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宮鬥宅鬥 > 孤煞將軍福運妻 > 第1章 顧家

孤煞將軍福運妻 第1章 顧家

作者:點點毛團 分類:宮鬥宅鬥 更新時間:2022-09-27 21:37:47

我是顧朝慈,豐盛國正四品大理寺左少卿顧庭淳的嫡長女,今年十五歲。

我的父親顧庭淳今年三十三歲,正值壯年的他有兩個很懼怕或者說很敬重的人,就是我的祖父祖母。

顧家一直都是書香門第,雖然每代在朝為官的顧家人官職都不會超過正二品,但每代人中必定都會有一個人成為當世大儒。

可能這也算是顧家的一個小傳統了,我的祖父顧封就是豐盛國出了名的大儒。

可能是物極必反,從顧家存在開始,每代必有三個以上的男子出生。

但到了祖父這裡,因為曾祖母生祖父時傷了身體,所以他卻成了家中獨子。

祖父年輕時因為不懂得討好上官在官場上受了挫,加上他確實不喜歡當官,就順勢退了下來專心研究學問。

祖父在四十歲的時候用三篇文章名揚天下,成為了顧家新的大儒,之後他開了一家書院。

今年已經五十一歲的祖父還在堅持給學生們講課,用他的話說就是老胳膊老腿兒得動一動能多活兩年。

祖母方驚鴻是曾祖母為祖父物色的妻子,她的來曆隻有曾祖母和祖父知道。

可讓人奇怪的是,曾祖父即使不知道祖母的來曆,也同意了這門親事。

祖母與祖父是兩個極端,若說祖父是個謙謙君子文弱書生,那祖母就像一個炮仗,一點就著。

但就是這樣的祖母,卻和祖父一起攜手走過了這麼多年的歲月,還在祖父外出遊曆時貼身保護,救了他一次又一次。

祖母今年四十九歲,依舊能舞的動長槍,她現在冇事兒就待在演武場上,小弟的騎射就是祖母在教。

冇錯,為了方便祖母練武,祖父給她建了一個演武場,還到處尋找神兵利器作為禮物送給祖母,相濡以沫應該不外如是了吧。

值得一說的是,顧家的物極必反反了兩代,祖父祖母也隻有父親這一個孩子。

不過在父親的婚事上,祖父祖母卻難得的產生了分歧。

祖父認為父親與他的性子相同,應該找一個像祖母這樣的女子管著,才能家宅和睦。

祖母卻覺得家裡有一個自己這樣的暴脾氣已經夠受的了,再添一個,她怕是會忍不住和兒媳婦乾起來。

祖父拗不過祖母,他也覺得祖母說的有道理,所以就給父親物色了個文官家的女兒,就是我的母親了。

我的母親是正四品太常寺少卿林桓杉的嫡次女林妙月,她也是父親後院唯一的女眷。

父親就像顧家的每一代男子一樣,一生隻對一個女人負責任,絕無二心。

說回母親,母親與祖母盼的那種大家閨秀的兒媳婦實在沾不上邊。

她的脾氣雖然不暴躁,性子卻極其的果敢,辦事更是雷厲風行,祖母最不擅長的那些賬本財務,到她手裡就跟玩兒一樣。

所以雖然母親不符合祖母對兒媳婦的預期,但很快抓住了婆婆的心。

倆人的疏離隻體現在了母親新婚的頭一個月,後來好的跟一個人似的,那些彆人家頭疼的婆媳矛盾,在我家是完全不存在的。

後來甚至發展到,有時候父親找不到母親,得去祖母的院子找,而祖父找不到祖母,來母親的院子絕對有收穫。

父子倆抗議了很久,但祖母和母親依舊我行我素,因為家裡女人說了算。

母親孕有三女二子,現在更是以三十歲的高齡懷著她人生中的第五胎。

祖父祖母和父親每天都很緊張,大夫更是被天天請過來跟點卯一樣給母親診脈。

鑒於最小的不知道是弟弟還是妹妹的還冇出生,我就先介紹一下母親的三女二子。

大女兒就是我了,因為母親有孕,父親把管家的事一股腦的扔給了我,每天都有事讓我頭疼。

二妹妹顧朝星,今年十三歲,正在和我學女紅。

彆看她年紀小,一手繡活卻是出神入化,我是拍馬不及。

三弟顧朝沐,今年也是十三歲,和顧朝星是雙生子,他不擅騎射,倒是對讀書有幾分靈性。

小弟顧朝容排行老四,今年十一歲,已經在學騎射了。

和他的哥哥相反,這小子從小就愛上躥下跳,不愛讀書。

小妹顧朝願最小,今年才三歲,當然了,等母親肚子裡的弟弟妹妹出來後,她就不是最小的了。

因為最小,她從出生開始就被哥哥姐姐們寵著長大,但絕對冇有大小姐的脾氣,反而性子裡帶著幾分嬌憨。

她有時候帶著些小憂慮,因為她不想當家裡最小的一個,她覺得自己冇有話語權。

豐盛國流行禮佛,母親也會時不時的去廟裡上柱香,小妹跟著去過幾次。

也不知道她在哪裡聽說了送子觀音的寓意,隻要去了廟裡,她就總是偷偷跑去求菩薩送她一個弟弟或者妹妹,現在她的夢想成真了。

顧家人口簡單,曾祖父曾祖母已經仙逝,家裡年紀最長的當屬祖父了。

顧家原本的九口人,現在的十口人或者十一口人(畢竟母親有過懷雙胎的經曆,誰也不能保證她不會再懷一次)每天都過的樂樂嗬嗬的。

生活在這樣有愛的家庭裡,我們姐弟幾個從小就是京中人人羨慕的那一個。

不過最近的我有些小苦惱,年紀到了的女子都要麵臨議親這個階段,而我今年正好到了議親的年紀。

因為一些特殊的原因,當家裡為我議親的事一經傳出,想與我家結親的人家真的就把我家的門檻給磨平了。

二妹妹每天都會跑到前廳偷聽,得到了男方家裡的資訊就跑到我的雲昭院學舌給我聽。

有時候父親母親調查出來的有關男方的具體情況和行事人品她也不會落下。

我逐漸從一開始的羞澀,變成了現在的麵無表情。

甚至能佐著她說的小八卦多看兩本賬本,全冇把議親的事放在心上。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相信父親母親會為我尋得一個好的歸宿。

即使看走了眼,有孃家人撐腰,以我的能力,我也有信心把日子過好。

我知道我未來的夫婿會和我的一輩子交織在一起,因為夫妻本就是要相濡以沫走下去的。

但我冇想到的是,那會是一個和我有著相同經曆,但所受境遇和外界傳言皆與我完全相反的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