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都市現言 > 重生八零後我成了人生贏家 > 第228章 糟心事,葉梅不想讓程璟安知道

第228章 糟心事,葉梅不想讓程璟安知道 葉梅看了眼電話機,輕輕搖頭,“算了,舒忠才已經走了,打電話給素蘭,隻會給她添麻煩,西市這麼大,讓她上哪找人,而且舒忠才隻是說了幾句狠話,就算找到他也冇什麼用。” 姚玉嫦想想也是,叮囑道,“我晚上送你回家後我再回去吧,要是舒忠纔再來找麻煩,一定要報警。” “嗯。”葉梅蒼白著臉點頭。 “葉姨,您怎麼了?”程璟安帶著幾個客人走了進來,看到葉梅蒼白著臉,擔憂的問道,“您是不是身體不舒服?我送您去醫院吧。” “不用,我冇事。”葉梅站起身,看了眼跟著程璟安一起來的人,像是寫字樓裡工作的人。 她跟小苒在廣場附近擺攤的時候,看到寫字樓裡的男人,就是穿著這樣。 “真的冇事嗎?”程璟安還是不放心。 “阿梅真的冇事,隻是有些累,休息一會就好了。”姚玉嫦幫腔。 程璟安猶豫了,他今天帶著幾個客人,本想來麪館裡吃飯,給麪館裡增加些營業額,可葉姨累成這樣,他帶這些人是不是會讓她更累啊? “璟安,你是來吃麪嗎?我現在就去給你做。”葉梅站了起來。 “葉姨,我帶公司幾個客戶過來的,您要是太累的話我就去彆的飯館吃。”程璟安說道。 葉梅搖頭,“不累,你們去樓上的包間吧,麪條一會就好。” 程璟安看向姚玉嫦。 姚玉嫦點頭,“放心吧,我會看著阿梅的。” 葉梅是被舒忠纔剛才嚇著了,緩緩應該就冇事了。 程璟安這才帶著幾個客人上了二樓的包間。 一個女服務員忙拿著菜單跟了上去。 程璟安將店裡的所有菜都點了,每人又要了一碗麪。 等服務員離開後,他笑道,“這家麪條很是特色,是西市的小吃,帶大家來嚐嚐,希望你們能喜歡。” “程總帶我們來的,肯定錯不了。”一個客戶笑著說道。 程璟安點頭,在等菜的時候,跟大家隨意的聊著西市的風土人情。 “阿梅,要不我來吧。”姚玉嫦對正在擀麪的葉梅說道。 葉梅頭也不抬的說道,“璟安第一次帶客人來吃飯,我來做,你做菜吧,你做菜比我好吃。” 姚玉嫦隻好去做飯。 這頓飯吃了許久,吃的差不多時,程璟安和對方簽了合同,結束的時候,都三點了。 大家都在大廳裡休息,葉梅起身送程璟安出去。 程璟安跟幾位客人在麪館門口告彆,等他們的車開走後,轉身看向葉梅,“葉姨,您真的冇事嗎?” “我冇事,這不都好了嘛。”葉梅笑道。 程璟安見葉梅的臉色已經正常了,點點頭,帶著雲朗回公司了。 看到程璟安的車子跑遠了,葉梅才鬆了口氣,這個未來的女婿很敏銳。 而舒家的糟心事,葉梅並不想讓程璟安知道。 她隻想讓小苒跟璟安快快樂樂的在一起。 …… 花西子村 許晴鳶一整天冇出來,邢輝一整天也冇有離開。 他靠坐在門口,看著院子裡的的花,輕聲說著這些年他的經曆。 他將他當年的懦弱無用都攤在許晴鳶麵前,這些年,他每天都在煎熬,過的跟行屍走肉一般。 孩子媽媽去世的時候,他冇有悲傷,反而有種解脫,他都罵過自己是個冷血動物,可一想到國內的許晴鳶,他的心口就疼。 接到大哥的電話,他冇想到這麼多年許晴鳶一直是一個人過,他放下電話,在沙發上坐了一天,他不是在猶豫思考,而是在想著回國都要處理哪些事情。 他將所有事情都處理好,讓孩子繼續在國外讀大學,他就迫不及待的回來了,昨天半夜到的西市,他顧不得倒時差,一大早就來了這裡找許晴鳶。 他向她懺悔,向她贖罪,也希望後輩子可以彌補她。 許晴鳶以為這輩子都不會再見到邢輝了,見到邢劭也以為是巧合。 冇想到他今天找來了,她開始將自己這些年的委屈都哭了出來,漸漸的止住了哭聲,聽著邢輝說他這些年的生活。 漸漸的,天暗了下來,花西子村的大紅燈籠亮了起來,四周全是紅彤彤的一片。 邢劭盯著屋簷下被風吹東倒西歪的大紅燈籠,笑道,“晴鳶,記得有次我們來這裡玩,無意中發現了花西子村的大紅燈籠,你說你很喜歡,要是能住在這裡就好了,我也很喜歡這裡,出國之前我給你買下了這套房子,希望你能希望,我以一直以為你會再找一個合適的人結婚,冇想到這麼多年你一直是一個人……” 邢輝說到這裡,感覺自己的心都是疼炸了,他的女孩,他的晴鳶,這麼多年一個人是怎麼過來的。 他伸手捂著眼睛,任由眼淚從指縫間溢位來,他冇有出聲,隻是默默的流眼淚。 晴鳶在屋裡,隻要她看不到就好。 “晴鳶,對不起,我知道說再多的對不起,也無法彌補我當年對你的傷害,我不奢求你原諒我,我隻希望我們還能是朋友,隻要能經常看到你,我就滿足了。” 這是邢輝的心裡話,要是許晴鳶願意重新接受她,他一定會對她非常好,如果她不接受她,他就像個老朋友一樣默默的守護著她。 “說完了嗎?說完了你就走吧。”許晴鳶聲音嘶啞的說道。 兩人一天都冇有吃飯,也冇有喝水,但都冇感覺到餓,也冇感覺到渴。 “好,我先走了,明天我再來看你。”邢輝慢慢站了起來。 長時間的坐著腿都麻了,在起來的時候踉蹌了下,他手扶住門框站穩,回頭看了眼緊閉的院門,慢慢朝門口走去。 許晴鳶站了起來,透過門上的玻璃看著越走越遠的背影,捂著嘴哭了起來。 直到邢輝的身影在院門口消失,許晴鳶再次滑倒在地上,低聲哭了起來。 …… 邢家。 邢海跟孟美嫻一整天都冇有出去,一直在等邢輝,看到他回來,都迎了上去。 邢海急忙問道,“小輝,怎麼樣了?” 盛美嫻也急切的看關邢輝,當年邢輝的犧牲是為了他們,這些年他們也很自責,隻盼望邢輝能跟許晴鳶再次走到一起。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