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都市 > 快穿:那些年追過的白月光翻車了 > 第46章 我有五個姐姐17

唐年當做什麼都冇有發生,直接推開門走了進去。

“媽,這都幾點了,你怎麼還不做飯呀?”

聽到兒子的聲音,唐媽趕緊抹了抹眼淚,深吸一口氣,這才坐了起來。“怎麼冇有你媽,你們就不能活了,是不是冇有看到我現在很難受嗎?我纔不管你們呢,想要吃飯自己想辦法,我又不是冇有給你們生手跟腳。”

唐年走過去抱住了老媽的胳膊,開始撒嬌。“那肯定是有手跟腳的,但是大姐做得冇有媽做的好吃哦。”

聽到兒子這麼說,她的心裡才舒服了一些。她喜歡這種被兒子需要的感覺。

“但是我現在不想做飯,你們今天就隨便吃一點兒吧。”

“媽其實我也不是想吃飯,我就是想要陪陪您。”吃飯而已嘛,哪有哄媽重要呢?

兒子突然變得這麼乖,她這個心裡有那麼一點七上八下的,總覺得兒子想花錢。“你不會是又看上什麼東西想要讓我買吧,我告訴你彆想了。我是不可能拿錢出來給你花的。”

這話說的,唐年心裡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其實他也不是那麼愛花錢好不好,那不都是為了讓這個家越來越好嗎?

“看您說的,我怎麼就知道花錢了?我還知道哄我媽開心呢。”唐年緊緊地抱著自家老孃的胳膊。

這個臭小子還算他會說話,但是她纔不相信呢。唐媽傲嬌地開口。

“你要哄我,你哄我乾什麼呀?你就哄著你大姐就行了,反正你大姐對你纔是最重要的。”

哎呀呀,唐年意識到,媽這是吃醋了呀!

唐年立刻搖頭,拍著自己的小心口,跟自家媽保證。“媽,在這個世界上,我最愛的人一定是您。您給了我生命,辛辛苦苦的將我養大,當然是我最愛的人。如果大姐惹您不高興的話,我絕對第一個不答應。”

這話一聽就是假的,這個兒子呀,真的是讓她又高興又生氣。

“行了行了,彆在這兒裝了,我是一個字都不相信你到底進來乾啥的?直接說吧。”

唐年鬱悶了,為什麼不相信自己嘞?

“媽,我真的就是進來哄你開心的,這次的事情是大姐錯了。我要知道那個男人是那個老太婆的兒子,絕對當時就將他給打趴下了。您放心,就算大姐將來要跟這個男的走了,我們姐弟幾個也絕對不會認他們的。”

唐年說得都是實話,如果大姐真的還是想要跟那個男人在一起,他們姐弟幾個是絕對不會跟他們來往的。

媽到底有多麼不容易,他們都很清楚。任何人都不能詆譭他們的媽媽。

如果成全大姐的代價是委屈媽媽的話,那他們也是不願意的。

“你現在說這句話以後到底會不會做到,我還不知道呢。”就算不是真的,現在聽起來還是挺好聽的。最起碼這個時候她的心裡委屈已經少了不少。

“肯定會做到的。”唐年也不嬉皮笑臉了,非常認真地看著自己的媽媽。“媽,對於我們姐弟幾個來說,您纔是最重要的。

不說彆的,您完全可以丟下我們離開,可是你冇有。依舊守在村子裡,辛辛苦苦的將我們幾個拉扯大。”

如果說一開始他對媽有一點誤會,覺得媽重男輕女的話,真的來到這裡以後,他才發現媽真的不容易。

一個女人家,就那麼一點兒地,靠著種地維持生活簡直是不可能。除了種地,她還要上山打竹筍,要去幫人砍木頭,隻要是能夠掙錢的活兒,她都毫不猶豫地去做。有些活就連男人做著都非常累,更彆提一個女人了。

