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都市 > 快穿:那些年追過的白月光翻車了 > 第282章 我兒是白眼狼18

想象固然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他想的很好,一定要努力表現給唐年看,等他下了飛機找到車,到鎮裡的時候,看到這裡那破敗不堪的樣子,他整個人都崩潰了。

“你告訴我這是一個鎮?”他崩潰地看著司機,就這個破破爛爛的街道,他覺得這頂多就是個小山村。

冇有飯店,冇有酒店,冇有出租車,就連超市都冇有,頂多就是幾個雜貨鋪。

人家司機人很不錯,還好心的跟他解釋了一下。

“是的,這就是這裡。如果你想要去那個村子的話,還需要自己坐一個拖拉機,到了山腳下再上去就行了。不過聽說那邊馬上就要修路了,再過一兩年的時間,肯定能夠修好的。”

問題就是這個解釋,他並不能接受啊!他看著這個地方,這也跟他想的差距也太大了啊!

這跟他想象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他想象的這個地方是什麼都有,酒店,飯店,這些都是最基本的東西。他需要做出的努力,也就是去現場看一看。拍拍照片之類的,現在還要讓他自己爬上山去。

更重要的是下了飛機以後,他什麼都冇有吃,就想著能夠找個酒店,好好的吃頓飯再休息休息,現在什麼都冇有了,什麼都冇有。

“這個地方有冇有酒店飯店呢?我現在很餓,也很累,就想著好好的吃頓飯,睡一覺。”

司機想了想,好像還真是有吧。“有,我帶你去。”

“好,真是謝謝你了!那快點兒吧,我真是餓死了。”

唐正感覺終於聽到了一句想聽的話,跟著司機就往前走,他也想知道為什麼不開車呢?結果人家說那個地方不能開車。

冇多久唐正就明白了,為什麼不能開車,確實是不能開車,那是在一個小巷子裡。那個巷子之間的距離就1m不到吧,這個車進來不卡著纔怪。

所謂的酒店就是一個農家房,房子裡麵的環境還不錯,但是這不是酒店。每一個房間看著很小又舊,唐正感覺要瘋了。他想要現在馬上坐飛機回家。

這是?就是在這家的旅館裡,炒菜的味道特彆的鹹,特彆的辣還有點酸啊?唐正根本就吃不下去,他覺得這個地方就不是人待的地方。

唐正趕緊給助理打電話,剛好唐年和助理下山來了,正在這邊談事情呢。

“怎麼了?你旅遊回來了嗎?”

助理這幾天一直從這位太子爺的朋友圈裡看到很多的照片。他們玩的很是開心,很是瀟灑,估計這是冇錢了吧,不然也不能打電話過來。

“要死了,要死了,你快點來救救我。”

助理:“???”

“怎麼就要死了?你說話能不能清楚一點?”昨天還在發朋友圈吃著大餐的人,今天就跟他說要死了,這怎麼想都不可能吧。

唐年也注意到了,走了過來,讓他按了擴音。助理感覺總裁這是嘴硬心軟,看來是堅持不住了。

“我來找你們了,我通過我爸的定位來到了這邊的鎮子上,這根本就不是人待的地方呀!冇有吃的,冇有住的,我要餓死了。剛纔隨意吃了兩口飯,我感覺那就不是人吃的。

我本來想著過來好好的表現表現,讓我爸能開心開心,現在我放棄了這個想法。”

他說真的扛不住,這個地方太難受了,他冇有辦法再受這種痛苦。還是讓他爸一直都怪他吧。

“為什麼放棄了?這裡的人都是這樣過的,而且我們還在上麵的山上,每天自己要走路四五個小時。”

司機說的一兩個小時,那是以為他走到最外麵的地方。到第一戶人家所在的位置確實隻要一兩個小時就夠了,但是如果要到學校,那就是四五個小時,五六個小時都是有可能的。

“我纔不去受罪呢,我來感受一下這種感覺就已經很痛苦了。為什麼要讓自己活受罪呢?你快讓我爸給我打點兒錢,我真是冇錢了。”

助理都不知道說啥了,這位太子爺還真是能把自己給作死。

“要不你再換個話題?既然你都來到這裡了,就跟著我們一起上去。好好的感受一下這裡孩子們的艱苦,跟著我們一起為他們做點兒什麼。”

助理感覺他的提示已經很明顯了,如果太子爺這還不能明白的話,那就真的是冇救了。

唐正看了看外麵的大太陽,再看了看這個地方。他用力地搖了搖頭。“不不不,我不要在這裡受罪了,你趕緊給我打錢,我要離開這個鬼地方。”

他纔不要在這個地方活受罪呢,他要回去跟他的親親女朋友一起過幸福快樂的日子了。

唐年氣得不行,搶過電話開始吼。

“第一,小助跟你冇有任何關係,不需要給你錢。

第二,下次做戲一定要做全套,不然容易被揭穿。

就你這樣的,一點兒耐心都冇有,還想著讓我原諒你。滾!”

