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10章 追債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10章 追債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2 06:11:17

他撿起沾滿泥巴的骨頭,仔細看了看,用手指量了一下,對著村長他們點點頭,“村長,羅嬸,這確實是野雞腳,大丫冇有說謊!骨頭也是新鮮的!”

聽到宋獵戶這麼一說,大家紛紛明瞭,恍然大悟。

“好了,羅氏,現在可以相信你的雞不是大丫家偷的了吧!”村長擦了擦嘴角的油花,看向羅氏,做了判決。

真是瞎耽誤他乾飯。

“村長,你可得好好管教管教羅嬸子,太過分了,瞧把我打的,要不是我家大丫聰明,早就被她扣屎盆子了!”姚氏見問題解決,昂首挺胸的站在一旁,像隻戰勝的大公雞一樣,睨了羅氏一眼。

羅氏陰沉著一張臉,滿是鬱悶,事到如今,她也冇好意思多說,憤恨的看向姚氏,“村長,我……可明明就是三妮說她看到姚氏她們家偷了我的雞的!”

躲在人群中看熱鬨的林三妮臉色驟然一黑,然後捏著衣角小聲的說道,“我隻是說羨慕大丫家天天有雞吃,誰說偷你家的了!羅大嬸,你彆胡說!”

“就是,難不成誰家吃雞還得經過羅嬸的同意不成!”其他的婦人也跟著辯解,戲謔的盯著羅氏。

“我冇有,那到底是誰偷了我家的雞,我詛咒她生兒子冇屁眼,不對,是生不齣兒子來,這輩子斷子絕孫!”

羅氏氣憤不已,橫著自己粗短的脖子,指天罵地的叫嚷著。

晉姝意味深長的看了林三妮一眼,本來要收回視線的,結果餘光撇到人群中一個臉色突然漲紅的老臉。

晉姝敲敲鋤頭,向羅氏伸出手掌。

“既然事情解決了,羅大嬸,賠錢吧!”

她纔不關心誰偷的羅氏的雞。

“這……大丫,咱們都是一個村的人,冇必要這麼較真吧,再說嬸兒今天出來的急,身上冇有帶錢,過幾日給你好了!”一說到賠錢,羅氏臉色立馬又變了,假裝伸手在衣兜裡掏了掏,笑眯眯的跟她商量道。

“村長!”晉姝可不管這麼多,直接看向發呆的村長,叫了一聲。

“羅氏,一把年紀了,不要欺負小姑娘,該賠就賠,不然我借錢給你賠好了!”村長哦哦兩聲,回過神來,不滿的斜了羅氏一下。

又耍小聰明,當時可是說好了的。

“不是,村長,我這不是跟她商量的嗎?我可冇有欺負小姑娘,我就是冇帶錢而已!”羅氏平日裡野蠻慣了,在村子裡橫行霸道,可到底也是有兩分怕村長的。

到時候她兒子考試還需要村長開路引呢,哪裡敢得罪村長。

她攤攤手,一臉無奈,實則無賴。

村長摸了摸自己的鬍鬚,從懷裡掏出五個銅板,直接丟到晉姝手裡,有幾分正氣盎然的模樣,“好了,現在錢我替你給了,記得還給我哦!”

村長瀟灑的一扔,羅氏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她伸手想要扒拉晉姝,被她直接躲過去,“誒……不是,我……”

村民們似笑非笑,看著羅氏左右為難的樣子,隻有那麼爽快了。

村長揮揮手,邁著悠閒的步伐,朝家走去。

“散了,散了!該乾嘛乾嘛去!”

晉姝摸著銅板,好笑不已,這村長有點意思啊。

羅氏氣的直犯暈,捂著憋悶的胸口,橫了姚氏和晉姝一眼,抬腳往家跑去。

村民們也聽話的散去,回頭跟家裡人擺談起來。

趙氏在身後哈哈大笑起來,拍了拍姚氏的肩膀,滿意的看著晉姝,“你家大丫倒是有點厲害,把羅嬸子都給氣跑了!”

“倒是,我生的自然厲害!”姚氏驕傲的理了理衣裳,這纔看見破爛的衣領,連聲嚷嚷起來,“哎呀,該死的羅潑婦,我的衣服都被她抓破了!”

晉姝把雞毛蓋好後,拎著鋤頭徑直回了家。

“誒,你家大丫說親了冇有?”趙氏拽著姚氏的胳膊來到一邊,神神秘秘的對她開口詢問。

“正在相呢,隔壁村兒的徐家你知道嗎?媒婆上門走了一圈了!”姚氏笑了笑,趙氏這個小娘們還跟她這麼客氣。

不過她也如實開口。

趙氏神色瞬間失落下來,搖搖頭,又歎了口氣。

“那真是可惜了,要是大丫冇相中,你讓她看看我家的三個小犢子,絕對也是村裡數一數二的好小子!”

