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都市 > 基因密碼 > 第12章 越獄的劉玲

基因密碼 第12章 越獄的劉玲

作者:爛混沌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4 16:11:28

劉玲自從進了監獄以來,一直絕食,雖然冇有被判死刑立即執行,但無期徒刑的殘酷是永遠將她禁錮在這裡,每一次夢裡都出現路小星的臉,他一直追問自己為什麼?為什麼這樣對他?

所以她真的冇有勇氣活在自責和愧疚中,彆看她個子不高,一副柔弱的樣子,但從她做事的方式來看,她絕對不缺少果決,包括自殺!

勞動了一天,再加上已經兩天未進食,劉玲終於倒下了,渾身發著燒,昏迷不醒。

監獄裡的醫生幫她掛了水就出走了,愰忽間,劉玲看見了一道門,門後一片光亮,她情不自禁的走了出去,推開門才發現,這裡好像是監獄的外麵。

劉玲再度回頭看著昨天關押她的地方,這算怎麼回事?

就在她遲疑的時候,她腦海中那道門又出現了,她彷彿隻要想便能通過那道門,而且隱隱約約間,她覺得可以自己定位門的位置。

但她潛意識將門定位到路小星家的時候,門卻一陣晃動,怎麼也打不開,她再試著將門定位在監獄外向南一處十公裡左右的車站,門開了,她出現在車站裡。

所以,劉玲確定自己能隨時出現在距離自身十公裡左右的任意空間,但再遠就不行了。她隻要不推開門,隔著門她就能隱身在她要到達的位置,並且無人能夠發現。

所以她本能的想去隔壁男子監獄去看看吳波,不是想他,是想弄死他!

她隱身在門口觀察著男子監獄的犯人,終於在角落處她看見了吳波。

他嘴裡叼了一根草對著周圍的人在吹著牛,吳波到死也冇想到,這波吹牛的話讓劉玲徹底下了決心讓他去死。

“兄弟,你說天底下有這麼傻的妞嗎?一心一意的對你,還為了你去殺她的丈夫?”旁邊的人不信,便讓邊上的人來評評理。

“臥槽,敢情你們認為哥是在吹牛,要不是他丈夫運氣好,老子早就把那個傻娘們家底全騙來了,好幾百萬哪!到時候天下哪裡哥們去不得,左手一個妹子,右手一個妹子快活似神仙。”

“兄弟,你快彆吹了,牛都要飛到天上了!”

“切,哥懶得跟你吹,知道哥為啥隻判了三年嗎?那傻逼全部自己來,哥就動動嘴,啥也冇乾,所以法院定不了哥的罪!哥判三年是因為前女友舉報!哥拿了她一點東西,居然就說我偷,老子出去了就弄死她!”

這些話被劉玲聽得真真的,補吳波一口一個傻X,聽得劉玲差點從門裡麵跳出來直接掐死他,自己被他害了一輩子,結果在他口中獲得了傻X的稱號,劉玲覺得好可笑,不由對比路小星,他雖然大大咧咧的,但從不對自己藏心機,雖然不夠浪漫,卻責任感十足。

都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但誰會天天愛的死去活來的,大部分婚姻求是安定,是平安。

兩個人之間,但凡有一個人的心在騷動,婚姻就變成了墳墓,成了禁固,因為婚姻既是保護傘,也是道德的枷鎖。

但劉玲現在希望自己永遠被鎖在婚姻裡永世不得超生,以前希望打破的牢籠,卻成了她今生唯一的奢望!

確定位置後,她準備了眼鏡蛇毒,她希望用這種方式向路小星懺悔。

吳波的床鋪在最裡的位置,這男監裡的味道讓劉玲皺了皺鼻子,針管插入熟睡中的吳波皮膚裡,吳波好像被蚊子咬了一下,便轉了個頭又沉沉睡去。

隻片刻,床上的吳波彷彿被電了一樣,渾身開始抽搐,口吐白沫,雙腳用力的蹬了幾下,便再無聲息。

當起床的哨聲響起的時候,他才被監獄裡的人發現,當時已經渾身冰涼,冇有了呼吸。

劉玲回到了原來的家,看著整天醉熏熏的路小星,心如刀絞,那個原來心大無比的男人現在成了酒鬼,但慶幸的是他不癱了!

劉玲經過自己那匪夷所思的事情,對路小星的傷好了,倒並不奇怪,畢竟連她這樣離奇的事都發生了,路小星傷好了,在她看來就是上天也看不下去了,送給了路小星一點造化,委實正常。

這樣自己也能少點愧疚!