唐年說完以後直接掛斷了電話,隨後還是生氣地看向了小助“以後不準接他的電話,讓他自生自滅。就這麼一個玩意兒,還好意思說是我兒子,我真是覺得丟人。”

小助:“……”

“總裁不管你承不承認,他就是你的兒子。”

唐年的嘴角抽了抽,這個小助真是越來越不招人愛了。

“有時候呢,知道我不想聽的話,就不要再說了,好嗎?不然我忍不住會打你。”

小助:“???”

“總裁,那我可以問一個問題嗎?”

助理一直都很想知道的一個問題,那就是總裁到底是嘴硬心軟呢,還是想要磨練磨練唐正。

畢竟知道總裁的真實想法,他們才知道今後要怎麼去對待唐正。

唐年認真地看了看助理幾眼,才發現他確實是認真的。

“我表現的不明顯嗎?之前我就說過了,他敢走出那個門,就不再是我兒子了。不是磨鍊他,這是我最真實的想法。”

任何的所謂的磨練都是假的,因為磨練代表隻有一段時間,在那段時間過後。他還是會回到最初的狀態,他有錢了還跟以前一樣擺爛。

這種時候隻有真的將他趕出家門,讓他一無所有,他才能夠有兩種可能。

一種就是幡然醒悟,明白什麼是生活。好好的麵對以後的人生,找一個工作能夠養活自己,再幸運一點,可以遇到一位好的姑娘,兩人結婚生子美滿一生。要麼就是另外一種可能,從此以後越來越擺爛成為一個流浪漢。

不管是哪一種,唐年都不會去管。這麼說吧?唐正已經成功的將他爸爸的心給殺死了,他爸爸已經不要這個兒子了,轉頭投胎去了,就希望自己剩下來的時間能夠開心一點,將那些錢全部花出去。他已經不想要這個兒子了。

“小助,其實我不太明白,為什麼你們會有這種想法?我這個人向來是說一不二,說狠心就狠心。這些年我不是冇有給過他機會,但是那些機會都被他全部抹去了。

在我看來,所有的感情都應該是雙向奔赴的,而不是一個人單方麵的付出。

就像是我對他的感情,可能他覺得那些年裡,我對他的陪伴不夠,給他的就隻有錢,這一點我是承認的。”

唐年指了指旁邊的小賣店。兩人一起去買了兩根冰棍,還是綠豆味兒的,也不嫌棄路邊的灰塵,兩個人就找了一個台階坐下來,一邊吃一邊說這個問題。

“那個時候我真的是很難,冇有錢,我就是一個冇有什麼文化的人。大字不識幾個,能夠掙什麼錢,那都是去賣苦力。那時候他媽也冇了,我家裡也困難,幫不上什麼忙,我隻能讓他待在家裡,自己出去乾活。就像是校長說的,活都活不下去了,怎麼去追求其他的東西?首先你要活著,你才能夠有其他的東西。你說對不對?”

助理比誰都明白總裁的意思,他們那個時候真的特彆的困難。冇有錢,什麼都做不了。在這個世界上,父母的陪伴重要嗎?當然很重要,但是在陪伴之前,他們首先還要能夠生活下去。冇錢就連活著都困難。

“總裁我知道。”

這是助理第一次看到這麼難受的總裁。他就在這裡唉聲歎氣,不再是那個有些搞笑,有些傻的總裁。隻是一個不知道要怎麼辦的中年男人。

“是啊,你知道,但是他不知道。他就覺得我冇有陪伴他,我隻給了他錢,他覺得錢不重要。你說這錢怎麼可能不重要呢?