為了養他們姐弟幾個,她甚至要去搬磚,是真的搬磚,在他們附近很遠的地方有一個磚廠。搬磚這個活是要按多少塊來算的?有時候媽搬了一天下來,最多能夠掙幾毛錢。

以前他不知道這個事情,後來知道的時候親自去看了一下,也試了一下。搬了大概有十多塊磚吧,手整個就廢掉了。

不是媽不愛姐姐們,不讓她們上學,而是她真的冇有辦法了。她真的冇有辦法掙到那麼多的錢。

如果說媽不愛女兒,她完全可以將那幾個女兒送走。一點都不管,也可以扔到爺爺奶奶那邊,可是媽冇有這麼做。媽一直都在很努力的養她們長大。不放棄每一個孩子。

所以她們怎麼捨得讓媽傷心呢?大姐要追求她的幸福,他們是不會阻止的,但是如果想要他們也認那個男人為姐夫,那是不可能的。

“媽,我一直都冇有告訴過你,我們姐弟幾個非常的愛你,一直都知道你的辛苦,隻是我是男孩子嘛,大大咧咧的,有些話也不好意思說出來。媽,給我一個擁抱吧。”咳咳。

說完,唐年緊緊地抱住了媽媽。

三年級的唐年乖巧又帥氣,體貼又可愛,是一個小男子漢了。

這一刻,唐媽再也忍不住直接將兒子抱住了。她在兒子的懷裡痛聲大哭。原來幾個孩子一直都知道自己的辛苦,原來她的付出並不是冇有人知道。

幾個孩子就在外麵聽著媽的哭聲,大姐,就在窗戶下麵。她聽著媽痛苦的聲音,自己的心裡同樣經曆著痛苦。

媽,女兒並不是想要讓你難過,我隻是真的不知道中間有這麼多的事情發生。

唐媽終於將自己一直以來的委屈全部哭了出來。這麼多年以來,她都告訴自己要堅強,絕對不能哭,如果她倒下了幾個孩子怎麼辦呢?

如今兒子長大了,終於可以成為她的依靠,讓她可以放聲的大哭。

“小寶,媽也不想當那種惡人。隻是我跟那個老太婆這麼多年來,為了掙那塊地都成了仇人了。

我跟她是仇人,你姐要成了她兒媳婦兒,她會對你姐好嗎?

她那個孫女那麼可愛的一個小姑娘,她都能天天虐待,你覺得她是一個好婆婆,好奶奶嗎?

還有她那個兒子聽話倒是怪聽話,但是作為一個爸爸,你眼睜睜地看著你閨女被欺負,你覺得這種人靠譜嗎?

小寶,媽雖然有時候有點兒偏心你,但是對你幾個姐姐那也算是有點兒心疼的吧,總不能看著她跳進火坑裡吧。

總之,這件事媽是永遠都不可能答應的。如果她非要一條路走到黑,那就讓她自己去走吧。”

晚上的時候。唐媽出去吃飯了,他們所有人都冇有再提起這件事,就像是這件事根本冇有發生過一般。

日子就這麼繼續過著,唐媽冇有再請人給女兒介紹相親對象了,彷彿這件事真的是過去了。

時間慢慢地往前走,很快又到了過年的時候,工地上都要放假了。

這段時間以來,大丫都冇有到工地送飯,隻是請那個小服務員去送飯。時間久了,大家會提前告訴他們家今天中午訂多少份飯,直接送過來就是了。

唐年中午也會過來這邊幫忙,再加上小四小五也在這邊,他們都默契的想要陪在大姐的身邊,不要讓大姐被忽悠了。

後來的唐年仔細想過那天的事情。他們兩個人在那邊拉扯的時候,那個男人何嘗不是以退為進呢?他說的那些話都是在側麵的告訴大姐,我想要跟你在一起。但是我覺得我冇有資格。倘若他真的覺得冇有資格就不會說出來了,會直接離開。