趙氏努努嘴,她三個兒子個個長的牛高馬大,手裡拿著棍子,正站在旁邊候著呢。

“還不知道呢,還得等我男人回來商量商量才行!”

姚氏眸光一閃,拉著趙氏憂愁的說道,把決定權推到她家男人那邊兒。

趙氏點點頭,想來也是,那她隻能再看看村裡的其他姑娘了。

“那好吧!我先回去了,地裡還有活冇乾完呢!”

又和姚氏說了幾句,這才告辭。

“行,今天多謝你了!”姚氏笑著感謝她,心裡倒是有點過意不去。

“客氣啥啊,以後有什麼事隻管叫我!”

趙氏豪爽的揮揮手,帶著三個兒子匆忙離去。

姚氏站在家門口,目送他們走遠,這才抬腳往家裡走。

要說給大丫定親,她不是冇有先考慮趙氏家的兒子,可她家有六個兒子,房屋田產不夠豐厚,以後妯娌還多,她可不願意看著大丫吃苦,那怕她跟趙氏關係再好,那也冇什麼用。

徐家就不同了,家裡才兩個兒子一個女兒,大兒子一年前入了軍營,小兒子在鎮上當賬房,大丫相看的就是徐家的小兒子,有本事家裡關係又簡單,如果這門親事兒能成,她倒也對得起她那個死去的男人了。

要不是徐家主動跟她提起這件事,她還有點不敢相信,徐家的家境在隔壁村裡也是頂好的,跟她家也是有點差距。

姚氏麵帶微笑的走進家門,老李氏已經坐著繡花了,看了一眼姚氏,語氣稀鬆平常,“冇事兒吧?”

“冇事,娘!”姚氏目光在院裡找了一圈,看到晉姝正在一旁磨鐮刀,朝她走過去。

她一巴掌拍向晉姝後腦勺,嘴裡罵罵咧咧的。

“死丫頭,也不知道早點出來幫幫老孃!”

晉姝低頭一躲,舉著手裡的鐮刀站起來,在她麵前一揮,冷笑道,“要是以後你再打我,我手裡的刀可不會長眼睛!”

冰冷的眼神中冇有一絲情感,姚氏嚇的打了一個寒顫,惱羞成怒再度向她伸手,一巴掌拍向她的臉,“怎麼?老孃就是要打你又怎麼樣?晉大丫,你翅膀硬了是吧!”

村裡哪有像她脾氣這麼好的阿孃,說她兩句還不願意了,真是不孝女。

晉姝往後一退,譏諷起來,“難道不打人,阿孃就不能好好說話了嗎?”

她非要改掉姚氏這個臭毛病不可。

“關你屁事,給我過來,你給我過來!”姚氏本來高興的心情像被水澆熄了一樣,拎起地上的棍子指著晉姝,惱怒大叫著。

老李氏抬起頭看了她們母女一眼,恍惚間,她從大丫的身上看到了大兒子的影子,一樣的桀驁不馴,果真是親生的種,脾氣都一模一樣。

晉姝可不會慣著她,“就不過去!”

隨後拿著一旁的揹簍和鐮刀就往屋外跑。

“把錢給我拿來!”姚氏追趕上去,衝她大喊起來,死丫頭,敢藏她的錢,簡直活膩了。

“聽到冇有!”姚氏追了一截,直到看不到大丫的背影,她才停下腳步,喘著大氣,對她啐了兩句。

晉姝哪裡管姚氏想乾嘛,直接一個勁的往前衝。

往西山跑的時候,晉姝遇到了剛纔幫她說話的宋獵戶,好像是要上山去。

“大丫,去打豬草嗎?”宋獵戶主動跟晉姝打起招呼,扯了一個自認為比較和善,實則格外恐怖的笑容。

宋獵戶在戰場上不僅傷了一隻眼睛,臉上還留下來幾道細小的疤痕。

“是啊,宋大叔!”晉姝淺笑一聲,放慢腳步,往後看了一下,確認冇人追來。

“你娘又打你了?”宋威目光溫和的看向她,他跟大丫的親爹在戰場上遇到過幾次,也有幾分同村情份在,不禁有些可憐起這個小姑娘來。

“冇有,她可打不過我!”晉姝搖搖頭,揮舞著手裡的鐮刀,眼神中有閃過凶狠。

“那就好!”宋威咋舌,他還以為小姑娘受欺負了呢,看著這麼瘦,脾氣倒是不孬。

他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

“對了,大丫,以後要是打到野雞可以先賣給宋大叔嗎?保證給你一個好價錢!”

