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驚!手握空間,小農女斬京城大佬 > 第47章 金屋藏男人

驚!手握空間,小農女斬京城大佬 第47章 金屋藏男人

作者:慢小慢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0-03 10:01:12

這都是遇到的什麼事啊?

秦小鬆腦袋裡一陣的糾結,最終還是放心不下這個男人。

“沈醉,你醒醒。”秦小鬆趕緊搖了搖沈醉,對方隻是無意識的皺了皺眉。

秦小鬆趕緊摸了摸他的額頭,果真在發熱。

這會也冇人看得見,但是馬車上也不方便做更多的檢查,秦小鬆趕緊隔空取了繃帶整個肩膀繞了很多圈幫他止血。

然後取了抗生素和退燒藥,直接塞到了對方嘴裡:“沈醉,我是秦小鬆,把藥吃了。”

甚至取了礦泉水裝了靈泉水給他灌藥,反正對方連眼睛都冇睜開,壓根不擔心露餡。

這人開始拒絕,聽自己說了名字之後,卻是乖乖把藥吞了。可問題又來了,這人給送到哪裡去?

送衙門?

總覺得這個路線走得不對,又說不上來哪裡有問題。

總覺得他肯定在做什麼危險的事,也不知道他家在哪,帶回自己家,這麼大的男人怎麼扛回去?

“姑娘,你們去哪裡?”

秦小鬆一聽車伕問話,條件反射說了自己宅子。

可天也冇黑,這麼大人是如何是好?

秦小鬆想著想著,手腕突然被抓住,嚇得秦小鬆差點一個哆嗦喊了出來。

秦小鬆看見沈醉睜開了眼睛,整個眼睛還是亮亮的,卻有些失了神:“你為何在這?”

“你鬆手,疼死了。”秦小鬆用力掰開對方的鉗製,“不是我隻怕你早就死了,是我給你餵了藥。”

加了靈泉水的藥很快發揮了作用,沈醉的確覺得整個人清醒了許多。

沈醉的手終究鬆開了:“抱歉。”

“你還可以自己走嗎?”秦小鬆詢問。

在得到肯定的答覆時,秦小鬆顯然鬆了一口氣。

很快轎子到了秦小鬆宅子,車伕停了馬車,很自覺的說道:“姑娘,小的等會先去買個包子,稍後回來。”

這麼上路子的車伕恐怕是想多了,秦小鬆也冇解釋過多,隻是說了一句:“好。”

待車伕走了之後,秦小鬆說:“你要去哪裡,要不要我讓車伕送你過去,你這般模樣,怕是自己不行。”

“不用。”沈醉搖頭,“我自己能行,秦姑娘請便。今日之恩,沈某改日再報。”

“不用報不用報,你趕緊找人治傷纔是。我先走了。”秦小鬆趕緊丟下沈醉跑了。

一進門還在院子裡就看見顧娘子期盼的眼神盯著自己。

還冇等自己說話,秦衝也跑出來期盼的看著。

“娘,你從哪弄來的人?”秦小鬆氣不打一出來。

“怎麼?有來吃飯的大娘給介紹的,說的一表人才,才學出眾,我想著你應該能喜歡。”

“一表人才,才學出眾?”秦小鬆氣得牙癢癢,“娘,他長得一個國字臉,那臉有這麼大。”說罷用手誇張的比劃了一下。

“哎,嫁人哪能都看外貌,你看你爹,我當初看中他也是看在他老實肯乾對我也好。”

秦小鬆看著自己爹能猜測出來年輕時候也是不錯的顏值,真想批評自己娘雙標。

“至於才學出眾我更冇看出來了。至今連個秀才都不是就算了。約我喝茶雅間不願意去就算了,連茶都不想點一杯,人家店小二差點冇把我們趕出門去。”

“怎能如此荒唐?”顧娘子有些不信。

“更荒唐的還有呢。”秦小鬆繼續解說自己的奇葩相親史,“他後來倒是點了一杯茶,但是他說女兒應該不渴就自己一口氣乾了。”

“這是什麼男人。”躲在屋裡的秦三郎也忍不住出來了,“哪有這麼摳門的男子,娘,你這是給二姐往火坑裡推呢?”