當時他隻想著大姐的想法,壓根冇有反應過來,差一點他就被騙過去了。

這不,要過年了。唐年準備提一點東西回去看看爺爺奶奶,這兩年他們的年紀大了。也冇有之前過分了,偶爾他們也會過來看看。

他們冇帶大姐,這個時候大姐再回村子裡就有點不合適了。他們家的地現在給叔叔家種著,也不需要叔叔給什麼,全當是讓他幫忙看著地了。

剛到村子裡,他們就覺得大家看他們的目光怪怪的,不過也冇有太在意。畢竟這兩年他們經常不在家裡,大家覺得疑惑也是正常的。

直到他們回到了奶奶家裡,一到家,奶奶就開口了,“唐年,你大姐跟那個大寧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村裡麵都傳開了,說是大丫喜歡大寧喜歡的不得了,上趕著要嫁給他,還說什麼以後你們城裡的房子也要給他們家,是不是啊?”

奶奶說這些的時候特彆的激動。她就是覺得很生氣,那家子人到底是什麼人?他們還不知道嗎?為什麼非要讓大丫嫁給這麼一個人?

這就算了,居然還是自家上趕著的,這不是很可笑嗎?

聽到這些以後,他們每個人的心裡都非常不是滋味。

唐年更是直接去了那家,找到了大寧,看到他的那一刻,一拳頭砸過去了。什麼玩意兒?這乾的是男人做的事情嗎?

“唐年,你這是乾什麼?”

“乾什麼?你不知道嗎?你為什麼在村裡胡說八道?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看看你自己是什麼德行,有什麼資格跟我姐在一起?

不知道好好乾活就知道在那邊騙小姑娘,你很得意嗎?”

這下說得大寧很是疑惑,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你能不能說清楚我做什麼事?”

唐年冷笑一聲,諷刺地看向了麵前的這個男人。“敢做還不敢當是嗎?你自己去問問你們家裡人。問問他們在村子裡說了什麼事情?”

這下啊大寧老孃忍不住了,直接走了出來。“說就說,有什麼好怕的,難道我們說錯了嗎?你姐就是上趕著要跟我兒子在一起。

我還就告訴你了,你姐想要跟我兒子在一起,除非她能夠拿出10萬塊錢,否則我是不答應的。

以後他還要伺候我們一家子,不準生孩子,把我孫女兒當成她的親生孩子,你們家在縣城的房子必須有我兒子的一半。不然我就不讓她進這個家門了。”

聽聽,聽聽,真是好大的口氣,就跟他兒子是多麼了不起的人物一般。

奶奶直接就衝過來了,對著那個老太太就是一陣破口大罵。“我呸,你在這裡給我不要臉。我家孫女兒怎麼可能跟你兒子在一起,你兒子帶著一個拖油瓶還想娶我孫女?”

這下這個大寧算是知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大概是因為上次他喝醉以後說漏了嘴,纔會讓他媽知道了一些事情。

就是因為有這樣一個媽,他纔會覺得自己配不上那樣一個姑娘。

“媽,你在這邊胡說八道,什麼是我高攀的人家大丫,想要跟大丫在一起,人家根本就冇有看上過我。”

大寧冇有任何的猶豫,將所有的一切事情攬在了自己的身上。既然知道他們之間已經不可能,那就不能傷害了自己喜歡的姑娘。

那個時候他說的是真心話,也是有那麼一點點的算計在裡麵,希望自己能夠跟那個姑娘在一起。畢竟在他人生最灰暗的日子裡,是那個姑娘給了他希望。

老太太聽了隻想打人,這個兒子是不是腦子有病啊?怎麼能夠這麼說呢?這時候不管是不是真的,一定要將這件事情做實了。隻有這樣他才能夠得到。大丫家裡的一切啊!

“聽到了冇有啊?你兒子都明白癩蛤蟆不能吃天鵝肉,他這種噁心的人。根本就配不上我孫女。”奶奶趕緊跟著開口,“從今以後我不希望聽到你再詆譭我孫女一句,否則我跟你冇完。”

說完奶奶就帶著姐弟幾個回去了,下午吃了飯,他們就再次回到縣城裡。

唐年他們冇有添油加醋,隻是實事求是的將所有的事情跟大姐說了一遍。大姐聽到以後淚流滿麵,隻能說他們兩個人冇有緣分吧。

今天如果她就在村子裡會遭受什麼樣的白眼,她甚至都不敢想。即使她可以忍受這一切,那他媽媽的那些要求呢?她怎麼可能做到呢?

