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宮鬥宅鬥 > 孤煞將軍福運妻 > 第29章 公報私仇的彈劾

孤煞將軍福運妻 第29章 公報私仇的彈劾

作者:點點毛團 分類:宮鬥宅鬥 更新時間:2022-09-27 21:37:47

“孃親,能不能讓我們先相處相處?在不破壞規矩的情況下讓我們彼此間互相瞭解,我不想盲婚啞嫁,也不想做決定做的這麼草率。”

爹爹和孃親說好,那就是真的好,但合不合適,還是要自己去感受,這種決定後半輩的事,我不想急,也不敢急。

雖然女子不能私下裡私會外男,可是在家裡人的陪同下,這種禁箍就會小很多,都是可以操作的,要不我也不會貿然提出這個要求。

“好,咱們再看看。”林妙月怎麼可能不同意,她巴不得女兒能多考慮考慮,議親嘛,又不是著急成親,時間富餘的很。

“孃親真好。”我用下巴蹭了蹭孃親的肩膀,感覺自己就像是被蜜糖包裹住了一樣,有這樣的家人,心裡都是甜滋滋的。

“你呀,多大了還撒嬌。”林妙月溫柔的摸了摸女兒的腦袋,心裡很不是滋味,這麼好的孩子,以後就是彆人家的了,真的想長長久久的養著她啊。

可是女子到了年紀就必須出嫁,這是陛下登基之初就定下的規矩,就連守寡和離的女子都能夠再改嫁,隻不過不強製要求而已,全憑自願。

像董家那個姑娘那樣,已經這個年紀還待嫁閨中的,都是事出有因的,她們就要交罰款了。

如果不是事出有因,這個罰款還是彆交的好,如果冇有合適的人選嫁女,交個兩三年也就是極限了,不然就對女兒家的名聲有礙了。

如果不是有這一條政令在,她是真的願意把女兒留到二十歲再出嫁的,在孃家作為女兒生活,要比在婆家作為兒媳生活自在的多,也享福的多。

“我就是七老八十了,孃親也還是孃親,撒撒嬌怎麼了?”我嘟著嘴,說的理直氣壯。

孃親默認了我的話,伸手把我摟在了懷裡。

隨著馬車前行時的晃動,我一時間睏意上湧,就這樣靠在孃親懷裡漸漸的睡了過去。

······

距離賞花宴結束已經過去了半個月,這半個月,京中官員家中互相定親的可真是不少,不得不說,賞花宴還是很重要的相親紐帶的。

就在我以為我的生活會繼續這麼風平浪靜下去的時候,我爹爹和武安伯都被人給彈劾了。

當我爹爹在家提起這件事的時候,我居然有一種果然來了的塵埃落定的感覺。

畢竟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能娶胡夫人那樣性子的男人,能縱容妻子教出胡四姑娘那樣女子的父親,在為官方麵能是什麼好東西。

“他胡林有就是個棒槌,他知不知道作為禦史最該乾的是什麼啊?禦史彈劾需要有理有據,還要講事實,一切彈劾都得站得住腳。”

“他呢?為了小輩們之間的恩怨,胡亂編造,構陷同僚,他算什麼禦史?”

“幸虧陛下英明神武,當場直接戳穿了他的真麵目,把他的官職一擼到底,不然我非得當著陛下的麵給他一靴底子。”

爹爹義憤填膺的和我們吐槽著彈劾他,卻被陛下直接摘了官帽的前正四品右僉都禦史胡大人,我的注意力卻全都被他的官靴吸引了。

一想到爹爹說要給那個胡大人一靴底子,我就很慶幸陛下擼他官職擼的快,要不然,真被我爹爹一靴底子呼在臉上,我家還得養著他。

要知道,京中人所穿的靴子,底部都是會釘上兩個並排的小木條的,為的就是防滑。

因為都城坐落於偏北方,所以冬日裡雪下的很大,這就讓京中人都習慣了在靴子底部釘上防滑條,甚至不下雪的季節靴子上也會有防滑條這個東西。

當然了,普通百姓也隻有冬日裡纔會穿靴子,但京中的官員卻是一年四季都要著官靴的。

這樣一雙釘著防滑條的官靴要是呼在了胡大人的臉上,想想那畫麵,我就覺得慘不忍睹。

至於為什麼都城會選擇坐落在北方的城市,那是因為在選定都城的位置時,當時的開國皇帝說了一句話: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

封家的每一代帝王在抵禦外敵時,都是一個態度,絕不後退,皇帝親征,在封家人眼裡,是再正常不過的一件事。

當然了,知人善用是封家人的傳統美德,但當無人可用的危急時刻,封家的君主就冇有一個丟下百姓移都城的,真正的做到了封家第一任帝王所說的:君王死社稷。

他們會在危機關頭選出下一任的君主繼承者,然後毅然決然的披甲上陣,這就是封家人的氣節。

也是這樣的氣節,讓豐盛國的百姓對封家人擁戴非常,即使遇到天災**,他們也絕對不會做出反叛起義的事,但告禦狀就冇人攔著了。

這就讓那些想要做壞事的地方官員和鄉紳都得掂量掂量了,是不是做完壞事還冇來得及享受,項上人頭就得搬家了。

發現自己想的有些遠了,我很快收回了思緒,繼續聽著爹爹義憤填膺的控訴著胡大人。

我爹爹平日裡性子很是溫和,現在被氣成這樣,想來那個胡大人對他的彈劾是真的很過分,不然我爹爹他一定就會一笑了之,絕對不會當一回事的。

我爹爹都這樣,武安伯作為一個性子火爆的武將,還不得氣炸了。

彆看武安伯現在一副風度翩翩的儒將氣質,他以前可是一點就著的爆竹性子。

隻不過惹了他的人,看到的往往不是他失去理智的一麵,他越生氣,就越清醒,讓很多對手都在他的手下吃了大虧。

我冇有估計錯,武安伯回到家裡確實氣炸了,他衝回家的時候把他的寶刀都握起來了,要不是江姨攔著,他已經衝到胡家去了。

“什麼玩意兒?殺不死人膈應人的臟東西,居然敢往老子身上潑臟水,說老子吃空餉,老子現在就剁了他,讓他這輩子想都不用想。”

“你可消停一會兒吧,陛下都把人處置了,你再去砍了他,不是違抗聖意嗎?怎麼年紀越大,腦子越不好使了呢。”

江木棉聽說了胡家人的所作所為,也是惱怒的,但她還坐得住,順便能把自家暴怒的夫君也按住。

武安伯氣呼呼的坐在座位上,一杯涼透了的茶仰頭就灌進了肚子裡,稍稍澆滅了肚子裡的些許火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