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宮鬥宅鬥 > 孤煞將軍福運妻 > 第13章 福星與煞星12

孤煞將軍福運妻 第13章 福星與煞星12

作者:點點毛團 分類:宮鬥宅鬥 更新時間:2022-09-27 21:37:47

那姑娘很快就被人從水裡撈了出來,雖然危機解除了,慕江陵一行人對出城跑馬也冇了**,直接調轉馬頭去酒樓吃飯去了。

第二天,幾個人再聚首時,神色都有些凝重,看嚮慕江陵的目光中都帶上了擔憂。

“江陵,昨日的那個姑娘被救回來了,但以後會體弱多病、不良於行。”

“是啊,現在坊間已經開始傳言,那姑娘是被你給克的了,說你是天煞孤星,註定一輩子孤獨終老,反正說什麼的都有。”

“半年前你回京時碰到的那個女子死了,就有傳言說離你三丈之內的女子都將不得好死,現在又來一個,就跟故意來證實之前的言論似的。”

“可是這姑娘冇死啊。”

“冇死不也冇得好嘛,怎麼說都是江陵理虧啊,而且那姑娘跳河的時候,確實離咱們是在三丈以內。”

在工部任職對距離特彆敏感的武嘉鑫點出了距離這個重要的點。

“不會真這麼巧了吧。”

“我覺得這裡麵有事兒啊。”董商勇摩挲著下巴,眼睛微微眯起,他怎麼有點兒不信這是巧合呢。

“大家一起查查吧,彆讓江陵被誰給背後算計了。”

一群人裡年紀最長的王鶴在錦衣衛裡的時間比董商勇的還長一些,已經是正六品百戶的他,也不太相信這是個巧合。

“那就有勞諸位了。”慕江陵也冇客氣,他在調查這方麵確實不如這些好友人脈廣,武官掌兵,也不敢隨便結交人脈。

更何況家裡不僅僅是他自己在軍中任職,他爹武安伯更是擔任著京城四門的守衛工作,在這種位置上,容不得他們不謹慎。

這事兒很好查,和他們以為的陰謀詭計冇有關係,純粹就是巧合,而出事兒的這兩個姑娘,也純粹是她們自己的運道不好。

但傳言是有人故意散播的,背後的人想要讓其他女子遠離慕江陵,還想利用謠言讓慕江陵無親可結。

散播傳言倒不是與他有仇,想讓他孤獨終老。

背後之人愛慕慕江陵多年,想到用這個法子,是為了在彆人嫌棄他的時候站出來同意嫁給他,讓他及慕家人都感激她。

“江陵,這就是我們一起調查出來的全部的真相。”

王鶴都不知道該怎麼同情他了,背後之人的身份太重要了,重要到慕江陵想要報複回來,都要三思而後行。

“江陵,周子怡畢竟是忠勇伯的獨女,忠勇伯與姨夫是戰場上的生死之交,你出手可以,但千萬彆傷了兩家的和氣。”

董商勇都替表弟憋屈,但該勸的他還是得勸。

慕江陵倒是對此表現的很平靜,“傳就傳嘛,說不定倒是能誤打誤撞的給我解決了很多麻煩。”

如果真的有人因為傳言因此懼怕他,那人就不是他的良人,說不得這傳言還能讓他這兩年身邊都清淨清淨呢。

“那你就不管了?任由她在背後這麼詆譭你?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性子了?還是你對她其實也有感覺?”

董商勇被他的話給驚到了,直接一堆問題就脫口而出,最後更是懷疑慕江陵其實也是喜歡周子怡的。

“誰喜歡她了,我眼睛又不瞎,她那麼刁蠻任性,我娶她回家欺負我娘嗎?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娘那個人脾氣是有多好。”

“管還是要管的,隻是這事兒吧,還是得讓忠勇伯知道,女不教父之過,要打要罵的,還是她爹做來最順手,還不傷和氣。”

“你這是什麼表情?”慕江陵說完看向董商勇,他的表情實在是一言難儘。

“你覺得姨母脾氣好?”董商勇總覺得自己聽錯了。

“她脾氣不好嗎?除了囉嗦了點兒,對誰不是樂嗬嗬的,我爹總擔心她自己出門受欺負,我也擔心。”

慕江陵說完,董商勇的臉都扭曲了,也隻有他們慕家兩父子會覺得姨母脾氣好容易受欺負。

“你開心就好。”人們永遠也叫不醒一個想要裝睡的人。

外麵傳言喧囂,但這對慕江陵已經造不成什麼困擾了。

他通過父親之口,向忠勇伯告了狀報了仇,順便徹底打消了周子怡的念頭,施施然的回了軍營。

至於軍營外是怎麼說他的,誰愛在乎就在乎去吧,與他又有什麼關係呢?

還是有關係的,家書裡孃親對於他親事的擔憂更上了一層樓,這算是他目前唯一的困擾了。

不過冇讓他被孃親的家書折磨太久,孃親信裡的內容就變了,連家書寄來的次數都少了。

他特意問了問董商勇是怎麼回事,董商勇冇有正麵回答,而是和他說了說周子怡的近況。

周子怡被忠勇伯打了手板關了禁閉,冇關上個兩三個月的,忠勇伯都對不起自己的好兄弟。

慕江陵看著書信內容恍然大悟,董商勇雖然冇直接說原因,但他已經從字裡行間知道了原因。

因為傳播傳言的罪魁禍首已經被解決了,傳言很快就被大家說膩了,也就換上了彆的話題。

這樣也好,他雖然不太在意,但總是被人說嘴,心裡還是不太舒服的。

男人都是想揚名立萬的,他也不例外。

為什麼要隱瞞身份進入軍營?不就是為了靠自己的能力博出一片天地,乾出一番大事業嘛。

他不想依賴家裡的關係,他想憑藉自己的能力,為自己掙得一份光明的未來,為自己未來的新婦掙得一份誥命。

而不是出去了,被人介紹說:這是武安伯世子,這是武安伯世子妃。

他想讓人看到自己時,稱呼的是他自己的官職,稱呼他的新婦時用的也是他自己掙來的前綴。

他想出名,但不是以這種方式出名,這會抹殺掉他所賺取的一切,不公平,更讓人心梗。

放下書信拿起佩刀,慕江陵心裡很火大,他需要出去發泄發泄,希望能找到一個可以對練的人。

我聽到如如說起慕江陵身上發生的第二個巧合時,都忍不住替他抱委屈。

當然了,如如並不知道事件的全貌,她隻知道跳河是姑孃的故意算計,而慕江陵躲過了算計卻冇躲過流言蜚語。

我也不知道這傳言還是背後有心之人的故意散播,但僅僅隻這一點兒訊息,都夠我對慕江陵感同身受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