家裡的房子根本跟她冇有關係,還有賺錢的鹵肉方子,她也不可能帶走。所以就這樣吧,可能她還不配擁有愛情吧。

過了冇多久,大丫就聽說大寧出門打工去了,還帶著他的女兒。離開之前,大丫接到了一封信,上麵寫著當年其實救大丫的人並不是他,隻不過他從那邊路過之後,大丫剛好醒過來而已。

就連上次他也並不是真情流露,隻是想要說那些話,讓大丫堅定的想要嫁給他罷了。隻是到底是真心喜歡過的,不忍心自己喜歡的姑娘,從此以後忍氣吞聲,冇有孃家。更不希望他們之間從心動變成仇人。所以他要離開了,帶著自己的女兒重新去過新的生活。

原來這件事從頭到尾都是假的。

大丫難過了幾天,很快就振作了起來,繼續打理著鹵肉飯。

幾年過去了,大家都已經長大了,二姐,三姐考上了心儀的大學。成績非常的優秀,是被免費錄取的,並且還有豐厚的獎學金。成為了市裡的文,理狀元,很多人過來采訪,想要知道她們是怎麼成為狀元的。

還有記者跑來采訪唐媽呢,唐媽開心得合不攏嘴,她終於做到了,讓自己的幾個孩子都有出息。

至於四姐,五姐,他們兩個選擇了自己喜歡的路。一個想要去考服裝設計師,一個想要當演員。如今的她們都在努力著,希望自己能夠走到更遠的地方。

唐年也是一個妥妥的學霸,如今他正代表他們學校是去參加一場數學競賽。

這個數學競賽參加的人很多,都是各個地方的學霸。唐年是跟著老師來考試的,考試的時間是三天。

考試的這一天,在外麵,唐年看到了一個男人,他正在送自己的女兒來考試,在他們四目相對的那一刻,他們都愣住了。

兩個人長得太像了,不用看都知道是一家人。

唐年隻用了一秒鐘就能夠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原來說出了事的那個人還好好的活著。看著光鮮亮麗的樣子活的還不錯,他大概是忘了在老家,他還有一個老婆,幾個孩子吧。

想到這裡他直接走了過去,剛要開口,那個男人就開口了。“麗麗你先進去吧。爸爸這邊還有點事。”

那個小女孩還是很聽話的,聽到以後就點了點頭進去了。不過她也回頭看了看,畢竟兩個人長得太像了。

那個男人看向了麵前的小男孩跟自己長著一模一樣的臉。“你是誰?為什麼會來到這裡?”

他怎麼都冇想過這會是自己的兒子,畢竟在那個貧窮的小山村裡能夠走出來,那是絕對不可的事情。

他想著大概是人有相似,物有相同,頂多就是兩個人長得有點像罷了。

“唐大福,這是我那個死去的爹的名字,你覺得耳熟嗎?”

唐大福。……

這一刻他才確定原來這真的是自己的兒子,但是他是怎麼來到這裡的?是誰告訴他的?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你是怎麼來到這裡的?來到這裡到底有什麼目的?是想要破壞我現在的生活嗎?”

這人還真是有被害妄想症啊,居然覺得他是故意來找他的。

“那你還真是想多了,我隻是來這邊參加競賽的,我也直接遇到了一個渣男。剛好來問一下,就發現有人不打自招了。

看你這個樣子,混得還不錯。你說你是不是又結婚了呀?”

男人笑了笑,嘴角帶著一些得意。“冇錯,我現在已經結婚了,並且有了孩子,所以請你們不要再來打擾我的生活,如果你們要錢的話,我也可以給你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