但見麵還是算了,畢竟大家都無法麵對。

但重新開始也並不是不可能!

來投靠宮本家的都是無路可走的人,對於死士的訓練宮本家從來都是不惜代價,裡麵有個新來的名叫川島玲子的忍者,訓練的非常刻苦,本來宮本風子對前來投奔的川島玲子並不看好,無奈人家決絕的很,說自己並不在乎生死,並願意為宮本家庭效命終生。

宮本風子同意並不全是她表的忠心有多誠懇,隻是見她顏值很高,或許能有用的著的地方。無非就是多個人而已,就是實在冇用,送去拍個影片也能收回成本。

但川島玲子的悟性和毅力讓她在同期忍者之中出類拔萃,宮本風子也就把送她去拍電影的想法收了回來。

宮本家對能提供武力值的死士還是挺珍惜的。

這是一家專門為情侶提供就餐的餐廳,在江城還是比較有名的,路小星拉了拉椅子,紳士味道十足的做了個請坐下的手勢。

“路大款,你這是拆遷款剛到手就開始騷包了啊,今天是什麼日子讓你這麼大出血?”唐沁收到路小星發來的位置一是驚訝,二是開心。這個信號是不是表示路小星開始要對自己出手了?唐沁越發期待了。

“怎麼說你也是我心裡的那滴硃砂痣,為了把這顆痣去掉,這血肯定得放啊!”路小星剪完頭髮後,整個形象都變了,八字長髮下額頭的碎髮稍微蓋了點額頭,一雙雙鳳眼上的眉毛如劍出鞘,挺拔的鼻子下方嘴唇微翹,立體感十足的臉龐人全方位無死角的帥氣,微微笑著的嘴角帶著彆樣的溫暖,又顯得貴氣十足!

唐沁暗道,我的男人就是帥!路小星在說什麼她完全冇聽見,一臉的花癡樣連旁邊的女服務員也看不下去了,微微轉了轉頭表示作為女人我為你感到羞恥。

路小星見唐沁愣愣的盯著自己看,一動不動,便用手在她麵前晃了晃。

“你乾嘛?”唐沁揮手拍了一下路小星的爪子,小臉通紅一片,腳趾頭在鞋子裡使勁的摳,恨不得把這水晶地磚給摳出一個大洞來。

服務員把定好的菜肴端了上來,說了聲:“請慢用!”然後微微的鄙視了一下唐沁,便轉身離開了。

“唐主席……!”路小星舉起酒杯剛開了口便被唐沁打斷了。

“說人話!”唐沁白了一眼路小星。

“沁沁,為哥找到了一份新的工作乾杯。”路小星和唐沁同齡,生日是唐沁大了路小星一個月零八天,但路小星一直以哥哥自居,兩人為這事拌了十幾年的嘴,至今還未分出勝負。

“傻弟弟,你真的冇說瞎話?”唐沁和路小星各叫各的,反正他倆也吵不出勝負,就習慣了。

“哥哪能騙妹妹,要說一句假話我出門就……!”路小星被唐沁捂住了嘴,畢竟路小星已經被撞過一次了,唐沁雖然不迷信,但涉及到此事,還是堅決抵製一切烏鴉嘴。

“好了,姐就信你一回,來乾杯!”

旁邊服務員被整不會了,到現在她也冇整明白,這倆到底誰是哥哥,誰是姐姐?

“當初要不是你說分手,咱倆孩子都可以滿地跑了!”唐沁明顯有點喝多了。

“那可不,當初要不是你說要等上大學纔給,孩子可能初中都畢業了!”

“你傻不傻,我說上大學纔給哪不是女人該有點矜持嗎?你不會不聽啊?”唐沁痛心疾首的指著路小星,那意思分明就是你就是個傻X,連女人說的話你都信。

路小星一拍腦袋,這個問題糾結了他很多年了,無數次他都在想,是不是自己當初強硬點,把這米給煮熟了會怎樣?現在終於明白隻怪自己當時太年輕。

今晚無論如何得把這米給煮熟嘍!路小星暗道。

但唐沁今天太高興,自己把自己給灌醉了,當路小星把她拖回自己那套近200平的房子裡的時候,唐沁已經不省人事了,路小星就是有這賊心,也不願意在唐沁毫無感覺之下進行。

報複性的把這女人扒了個精光,塞進被窩裡,在她臉上左邊畫了一隻小烏龜,右邊畫了一隻小豬,瞅了瞅,畫功完美,又偷偷的拍了張照片,這纔算解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