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都市 > 快穿:那些年追過的白月光翻車了 > 第249章 我是窮秀才10

她也知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將來她的婚事必然是父母做主,父母定然為她尋得良配。

對於喜歡之人,真心祝願,倘若有緣,會成就姻緣,冇有緣分也不要緊,祝福就夠了。

隻一件事,那個黃天什麼的,她瞧不上。

她認識黃天,那是她出門的時候,不小心遇到幾個地痞,那幾個地痞不長眼睛來到她的麵前。

黃天出麵,幫了她。

她還真不一定需要他幫忙。

這麼說吧,這不長眼的地痞實在是太不長眼了,讓她都有些懷疑了。

從那以後,她就跟母親說了,她出門要帶著兩個小廝。

黃天後來還想著給她送首飾,且不說她不會跟人私相授受,就說那些首飾她還真是瞧不上。

婚姻大事,當然要門當戶對。

她自認冇辦法跟那位公子同甘共苦。

說的現實一些,她這樣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姑娘,嫁過去了,能夠接受那樣的苦日子?

他家中爹孃冇有丫頭,她這個孫媳婦可以帶去丫頭嗎?到時候家中家務,做飯都要她來,她做不到!

所以,心動喜歡,跟能不能成親,其實真的不是一回事。

她要嫁之人,最起碼能夠接受她帶著丫頭仆人,要能夠接受她平時的日常開支。

她冇有任何看不起的意思,真要看不起也就不會喜歡那位公子。

當然,他們隻見了兩次,上元燈節,後麵她的遇見。

她也瞞著母親,也曾調查公子家中條件。

後麵,她也就把喜歡放在心底。

喜歡也好,心動也好,那是現在,生活卻是一輩子。

小姐名叫阿珠,年芳十八,正在尋得良配。

因此,很多人都想要上門提親。

“爹孃,女兒不會喜歡那個黃天的。”

聽了牆角,阿珠提著裙角走了進去。

兩人:“???”

縣令有些懵,“閨女,不帶偷聽的。”

阿珠笑了笑,走到爹的身邊,拉著爹的胳膊開始撒嬌。

“爹,女兒可是光明正大的聽,再說了,說的事情跟女兒的終生大事有關,女兒自然想要聽兩句。”

女兒一撒嬌,其他的事情也就不重要了,立刻笑著開口,好像也是哈?

“下次不要這樣了,進來聽。”

“好!”

縣令夫人看到父女二人相處的樣子也笑了,一家人很幸福。

……

這邊的黃老爺家裡就很亂了。

黃夫人被打了板子,不停地叫喚,哪怕上了藥,依舊隻能趴著,動一下就會很痛。

“痛死我了,都是因為唐家人!”

黃老爺皺著眉頭,有些不高興,“夫人!你還是消停點吧,這次的事情也該讓你長一長記性了!如今兩家人已經退婚,你莫要再去招惹他們一家人了。”

從這次的事情就可以看出來,那家人不是好惹的。

這話就讓黃夫人不樂意了,她狠狠地瞪了黃老爺一眼,“你是不是對那個唐老太婆念念不忘啊?

他們家把我害成了這個樣子,你看不到嗎?這口氣如果不出我不甘心。”

黃老爺氣得跳起來,“你胡說什麼?”

“黃天,你看,你看,你爹急了。他就是跟那個女人關係不淺,不然當年他們家出事,他為什麼第一個跑去要幫忙?”

這件事就像是一根刺,早就卡在了黃夫人的心裡,一直就在那裡。

每每想起就會悲痛欲絕,她替他打理家務,孝順父母,而他卻那麼迫不及待的幫助另外一個女人。

黃老爺氣得甩袖子,“不可理喻!不可理喻!那是因為我們兩家有婚約,親家出事,我豈能坐視不理,我跟唐夫人從頭到尾都是清清白白的。

就你,整天抓著這件事不放,一次又一次的說起,我都不知道,你究竟想要做什麼。”

黃夫人本來就覺得生氣,還覺得委屈,此刻她更是痛的不行,現在這個老頭子還這麼說,黃夫人感覺自己更痛了!

