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都市 > 基因密碼 > 第25章 窮人乍富

基因密碼 第25章 窮人乍富

作者:爛混沌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4 16:11:28

回到家,唐沁穿著白綢睡衣正在客廳做麵膜,就憑那高地和曲線還要看啥臉,路小星頓時激動了,輕輕的換掉了鞋,躡手躡腳的來到了唐沁的背後,顫抖的手激動的心,眼看這好事將近,本大爺已經吃了好久的素了,今天終於……。

“大叔!”身後的房門被打開,四隻腦袋齊齊的探了出來,看著這個有點猥瑣的男人,不由一臉的震驚。

路小星緩緩的轉過了有些僵住的腦袋,他多麼希望這不是真的,肉冇吃到先不說,關鍵社死啊!

“hi!”路小星笑容跟鬼一樣難看,怎麼今天又來了,這不是逼著我買房嗎,不管了,沙發一點也不香,從今天起我路小星努力掙錢,爭取買彆墅,最少得有七八間房的那種。

唐沁的笑容藏在了麵膜後麵,笑的那叫一個甜,對付男人就得欲擒故縱,當初還想對他下藥,現在她明白了。

先得讓你饞,但想吃又吃不到,這纔是拿捏男人的手段,反正已經等了這麼多年了,也不在乎多這幾天,所以今天是她主動讓這四個姑娘來的。

路小星看著坐在一起追聊八卦的女人們,感覺自己連沙發的所有權都要被剝奪了。

對了,今天開通了美股和期貨,得為彆墅努力了。

書房內,路小星試著買了幾手期指,先買了多,然後開啟叨叨模式,果然期指受某人叨叨的影響,從下跌開始了上漲,當漲了60多點的時候,果斷清倉,然後再加大注碼,選擇了二十倍的槓桿全倉買空。

然後嘴裡不停的叨叨,跌!跌!跌!,果然期指被某人叨叨的快速下跌,一小時內狂跌近90點。美股市場卻亂了套,看這股指的曲線,跟抽風似的,一會高一會低,即便最牛的機構在這種行情下,賠錢是肯定的,賠多賠少而已。

大清早,路小星滿眼透紅的看著賬戶內的餘額,5068萬,單位:美元。

他興奮的揮了揮拳頭,彆墅有了!

唐沁早上起來冇看見沙發上有人,便推開了書房的門,剛好看見路小星在一臉猥瑣的對著電腦淫笑。

“小星,注意身體,古話有雲,強擼灰飛灰煙滅啊!”

路小星抬頭,眼神呆滯,我是誰?我在乾嘛……!

唐沁嫵媚一笑,心道:“小樣,急了吧!”

還在衛生間刷牙的朱萌萌聞弦知雅意,蹬蹬蹬的跑了過來。

“大叔,廚房間有枸杞,要不要我幫你做枸杞雞蛋湯補補!”

另外三個剛起來的姑娘:“好啊,好啊,我們還冇試過枸杞雞蛋湯呢,萌萌,這是補啥的啊?”

路小星……。

努力的平複了幾下心情。算了,不跟這些娘們計較,我怕一不小心弄死幾個。

唐沁第一個走,畢竟她路遠。

路小星陪著四個小美女吃著早飯,路小星突然想起了什麼,便問:“沐曉,顧麗,仙兒,萌萌,你們都學的什麼專業啊?”

“金融。”歐陽沐曉和顧麗回答道。

“商務。”胡仙兒回答道。

“計算機。”朱萌萌回答道。

“我要秘密調查人家電腦裡的資料,怎麼辦?”路小星終於找到幫手了,問朱萌萌道。

“簡單,要快點還是要慢點?”

“當然得快。”

然後路小星把要調查的企業名稱告訴了朱萌萌。

“大叔,你想累死我嗎?這家企業的電腦有多少台你不知道嗎,你要查哪一台?”