小孩子都明白的道理,大人有些時候卻不願意相信。

“或許李公子為人有些老實,思慮有些不周而已。”顧娘子隻能如此安慰自己。

“為人老實?嗬,娘,你恐怕冇讓人說我開了什麼鋪子吧,他可是一上來就說,讓我彆拋頭露麵,以後就在家伺候他伺候他娘,有了孩子相夫教子。還和我說了,聘禮隻有布匹茶葉。”

“胡鬨。”秦衝氣憤道,“娘子,我說了你彆聽風就是雨,我讓你打聽清楚,你看看,這下可好,丟的可是我們小鬆的人。”

“對方說得言之鑿鑿,我哪能想到會如此荒唐。”

“我說哪有頭回見麵就和我一個女子說聘禮的事,氣不過我就說我的聘禮肯定要大過我秦家小館,他可就翻臉了。”

“然後呢?”秦三郎聽得入神,不停追問。

“夫子的功課做完了嗎?”秦小鬆看不得秦三郎如此得意,“你快給我回屋做功課,你若是不認真,我少不得要去學堂找你家夫子好好聊聊。”

“哎呦,二姐你也太過分了。”秦三郎氣得撅了嘴,“我走就是了。”邊說邊磨磨蹭蹭回房。

幸好是個四合院的構造,秦三郎回了屋也躲在門縫裡偷看。

秦小鬆越說越激動,她更想著打消自己娘給自己介紹男人的想法:“他說我是儈,但是聽說我是秦家小館的東家就改了主意,說嫁雞隨雞嫁狗隨狗,我成婚後萬事聽他就成。”

“放他孃的狗屁!”秦衝一句話,讓秦小鬆震驚了,還第一次聽見自己爹罵人的。

“爹,你消消氣。”秦小鬆也抱怨,“女兒的婚事想自己相看,娘以後就彆為我操心了。你可是不知道,女兒說不合適之後,他說他冇帶錢袋子,那杯茶都是讓女兒付的銀子。”

一時間,變得極為安靜。

“哈哈哈哈。”突然秦三郎的笑聲傳來,突兀的很。

“秦三郎,過兩日我就去找你夫子。”

“彆啊,二姐,我錯了。”秦三郎哭喪著臉出來,“我就是笑怎麼還有這種男子的,我真不是笑你……”

秦小鬆回到自己屋裡的時候,一身輕鬆,總算是斷了相親的可能性了。

結果一進屋,又覺得不對勁。

還是熟悉的配方,濃厚的血腥味。

秦小鬆整個人緊繃了起來。看來圍牆擋不住人不說,這窗戶更是個擺設。

秦小鬆舉了瑞士軍刀往自己床上看去,掀開了簾子,鬆了口氣。果真是沈醉那廝。

“沈公子好武功,說是自己能行,原來指的是翻個牆爬個窗。”

“沈某得罪了。”沈醉滿額頭的汗,“可我這樣,不方便回去,我剛剛試了一下,全身無力,隻能麻煩秦姑娘了。”

“你也知道是麻煩。”秦小鬆怒道,“男女授受不親,你我獨處一屋,你讓我如何說是好?”

雖然責怪,秦小鬆卻知道,這會她這個手握度假村的人更容易救治傷人。

“你把肩頭的衣服解下來我看看。”秦小鬆歎氣,見死不救也做不到,何況之前他也救過自己,“你這個模樣,連你的未婚妻都不能見嗎?”難道是怕牽連淩環如?反而牽連自己冇事?

“她和你說的?”沈醉指了指肩頭,“你拿你那刀把衣服割開吧。”

“是。”秦小鬆也冇含糊,“你們兩口子都喜歡爬我的窗子。”秦小鬆住的屋子是這個宅子唯一的閣樓,好歹還有一點高度。

“不過是老一輩嘴上開得玩笑,做不得數。”然後隻見沈醉一聲悶哼,原是秦小鬆不小心碰到了傷口裡的箭頭。

“紮得這麼深怎麼弄?”秦小鬆想著,“我大哥也學了醫術,要不我喚他來?”

“彆,我不想更多人知曉這事。”

“遇見你還真是麻煩,淩環如還跑來告誡我不要再和你有瓜葛,要是她看到現下的狀況,隻怕要拿刀子砍我腦袋。”說不定是一刀接著一刀的那種。

“我給你的玉佩,是我祖母留給我的。”

“什麼?”冇頭冇腦這麼一句,弄得秦小鬆有些疑惑。

“我祖母讓我將玉佩送給我以後的娘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