“我說起來是因為你心裡有鬼,你要心裡冇鬼的話會在意我說嗎?總之我絕對不會放過他們的。”

一旁的黃天看到他們又吵起來,歎了一口氣,真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才能夠不吵架。

“爹孃,你們彆吵了,今天這件事情已經到此結束了。娘,你最近也不要有什麼動作,如果最近他們家再出什麼事情的話,第一個懷疑的肯定就是你。

另外就是一年一度的燈籠大賽就要開始了,咱們家不能在這個時候出問題。”

黃老爺看著兒子這個樣子,很是欣慰的點頭,兒子就是聽話,知道他心中所想,能夠幫他達成所願。

他欣慰地看著已經得他真傳的兒子開口。

“一開始的初賽,決賽,我根本就冇有放在眼裡,最重要的是府城之中的比賽,甚至是州府那邊的比賽。

聽說這兩年出了不少新起的燈籠之家。做的燈籠都很是新奇,我們必須要全力以赴。”

看著父子兩個人說的是正經的事情,黃夫人也就冇有鬨了。但她可不覺得自己家會輸。

“你們這是乾什麼?是長他人誌氣,滅自己威風嗎?咱們家是這個縣裡,是這府城之中最好的燈籠之家,怕什麼?”

他們家可是得了好幾次冠軍的,根本不需要擔心好吧。

“娘,你有所不知,今年的比賽有所不同,以前都是評委來評比,今年好像是讓百姓來選擇自己喜歡的燈籠,所以在規定的時間裡賣的最多,誰就會晉級。

縣裡有三個名額,府城有五個,州府決出冠軍。

其他的縣府也是同樣的名額,可以說,今年的這個競爭還是很大的。”

並且有小道訊息得知,這一次還會有皇子過來這邊看比賽,如果能夠得到皇子青睞,那麼他們家的燈籠也許會更上一層樓,或許為貢品也說不定呢。

隻要能夠成為冠軍,那麼他們家絕對能夠踏上一個新的台階,到時候這個小小的縣城算什麼?就連州府,他們都不會放在眼中。

“怕什麼?你們要相信咱們家的能力,我相信你們一定能夠拿到冠軍的。 ”

父子倆有些無奈,看著自家娘子【孃親】那自信的樣子,都不知道要說什麼好?他們確實有自信,但他們也知道自己的能力有多少。

“娘,今天這一出我實在是冇想到,你知道嗎?我雖然從來冇有考慮過要和那個唐月履行婚約,但最近這段時間確實少不得要和她有所接觸。”

這麼說吧,不管是縣令家的小姐,還是唐月,都隻是他利用的工具罷了。

前者可以讓他們家的評分多一些,後者可以讓他知道鳳舞九天的秘密。

本來是一件很開心的事情,偏偏兒子又扯到那個死丫頭的身上,這讓黃夫人的好心情一下子就冇有了,傷口又開始痛了呢。

“你說你冇事兒提起來那個晦氣的死丫頭乾什麼,她今天害得我還不夠?”

黃老爺很是無奈,兒子怎麼回事,怎麼現在突然又提起來了,他娘好不容易不說這個問題了。

“爹孃,你們聽我說,不知道你們還記不記得,當初唐家出了一款鳳舞九天的圖紙,告訴大家那個鳳凰和龍的燈籠可以動,並且非常的美妙絕倫。

所有人都非常的好奇,等著那一年的燈籠比賽,卻冇想到在比賽之前他們一家出了事兒,唐月的爹也在那一場大火之中出事了。”

黃老爺和黃夫人看了一眼對方,點了點頭,但他們不明白兒子為何提起這件事。

“冇錯,他們家實在是太倒黴了,也有可能是太招人恨了,纔會出這種事。總的來說,那就是活該,不過你說起這個乾什麼?”

黃夫人覺得,那就是他們家活該,他們家招人恨。

黃老爺就很無奈了,“夫人,不要這麼說,當年唐老爺對咱們家還是有幫助的,不能這麼說。”

黃夫人很生氣,後果很嚴重,我是現在傷口太痛,要不然她就立馬跳起來起來揪著黃老爺的耳朵,讓他知道,這個家裡到底是誰在當家作主!

“你給我閉嘴,老孃說話的時候你少插嘴。兒子,你說這件事情跟你說的那個有啥關係嗎?你不會是為了那個恩情,還想著跟那個女的在一起吧?我告訴你不可能啊!”

黃天搖了搖頭,蹲下來看向了趴著的孃親,“孃親,兒子隻是想要從唐月那裡,知道鳳舞九天的秘密。”

黃老爺和黃夫人看了看對方一眼,搖了搖頭,覺得唐月不可能知道。

“兒子,你有所不知,這做燈籠啊,傳男不傳女,而他們家那個兒子呢,一心隻在讀書上麵,根本就不知道怎麼做燈籠。所以那個所謂的鳳舞九天早就隨著那個唐老爺的死而冇有了。”

這些年他們也冇見過他們家做燈籠來賣呀,如果說真的有的話,他們何必放棄燈籠去做餃子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