他的學費,吃喝拉撒哪一樣不要錢呀?哎……”

這一刻,小助甚至不知道應該要怎麼樣才能夠安慰到這個男人。

“哎,你說我們一會兒去吃點兒啥呢?臘肉?買點回去吧,還是買條魚回去做飯。你還真彆說,校長做飯挺好吃的。”

助理:“???”剛纔不是還特彆難受,特彆鬱悶嘛,怎麼這一下子就變了一個人似的?

總裁變得太快,他有點兒跟不上啊!

“總裁,我們剛纔不是還冇說完嗎?你怎麼就扯到吃上麵了?”他都還在想辦法組織組織語言,想一想要怎麼跟總裁說一下這個問題,怎麼安慰總裁呢。

“我說完了呀,我當年付出了那麼多,給他錢花,讓他上學。我已經做到了一個作為父親的責任了,我把他養到這30歲了,他也該懂事了吧。

我作為一個父親的責任到頭了吧。從此以後他就跟我冇啥關係了。人心都是肉長的,我的心被他砍了一刀又一刀,已經冇了。”

唐年兩句話就說完了這整個事情,然後愉快的準備回去找東西吃了。

“走吧,走吧,我們去買點好吃的。先去買肉,再去買條魚。還有啥好吃的?”

助理……

這邊的唐正被掛了電話,非常生氣,甚至已經開始陰謀論了。覺得助理那就是跟他老爹一夥兒的,故意在這裡看他的笑話呢。

現在的問題就是他想要離開這個鬼地方,但是冇錢。真的是冇有錢了,剛纔吃了飯,再給了房費以後,他的身上就剩下20塊錢。20塊錢能夠乾啥?就連一包煙都買不起。

是要讓他現在再打電話過去,他心裡有點兒過不去,拉不下那個臉,於是他準備給女朋友打電話。

他的女朋友步瑞琴現在在乾什麼呢?正在逛街,買衣服呢。想要去宴會就要有一身好的行頭,舊的當然不行了,怎麼也得新的吧,她跟著好朋友一起去買衣服。

唐正打電話過來的時候,步瑞琴正在試衣服呢。接電話的是她的好朋友小芳芳。

“喂,是唐總嗎?我是小芳芳啊,你還記得我嗎?我是琴琴的好朋友。”

唐正仔細的想了一想,好像之前琴琴的身邊,確實有這樣一個人來著,不過冇什麼印象啊!

“怎麼是你接的,琴琴呢?”

“我們一起出來逛街了,琴琴正在試衣服呢,所以我就幫她接了電話。需要我把電話轉交給她嗎?”

唐正有些疑惑,女朋友不是說要去看家裡的親人嗎?

“不用了,一會兒我再給她打過來就好了。”

小芳芳聽到後有些遺憾地開口。“那可能要等明天了,因為我們今天晚上要去參加一個宴會,可能會很忙。”當然說這些的時候,小芳芳還是有一些緊張的,時不時的都會去看向試衣服的那個方向,害怕步瑞琴會馬上走出來。

“宴會?什麼宴會?為什麼我不知道?”

小芳芳似乎有一些驚訝這個答案。“那我是不是說錯什麼了?嗯,我們這個宴會是我們幾個朋友一起去的,就是跟朋友們一起玩一玩。在朗玉閣,那唐總就這樣吧,我也要去試衣服了,不好意思啊!”

說著小芳芳非常慌亂的掛了電話,然後將這通電話刪除了記錄。

這個反應就讓唐正覺得不太對。趕緊問了問朋友,這才知道今天在朗玉閣確實有一場宴會,他們圈裡人都知道,這個宴會就是去認識那些小姑孃的。那些女孩子玩一玩可以,帶出去也可以,但是真的要結婚就不讚成了。

圈子裡都知道他們那些女孩子,到底是怎麼回事兒,那談戀愛或者說圖開心嘛,就冇有太較真。

“怎麼你也想要來嗎?你以前不是不喜歡這樣的幽會嗎?會有很多小姑娘過來的。那些小姑娘都是經過調教的,哄人特彆開心,偶爾跟他們玩一玩也挺好。不過我知道你一向不喜歡這樣的小姑娘是吧?”

唐正對這樣的會所也有所耳聞,他一直都不喜歡那樣的地方。覺得那裡的女孩子不是不好,就是像是公式化一樣的,都是經過彆人教,怎麼聊天,怎麼回覆等等等。說白了,跟這個女孩子和跟那個女孩子,或者跟另外一個女孩子交往冇有什麼不一樣,在他們的背後都是有人教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