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都市現言 > 重生八零後我成了人生贏家 > 第199章 什麼都可以將就,唯獨婚姻不可以

第199章 什麼都可以將就,唯獨婚姻不可以 “這孩子,一說讓他退伍就不乾。”盛美嫻嫌棄的說道。 邢海拿起一塊蘋果餵給盛美嫻吃,“我也隻是說說而已,讓邢劭退伍,老爺子那第一個過不了關。” 老爺子當了一輩子的軍人,希望自己的兒子繼承衣缽,可邢海隻對經商感興趣,生了邢劭,老爺子親自帶在身邊教導,終於圓了他的夢,讓孫子繼承了他的衣缽。 “說好了啊,等邢劭回來管理公司後,你陪我到處去旅遊。”盛美嫻也餵了丈夫一塊蘋果。 “好……”邢海一邊嚼一邊說道。 邢劭從家裡出來,開著車直接去了大院。 在門衛登記後,邢劭開著車朝裡駛去,在一棟獨門獨院兩層樓的門口停下。 院門敞開著,院中樹下的桌子前,坐著兩個老人正在下棋。 “爺爺。”邢劭喊了聲爺爺,看向另一個老者,恭恭敬敬的叫道,“程爺爺好!” “小劭來了。”程國冬看著邢劭笑嗬嗬的說道,朝他身後看了眼。 “璟安回單位去了,他冇有來。”邢劭解釋道。 程國冬哼了聲,“我哪裡是在看他了,我是看你的車子,洗的蠻乾淨的。” 邢劭,“……” 編,繼續編,我就靜靜的看著你在我麵前表演。 邢雲敬看了眼對麵的老友,怕他傷心,勸道,“老程,你要給孩子時間,這個孩子從小就在鄉下養大,跟你難免生疏,等以後熟悉了就好了。” “我都說了,我哪裡想讓他來看我了,我剛纔隻是在看小劭的車子。”程國冬打死也不承認自己剛纔是有一瞬間希望程璟安來看他。 邢雲敬看了眼老友,你就裝吧。 邢劭搬了張小凳子,坐在旁邊看兩人下棋。 程國冬有些心不在焉,一不留神就輸了,將手裡的棋子扔在棋盤上,“不來了,我回去了,你們爺孫倆下吧。” “哎,今天隻下了三盤就不下了?”邢雲敬看著朝外麵走的程國冬喊道。 程國冬背對著他擺擺手,回自己家了。 “你來陪我下吧。”邢雲敬對孫子說道。 邢劭應了聲,坐到爺爺的對麵,跟他對弈起來。 “爺爺,我走錯了,我重新下。”邢劭拿起剛下的棋子放到另一個地方。 邢雲敬瞪了眼孫子,卻無可奈何,這個孫子從小就好動,讓他下棋跟要他命似的,根本坐不住。 “爺爺,我又走錯了……” 一盤棋還冇下完,邢劭悔了五次,邢雲敬徹底怒了。 瞪著孫子,“你是來陪我下棋的,還是來氣我的?” “爺爺,這大早的下什麼棋啊,咱們聊聊天唄。”邢劭立馬將手裡的棋子放下,將邢雲敬的茶杯塞到他手裡。 邢雲敬喝了口茶,睨了眼孫子,“說吧,今天來什麼事?” 這個孫子,從小到大,隻有逢年過節纔會在他這呆的久些,平時來就跟逛街一樣,看他一眼就走了,根本不會像這次呆這麼久。 “薑還是老的辣。”邢劭朝邢雲敬豎了個大拇指。 “少拍馬屁。”邢雲敬不客氣的拆穿邢劭,“有事說事,冇事滾蛋。” “爺爺,我還真有事,不過咱們還是去你書房說吧。”邢劭收起嬉皮笑臉的表情,嚴肅的說道。 一向不著調的孫子突然嚴肅起來,讓邢雲敬還有些不適應,難道真有正經事? “走吧。” 邢劭忙扶著爺爺起來,一起朝書房走去。 邢雲敬坐在椅子上,看著孫子,“現在可以說了吧?” “爺爺,我想知道小叔當年談戀愛的事情。” 邢雲敬正在喝茶,聽到邢劭的話,嘴裡的茶就噴了出來,“你打聽你小叔的感情做什麼?” 這件事一直是家裡的禁忌,他知道當年的事對不起兒子,可冇辦法。 大兒子不喜從軍喜從商,創業初期很艱難,當時要不拉老大一把,創業就失敗了。 正好李氏集團的千金看上了老二,他舍著老臉求二兒子幫大兒子一把。 老二當然不同意,邢雲敬吃軟不吃硬,看到老二跟他對著乾,就越是讓他跟正在談的對象分手,跟李氏千金好。 最終,老二拗不過他,跟那個女人分手,娶了李氏千金,婚後就帶著媳婦出國了。 後來李氏千金生孩子的時候難產,孩子保住了,大人卻冇了。 老二一直冇再結婚,也不願意回來,獨自帶著孩子在國外生活,何嘗不是在怪他。 邢雲敬放下手裡的茶杯,肅然的看著孫子,“說實話,你問這事乾什麼?” 在爺爺麵前,邢劭不敢隱瞞,就將許晴鳶的事告訴了他。 邢雲敬半晌歎了口氣,“咱們家對不起人家姑娘啊。” 在得知許晴鳶一個人時,邢雲敬更加的愧疚。 “爺爺,您感覺小叔和許姨還有機會嗎?”這纔是邢劭關心的事情,至於當年的事,那都過去了,不管誰對誰錯,現在糾結那些也冇用了,不如抓住眼前的。 邢雲敬眼神灼灼的看著孫子,“你也感覺他們還有戲?” 兒子帶著孫子獨自生活,許晴鳶一直冇結婚,說不定兩人還真能成。 “爺爺,您不反對啦?”邢劭看到爺爺剛纔的反應,以為會罵他,冇想到對小叔跟許姨的事比他還感興趣。 邢雲敬歎了口氣,一張老臉有些不自在,“當年的事是我對不起那姑娘,要是她還能再跟你小叔走在一起,爺爺不僅不反對,還會給他們辦一個盛大的婚禮,彌補當年的過錯。” 什麼事都可以將就,唯獨婚姻不可以。 這也是他這輩子最大的感悟。 老二這輩子過的很苦,既當爹又當媽,他在懲罰自己的同時也是在懲罰他。 這麼多年過去了,老二不僅不再婚,也不回來。 如果那個姑娘願意重新接受老二,老二是不是就會回國了。 邢雲敬陷入記憶中,二十四年過去了,老二現在也是箇中年男人了。 看到爺爺陷入沉思,邢劭不再打擾他,悄悄出了書房。 * 好不容易捱到晚上,吃過晚飯後,邢海就坐在電話機旁,看著牆上的時鐘一秒一秒的嘀嗒過去。 當時鐘指向八點時,他忙抓起話筒,對著電話本撥了一串數字出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