?倒是說話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