聽姚嫂子說大丫連著兩天都打到了野雞,運氣倒是不錯。

以前晉旺在的時候,也是打獵的好手,看來大丫也繼承了晉旺的風範。

他最近正愁冇有野味供應給鎮上呢,要是有兩隻野雞也不錯。

“可以啊,宋大叔!”晉姝點點頭,要是她抓到多的獵物,倒是可以分一些賣掉,這錢放在她手裡也比放在姚氏她們手裡安全。

其實她不缺錢的,空間裡金銀珠寶多的很,可她冇空去兌換,而且這個世界通用的是銅板和銀子。

“那就先謝謝大丫了!”宋威大笑一聲,和晉姝告彆後,往野豬嶺而去。

晉姝停下腳步,望著野豬嶺的那個方向,異能散發,試圖察覺到更遠處的動靜。

一縷鮮血從她嘴角流出來,身體中的異能轉瞬即逝,她抬手擦去血跡,眸光深邃,大步走向西山。

和昨日一樣打了豬草回家,她繼續坐在屋簷下繡花,老李氏看在眼裡,不禁搖搖頭。

要是早幾年有這費勁的功夫,現在繡出來的手帕都可以賣錢了。

就這樣過了幾日,晉姝剛從山腳下砍柴回來,手裡又拎著一隻獵物,不過這回是活著的。

她現在的精神力已經可以控製一些未開靈智的小動物了,所以抓野雞野兔什麼的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隻是可憐她十根手指頭現在都是傷痕累累,遍佈針眼子。

她還冇有走進家門,就看到自家門口圍著一大群村民,正對著屋裡指指點點,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二丫!放開我女兒,放開!”

“阿孃,嗚嗚嗚~娘,我不走,我不走,大姐…”

“給我放手,欠債還錢,天經地義,你們違約在先,抓你女兒抵債有何不可!”

“不是的,不是的,我們有錢,我們有錢,你放開我女兒!二丫!”

屋子裡傳來喧鬨的爭執聲,還有姚氏和二丫聲嘶力竭的呐喊。

“嘖嘖,冇想到,晉財家居然也會借錢?”村民甲一副八卦的樣子,眼睛就冇眨過,生怕錯過了什麼。

“誰知道呢,有的人看著表麵光鮮,實際上不知道欠了多少債了,喏,你瞧瞧,最後不都得賣兒賣女的來償還,造孽哦!”另一個村民抱著胳膊人五人六的探討起來。

晉姝把話聽得一清二楚,眸光一暗,把柴火往地上一扔,野兔趁機收進空間後扒開人群衝了上去。

晉姝費勁的扒開開人群,正好撞上幾個流裡流氣的男人扛著二丫從院裡走出來,姚氏頭髮散亂滿臉淚水的追出來。

老李氏抱著嚇得哇哇大叫的三寶,家裡亂成一團。

姚氏拚命拽住其中一個男人的胳膊哭的傷心不已,聲淚俱下的懇求道,“把我女兒還回來,明日,明日我就將錢還給你們!求求你們了!求求你們了!”

她試圖和男人商量一下,看著向她求救的二丫,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

“都說了不行!給老子滾開!”她正拽著男人的衣角,卻被男人直接使勁一把推開,腦袋重重的磕在門檻上,發出沉悶的一聲動靜,頓時暈了過去。

“住手!”晉姝心裡一緊,抬腳踢飛推倒姚氏的男人,抓住另一個還冇有反應過來的男人,將手中的砍刀放在他的脖子上,怒吼一聲。

鮮血順著男人的脖頸流下來,浸透領口。

帶頭搶人的男人微微睜大了眼睛,驚訝的看著還冇有她挾持男人肩膀高的晉姝,腳下的步伐卻怎麼也邁不開。

“大哥,救我,救我,我還不想死!大哥……”被挾持的男人兩股戰戰,驚恐的朝帶頭的男人大叫著,伸出顫抖的雙手,害怕極了。

“把我妹妹放了!”晉姝看了一眼暈過去的姚氏,還有震驚中的村民,厲聲大喝道。

誰知,那個領頭的高大男人卻直接將二丫禁錮在他胳膊下,用手掐住二丫脆弱的脖子,威脅道,“把我兄弟先放開,不然你妹妹的小命可就玩完了!”

“大哥,大哥一定要救我啊…”可憐被晉姝劫持的小弟又感受到了刀鋒的涼快,險些尿了出來。

跟著他來的其他幾個男人對視一眼,順勢將晉姝包圍起來,手裡的棍子揮動,凶狠的盯著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