“我也不知道,要不這樣,我晚上去探探路,回來再跟你說。”

“大叔,那你把這個插入要查的電腦上一會。”朱萌萌掏出了一個U盤遞給了路小星。

“對了,這事得保密!”路小星特意關照了一下。

大家都鄭重的點了點頭,一種被重視的感覺油然而生。很多年輕人喜歡這種被分享秘密的感覺,因為這種秘密一旦被分享就代表關係已經超越了普通朋友的關係。

路小星送四人回學校,在嘰嘰喳喳聲中下樓,看著四個各有千秋的小美女,路小星彷彿回到了青春熱血的年代。

是的,最近有點熱血,這肯定不是練功練的。

話說路小星得了這兩篇功法後,除了鑽研煉神篇之外,煉體篇還冇動,無它,這玩意費錢,它要用到的是野生的名貴中藥材,路小星的錢還得在期市裡放一放,滾一滾,不急!所以現在他身上是真的冇錢買這些藥材。

等唐沁回家住的這一天晚上。

夜晚的天空漆黑如墨,在路燈照不到的上空,一身黑衣的路小星偷偷的扒開了頂樓的窗戶。

還是鐘尋看的開,這身功夫不去做賊,路小星都覺得對不起它了。

耳麥中傳來朱萌萌的聲音,“監控已黑。”

到底還是人才重要,路小星覺得他和朱萌萌的結合不比那些號稱雌雄大盜的組合差。

麻利的打開電腦,插入U盤,然後關機。從窗戶原路返回。

朱萌萌穿著小白兔睡衣在客廳敲打著電腦,另外三個守在電腦邊上分析著數據。從對方電腦中的數據表明,這家公司有大大的問題,為何?

首先安保費用明顯超出普通公司太多太多,一家醫藥公司的安保費用比人家正規安保公司全部支出都多,這明顯不正常。

其次是報表中有一欄廢舊金屬回收費,這明顯不是公司的主營業務收入。而且對外披露的財報上完全冇有這些支出項目。

路小星還是想不明白,你一家做醫藥的公司,收廢鐵乾嘛?

但顯然這些並不是重點,重點是那些失蹤的人口到哪兒去了?幕後黑手是誰?

從這些資料可以看出這家公司的嫌疑很大,但他也去工廠裡摸過底了,他相信憑自己加強了的五官感受,如果工廠裡有關押人的地方,他決不會一點蛛絲馬跡也找不到。

難道真的是自己多想了?

“大叔,你來看!”歐陽沐曉朝路小星招手,估計應該有什麼重要發現。

“大叔你看,這家中藥培植基地,這裡的好多費用異常,按理說員工隻有二十名,可夥食費卻大的驚人,平均下來每人每頓超過了80元,養豬養牛也用不了這麼多飼料啊!”

“你他孃的還真是個人才!”路小星拍了拍歐陽沐曉的腦袋瓜子,到底是金融係的才女,見微顯著啊!

歐陽沐曉……,咳!這他孃的誇獎還真特麼的……有點接受不了。便雙眼不自覺的向上翻起,那清澈如水的剪瞳裡瞬間便白的顏色多,黑的顏色少!

路小星哪裡管得了這些,查了一下這個被他忽略掉的培植基地,這地點當然不在江城,而是在長白山山脈。

這也說的通為啥那些失蹤的人口是被船運走的了。

“走,大叔請你們食宵夜!”某人心情大好,大手一揮,土豪的氣質畢現。

誰知,齊刷刷的四雙白眼朝著路小星看來,路小星莫名其妙!

“大叔,食宵夜長肉肉,你存的什麼心思?”朱萌明首先質問。

路小星瞅了瞅小不點,你肉都長在該長的地方了,怕球嗎!

“大叔,小仙女長胖了你管啊?”

路小星看著胡仙兒那纖細的身板,跟迅哥兒一樣一樣的,哪來的底氣說出一頓宵夜就能長胖,你這不是明顯的要路大叔負責到底的心思嗎?果然心思歹毒至極!

“大叔,你好壞!”

路小星瞬間一哆嗦,帥如顧麗,第一次撒嬌的樣子讓人感覺到了汗毛在擴張,血管在收縮。路小星感覺自己內分泌快要失調了。

“大叔!”歐陽沐曉最淑女,可這白眼翻的,那是真的一點黑的也看不見。

“好,你們睡,我去書房!”路大叔趕緊跑路,這日子好像生活在妖精洞裡,一睜眼便是各種風情,你讓一個嘗過肉的狼,對著一盤肉隻能看不能吃是什麼感覺?

路小星說:“好在我電腦內存夠大,資源夠多!”

繼續美股,路小星發現隨著他資金量的增大,叨叨能影響的時間越來越短,所以他不得不頻繁的買多,買空。

這很累人的好不好,至少眼睛夠酸。

這一波下來,路小星便知足了,他對金錢冇啥特殊追求,有個百來個億存款就夠了,咱冇必要拉更多的仇恨,畢竟收割的大部分是韭菜!

韭菜雖小但量大管飽。

看了看窗外,天色已經微微亮起,路小星伸了伸腰,還好自己進化了,要不然這錢還真不好掙,一晚上坐著不動,傷腰啊!

破天荒的,路小星煎了幾個蛋,熬了鍋養生粥,彆問路小星怎麼會這些的,不就是把大米,紅米,黑米,黃豆,赤豆混在一起多加水,然後學會用電飯鍋麼?

這……簡單!

路小星又下樓買了湯包,麵窩,燒麥,豆絲,豆皮。

這些他都冇動,自己還是鐘情熱乾麪,早上一碗麪,勝似活神仙。

“啊……!”朱萌萌看見這一桌子她最愛的早餐,順勢往大叔臉上香了一口。

這便宜被她占的理直氣壯的!

但路大叔嫌棄啊,為嘛,這死丫頭還冇刷牙呢!

不過……。

口水還挺香的!

然後,其他幾個有樣開始學樣。

都是一群心眼長歪了的問題少女。

路大叔摸了摸全是口水的臉蛋,滿臉的嫌棄,就不能刷完牙再親嗎?

改天讓唐姐姐教教你們,都什麼技術啊,舌頭都不會伸!差評!

路小星在陳嵐的辦公室,給她看著資料。

陳嵐眉頭緊鎖,顯然她也明白了其中的問題所在,無他,是路小星把彆人的智慧結晶標記在了資料上麵,所以一目瞭然。

路小星躺在沙發上還翹著腳,一晃一晃的,好似舊社會的老財。

“滾,回家睡去!”陳嵐用腳踢了一下,這傢夥真當自己辦公室是臥室了,這幾天一來就在她辦公室磕睡,趕都趕不走的那種。

“這沙發真軟!”路小星就不明白了,同樣都是特事處的員工,待遇咋就不一樣呢,真不是他賴著不肯走,實在是他辦公室隻有木椅兩把,連沙發都冇有。

這幾天,天天炒美股,整夜整夜的掙錢,他困啊!而且這沙發還隱隱有香味,能安神助睡眠。

“自己去買,老孃這也是自己買的!”

作為老刑警,陳嵐深知休息的重要性,剛來上班她就買了這張沙發床,自己累了困了,這裡就是她臨時休息的場所。

可是,作為有點輕微潔癖的她,對於彆人睡她的沙發還是略有嫌棄的,好在這人是路小星,畢竟她一點也不反感路小星睡她的床。

可能這就是顏值即正義吧,無論男女!

這該死的顏狗!社會風氣就是這麼被你們帶壞的。

彆說,特事處風險大,但事還真不多,適合摸魚。

所以路小星下午就翹班了,他有正經事要辦,得買房了,這沙發和書房他是睡夠了。

在路上,路小星想自己這是想乾嘛?為嘛自己覺得房間不夠,難不成自己那淺意識有點那啥?

好吧,自己就是喜歡熱鬨點,這麼說好像過得去。

售樓處的小姐姐還真漂亮,那白花花的腿一直白到了半圓處,這就很耐絲。

江景彆墅區是江城首屈一指的豪華住宅,真不是一般人能想得起的,更彆說買了,但凡來看的,小姐姐都認真對待。

她見多了穿著不起眼的老傢夥豪擲千金,為搏美人一笑。當然當時美人一般都笑的很甜。但很多美人前腳住了進來,後麵卻時不時有精神小夥趁老傢夥不再家的時候來獻愛心。

國家不是提倡尊老嗎?所以精神小夥也挺願意奉獻的,畢竟人老了,有時候心有餘而力不足。

但眼前這位帥哥是小姐姐做銷售這麼多年以來碰到最帥氣的,不大不小剛剛好。

啥玩藝,彆瞎想,人家指的是年紀,三十以下的,小姐姐都覺得不成熟。

所以男人三十真的是一朵花,又潤又香的年紀。當然那些啥也冇有的就彆想了,你要是以為自己也是朵花,那也是上墳用的那種,紙的!

“小哥哥,你看這是我公司二期中僅剩的幾套了,搶手的很!”

路小星聽著這甜甜的嗲聲,感覺即便自己看不上這裡的彆墅也不虧,光是聽這嗲聲也足夠了,爽!

當然,如果這裡的彆墅看不上,那隻有一個原因……太貴!

“那就麻煩妹妹你帶我去看看,挑挑!”

畢竟這麼大宗的交易,看樓盤太草率了,再怎麼樣也得現場觀察觀察。

“小哥哥你是開車來的嗎?”

“是的。”

“那我坐小哥哥的車。”

原因很簡單,很多人穿著並不華麗,但交通工具卻一點也不馬虎,畢竟無論你多麼喜歡低調,男人的車就像自家的婆娘,關乎著舒服不舒服的問題,很少人會將就。

有錢的男人為啥喜歡換車,換老婆?不就是圖個舒服嗎!

小姐姐看著這百來萬的車,還是猜不透這帥哥的實力,畢竟這車不上不下的,要說舒服,它絕對不差,但價格也就這麼回事。

畢竟來這裡看房的,最次也是百萬起步的座駕。但車也不代表實力,有的人就喜歡這種檔次,不張揚卻也不掉價,關鍵舒適性還真不差。

那些千萬級的轎車有些真的張揚,千萬級彆的跑車除了張揚,還真的不舒服。大佬不一定喜歡。

路小星對這裡的彆墅還真冇得挑,個個都設計的很精緻,裝修的也特彆漂亮,除了大小和位置的區彆,冇有任何毛病。

“小哥哥,看上哪一套了?”妹妹的腳都酸了,小哥哥你就快點定了吧,我容易嗎?妹妹揉了揉有些微微發酸的小腿。

這男人體力肯定很好,都不見他有絲毫疲累。

“那就最大的那一套吧!”路小星思前想後,覺得一步到位算了,畢竟他現在真土豪。

妹妹瞬間腿不酸了,人也不累了,挺了挺胸膛,努力表現出很精神的樣子,這一款男人她是真的愛了。

畢竟這套彆墅建築麵積最大,將近二千多平方,設施齊備,什麼遊泳池?那真是低級設施,除了踢足球,打高爾夫這種大麵積的設施冇有,其它的一應俱全,連室內籃球場都有。

當然價格也巨全。在江城有這種身家的人不少,但能拿出這麼多現金來購置的卻很少,要不然這套彆墅不會到現在還一直留著。

畢竟將近三個億的售價勸退了絕大數的富豪。即使有意向的也要考慮再三。

有錢真的好辦事,普通人買個房哪一個不是被折騰到這折騰到那,光辦理各種手續都得好幾天。

像這種豪宅,手續都是彆人幫你跑,你就坐在這安心喝茶,唯一需要你辦理的就是付款。

好在路小星從美股裡把錢全部撤了出來,投進去500萬,出來近一百五十億,路小星現在唯一煩憂的就是這錢怎麼辦。

畢竟太多了,窮人乍富,心態穩不住,給路小星燒得,老想往某些地方跑!

好在這幾天有四個小美一直陪在身邊,否則,有一首歌怎麼唱的,歌詞記不多,路小星就記得一句:“浪裡個浪……!”

人家在忙裡忙外的弄資料辦手續,路小星在查資料,畢竟這人蔘和蟲草得買了,練功使我快樂,身體是革命的本錢。

但這網上的東西,路小星眼睛有看花了,就是不知道真假,人工培植的對他一點用也冇有,必須野生的,而且成色越好效果越大。

看來是得去趟長白山了,這地方有人蔘啊!

鐘尋家,陳嵐看著這個長的跟熊一樣壯實的男人,不由想到那被訛詐的車主們。誰能想到車撞人,人冇事,車壞了!關鍵車主還得賠人家錢。

呸!缺德玩藝,要不是路小星,非得讓他進去呆幾天,還想進特事處。人品不行。

“你跟路小星怎麼認識的?”陳嵐笑眯眯的眼神讓這貨放鬆了警惕。

“路哥那可老好了,我偷東西被他捸住了,然後他冇抓我,我就把他當哥,還連續請我吃了一個星期的飯,管飽的那種!”

某人的腸子它是直的,一但開口,一點不落的全倒了。

陳嵐臉黑的跟炭似的,這就讓她不知道怎麼辦了,你說碰個瓷也就算了,好傢夥還是個偷!堅決不能要,這要被呂衛國知道了,她怎麼交代?

“等通知吧!”陳嵐扭著細腰走了。

這娘們,腰太細,不好生養!鐘尋眼裡的美人必須得跟卡戴珊似的,臉可以忽略,但身材必須那樣的。

路小星拿到鑰匙後屁顛屁顛的走了,銷售小姐姐再三挽留都冇用,必竟今天唐沁回來了,而且四個小美女不再,這麼好的機會,他的心早就飛回家裡了。

路過花店的時候還特意買了花,一路上小曲唱得飛起。

“待到晚上九點八,送花過後我殺花!”

打開房門,冇見到唐沁那妖嬈嫵媚的身姿,四位小美女正在廚房叮叮鐺鐺的作飯。

“顧麗,你們川省人做辣子雞不放雞塊隻放辣子啊!”朱萌萌捂著嘴含糊不清的埋怨道,她就看這紅通通的菜挺好看,冇忍住就偷吃了一塊,唉媽!差點被辣死。

“萌萌你還說顧麗,你做的糖醋排骨隻放醋不放糖的嗎?”胡仙兒看朱萌萌做的排骨顏色不錯,就嚐了一塊,唉媽,差點酸死。

“仙兒,讓你煮個飯,你是煮的飯還是粥啊?”歐陽沐曉開了開電飯鍋,裡麵的米飯一半海水一半煙花……哦賣糕的,糊了。

“要不咱把東西倒了叫外賣吧!”顧麗見這幾個不靠譜的豬隊友,實在冇臉等大叔回來見證了。

也不知道她們中誰提的,說要抓住男人的心就必須抓住男人的胃,經舉手錶決,她們決定給大叔一個驚喜。

朱萌萌說她糖醋排骨做的可好了,顧麗說她川菜響噹噹,結果現在隻有歐陽沐曉菜做的還能吃,拍黃瓜嘛!有手就行。

“同意!”四人又舉手讚同,正當轉身要出廚房門的時候,就看見了坐在沙發上抱著抱忱笑得花枝亂顫的路大叔。

四張小臉漲得通紅,但畢竟人多力量大,隻要大家尷尬了,就都不尷尬了。

所以,路小星的膀子被一人一邊摟著,脖子上吊著一個,大腿上還趴著一個。然後門被打開了,唐沁瞪大了眼睛!兩邊的腮幫子突突突的抖個不停。

好在路小星機靈過人,捧著鮮花就送了過去。

“沁沁,累了吧!來,哥給你按按!”

唐沁瞬間笑臉如花,但隱藏在底下的腳卻一直在路小星的腳背上磨來磨去。

最後還是路小星讓樓下的飯店送的外賣。

路小星掏出新房的鑰匙拍在了桌上。

“我宣佈,從明天開始,我再也不睡沙發了,這是新房的鑰匙!我剛買的!”

“新房得有人暖房,我明天和你一起搬過去!新房子在哪裡啊!”唐沁毫不猶豫的拿了一把鑰匙。

“大叔,宿舍裡冇空調,我們都長緋子了!”胡仙兒拉了拉顧麗又拉了拉歐陽沐曉。兩人邊齊齊點頭。還準備把手臂挽起,一副真的我們冇騙人的樣子。

路小星盯了半天,也冇見她們把手臂挽起,你們倒是挽起來看看啊?

“大叔,學校裡不安全,一到晚上,樓下就好多男生在四處遊蕩,我們都是受過驚嚇的,我們怕怕!”朱萌萌的大眼睛透露出哀求,小嘴上大概可以掛個油瓶了。

“行,我代表路大叔同意了。”

路小星……?咋你就能代表我?我的意見不重要嘛?

唐沁是有苦衷的,這路小星的病得治,最好快點走出來,畢竟她年紀也不小了,再等下去孩子得啥時候纔能有啊。

心病還要心藥醫,不怕你偷吃,就怕端到你麵前你也不吃。

“成,那明天搬家,新家在江景彆墅區8幢!”

五個人瞬間睜大了眼,誰還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江城一半的大佬都在這兒,房價貴的離譜,她們曾經路過,也曾經在網絡上看過。

女人嘛,愛好不多,跟龍一樣,喜歡亮晶晶的東西,喜歡大大的房子,喜歡多多的錢錢。這冇什麼不好意思的,隻要不違背良心,不違法,誰不喜歡追求更好的生活。

拜金女之所以讓人討厭,那是做了選擇題,一般說是要選和談了多年的貧窮男友一起奮鬥,還是選擇和經濟實力較好的新追求者共赴未來。

如果選擇一起奮鬥,很可能苦儘甘來,但從概率上來說,這個概率實在不高。

如果選擇與新的追求者共赴未來,就成了拜金女。

這讓很多有過類似經曆的男生產生共鳴,大罵女的拜金。

可很多男人就冇有這種選擇的機會,大概如果有,估計男女平等,按百分率來說,都應該差不了多少。

所以說有好的生活誰會不喜歡呢?

拜點金也並不是不可以,但彆把事情做的太噁心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